爱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僵尸封神 > 第三章 幻化之术
    姬昌摇头道:“老夫精于伏羲八卦,已然推出了伯邑考之死,这岂会有错?”伯阳微微一愕然,随即笑道:“命理之说,岂能尽信?刚才我和我的兄弟,侯爷不是也测不出来吗?”姬昌苦笑道:“方才老夫已经说过,三界六道之外的方士,老夫是测不出来的,伯邑考乃是一介凡人,况且老夫前两日就已经算到了他有此一劫,只是不知,不知……”说到此处,姬昌已然泣不成声。

    断无言大喜,十指箕张,血痕暴突,十道血色光芒电闪而出。炫光四射,血色弥漫。十道血剑,三道射向凝儿,两道射向伯阳,五道射向姬昌,一招之威,堪堪压住三人。凝儿轻斥一声,腾身一拉伯阳避开,可姬昌此刻心神恍惚,五道血痕便尽数击到姬昌身上。姬昌见血痕及身,慌忙运气抵御,却已然不及,顿时心内如绞,通不可挡,脸上汗珠涔涔而下,面色扭曲,显是奇痛无比。若非他临时运气,只怕这五道血痕已经要了他的命。断无论一招见效,长身而起,整个人化成一只血色巨蛇,张开血盆大口,咬向姬昌,似要将他尽数吞没。

    伯阳大惊,奈何远水不救近火,只得运足十成功力,“收魂掌”疯狂袭向断无言后背。

    蓦然,姬昌眼中精光爆闪,狂喝一声道:“窑头土坯!”只见姬昌全身青光炫耀,“轰隆”一声,撞到了断无言。

    “啊……”断无言惨叫一声,整个人似断线的风筝,远远向后倒飞,可他后面却是伯阳的“收魂掌”。

    “蓬”

    这一掌,结结实实的印在了断无言背后,断无言来不及再叫,便已气绝身亡。一具鲜血淋漓的死尸四分五裂,撒落天牢。

    姬昌“窑头土坯”一使,再无半分力道,整个人颓然倒地。

    伯阳冲上前,扶起姬昌,道:“侯爷,你怎么了?”姬昌*道:“我现在已经乏力,休息几个时辰就好了,没事的。”伯阳道:“我带您出天牢吧?”姬昌摇头道:“千万不要,现在外面布满了魔门中人,出去只是自投罗网。”伯阳道:“那如何是好?”凝儿忽道:“大哥,我们两个先出去打探打探,要是没人再去把侯爷就出去,如何?”

    伯阳点头道:“也只有如此了。”姬昌低声道:“两位千万要小心才是。”伯阳眼中闪着无比坚定的信念,咬牙道:“我伯阳在此发誓,若然不能将侯爷救出,伯阳誓不为人。”

    凝儿怔怔地凝视着伯阳,望着他坚定的意志,不悔的眼神,周围什么都听不到了,眼中尽是伯阳的影子,满眼柔情,心却砰砰直跳,无有止时。忽听伯阳道:“凝儿,咋们走吧。凝儿,凝儿……”凝儿这才惊觉,娇靥如醉,通红通红的,怔了怔,才道:“是,大哥。”

    伯阳见凝儿突然面红耳赤,纤纤素手微微颤抖,娇羞模样似小女儿一般,正想调笑几句,忽然想到此刻依然身处险境,而西伯候姬昌正等着自己来救,便什么兴致也提不起来了。他一生可谓浑浑噩噩,颠沛流离,此刻难得有了人生目标,尽是无比坚定。伯阳拉住凝儿,道:“我们继续幻化成尤浑和他的护卫,西伯候此刻正在调息,暂时动弹不得,待他稍稍恢复气力,我们便一起逃出去。”

    凝儿妙目含羞,吃吃道:“嗯。”纤腰扭动,瞬间便又幻化成了那威猛的护卫。跟在“尤浑”的后面行走。心中想道:“我这是怎么了,几百年都没有如此的啊,怎么这两天突然变得六神无主了?”

    伯阳和凝儿所过之处,无人敢挡,如此,轻轻松松的,便过了几道关卡。伯阳暗忖:“看来还是西伯候多虑了,这哪有什么魔门中人了,待过个把时辰,我便和凝儿再去天牢,将西伯候救出。”

    两人四处闲逛了一番,约莫过了一个时辰,伯阳便急急拉着凝儿再下天牢。其时,姬昌稍稍恢复了一成力气,听了伯阳之言,苦笑道:“也罢,那些魔门之人若要加害,便是这天牢也绝不安全。”

    伯阳想要姬昌幻化成断无言,岂知姬昌笑道:“这幻化之术,并非谁人都可以幻化的。此道对于老夫来说,却是万难,没有上百年的功夫,哪能成功?”

    原来这幻化之术,精于此道者,以妖精为最。据说青丘国九尾狐幻化之术,天下无双,世人真假难辨,更有当今王后妲己便是九尾狐幻化之说。伯阳和凝儿天赋异禀而不自知,还以为这幻化之术,如此容易。想刑无痕修炼“百变诀”时日也不短了,却哪里能够幻化出个东西来?

    伯阳无法,只得要凝儿锁住姬昌,并拿刀驾着姬昌出去。姬昌体力不支,倒有一般是凝儿扶着。

    三人踱步而出,狱卒瞧见,虽然大惊,却又不敢得罪尤浑,只得让路,心忖:“犯人是尤大人救走了,想必他不会乱来吧?”众人皆知尤浑固然奸诈,却从来不会做些自毁前程的事。此事事关重大,以尤浑胆小的性子,若没有大王意旨,他又岂敢提人?何况尤浑还是拿刀驾着姬昌,应该没事。尤浑奸险无比,有仇必报,这些狱卒哪个敢违命?

    如此一路无事,竟然出了天牢大门。

    蓦然,听得一个暴喝声道:“尤浑,快快放下侯爷。”

    只见三个黑衣蒙面汉子突然冲出,三柄光亮大刀熠熠生寒。三人目光如炬,冰寒头骨,仿佛就是择人而噬的豺狼,露着森森巨目。

    其中一个又道:“西伯候大仁大义,尤浑你这个无耻之徒,横加迫害,今日饶你不得。”

    伯阳一听,笑道:“诸位误会了,我不是尤浑。”他“嗖”的一声,立刻幻化成了原形,并对凝儿道:“凝儿,你也现原形吧。”他想:“这三人口气若此,定然是前来救护西伯候的。”

    凝儿一心记挂着伯阳,心神皆醉之时,也未念及太多,听了伯阳的话,立刻就幻化成了一个丰姿绰约,纤腰秀颜的凝儿来。

    那三人对望一眼,蓦然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冰冷阴寒,诡异刺耳。三道黑光一闪,却是三个长相极为丑陋之人,嘿嘿怪笑着。其中一个奸诈的声音更是笑道:“臭小子,到了老祖宗面前,哪里还有你放肆的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