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 > 385:毁了她的金蚕蛊
    马局踩了刹车,跟着松了一口气。

    到东南水湾附近的停车位后,褚怀御的电话准时准点的过来了。

    按下了接听键,手机那头传来了褚怀御很轻又有点虚浮的说话声:“办卡了,报我名字直接进来,进来后上三层708房间,我在这里,隔壁就是那个蛊术师,小心一点。”

    我刚嗯了一声,褚怀御的电话就先挂断了。

    我将手机放下来,看着被挂断的通话页,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了出来。

    上次在东南水湾,是师傅给我的消息,说鲁冲就在隔壁房间,当时他也是很仓促就挂断了我的电话。

    这才过了没几个月,主人公已经演变成了褚怀御,可场景却都格外的相似。

    马局带着墨镜,换了个低调的外套跟在我身后。

    我也将口罩带了起来。

    见差不多了,我和马局并肩往东南水湾的大门口去。

    门口的保安和酒侍看到我们,大老远就跑过来打招呼。

    “您好,两位尊敬的顾客,请问有预约吗?”

    我低眉,声音压的很低:“褚怀御先生。”

    酒侍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马上笑道:“褚先生已经在里面等候两位等了许久了,两位请跟我来。”

    那酒侍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半低头看了一眼马局,这才先抬脚往里面走。

    等我进到东南水湾里面的时候,整个水湾里面的风水格局已经大不如以前了。

    我手按住口罩的鼻梁位置,微微抬头环顾了一周。

    看来千仓后来过来的时候的确是花了心思又改动了一下风水格局。

    虽然说改动后比不上之前的财气满堂,可东南水湾仍然还能赚点偏财。

    唐茂德也算不上吃了什么大亏。

    我往里走了走,半回头去看东南水湾的正大门位置。

    此前那里是有两座貔貅敛财,现如今已经撤掉了。

    因为貔貅只吃不吐,开了光放过来,那是敛财。可一旦用黑布蒙住貔貅的眼,再往貔貅眼睛上一打,貔貅眼睛一闭,嘴巴也会闭起来,眼和嘴巴一闭,这貔貅敛财局自然也就破了。

    貔貅一破,财气就散了,如果不及时撤掉,这钱财就会从大门口溜走。

    当初我将貔貅吞钱破掉后,这个貔貅其实就已经没办法再继续使用了。

    就算是想再请也压不住大门口这个位置了。

    我放正了目光,看向了东南水湾正中间的风水池。

    这风水池变成散财倒流后很明显被人出手补救过。只是这再怎么补救都没办法彻底改回以前的风水格局了。

    因为风水气场会变的不一样,很多东西也会受到之前风水气场的影响。

    所以真正厉害高级的风水师,很少会出现风水局在一个地方重复布的情况。

    而现在东南水湾的这个风水池改完后,也只能说是一个普通的敛财风水,算不上什么特别厉害的风水局。说句不好听的,连顺财都没有。

    至于扶梯上的抽水上堂,门口没了貔貅敛财,就算是往上走财气也走不了多少了。

    我扭头看向了东南的舞池方位,跳舞喝酒应酬的人明显变少了许多,唐茂德因为这个风水局应该是没少流逝顾客。

    那酒侍见我到处看,朝我鞠了一躬提醒道:“小姐,我们马上到了。”

    我收回了打量的目光,点头,跟在他身后往三楼去。

    前脚刚踏进三楼,后脚楼道的尽头处就传来了吵架声。

    “什么意思?我不管!我不要钱,我就要人!”

    “姐,你冷静一点,我们回去好好聊聊行不行?”

    “好好聊聊?不行!我不回去,她之前答应我了,只要我给钱,就帮我,可现在忽然改口,说自己帮不了,什么意思?耍我玩呢?”

    酒侍就站在我的面前,听到有人吵架,脸色一变,对着我摆手:“先生,小姐,麻烦两位稍等一下,我去看看前面什么情况。”

    说完,都没等我和马局回答,这酒侍就朝着吵架的方向跑远了。

    马局也从一边走过来,疑惑道:“小土,你有没有觉得声音有点耳熟啊?”

    我倾斜着脖子,想了一下,才笑着对他道:“你安排直播的人呢?这守了好几天还没守到吗?”

    马局本来还挺疑惑,听到我这么一句话,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卧槽,不会这么巧吧?是张祥文和张娟?”

    我没说话,选择了默认。

    马局看了我一眼,下意识的掏出了手机:“我打个电话,问下他们守株待兔的人在干嘛!”

    我及时伸出压住了他的手:“张荣平不在,但是听张娟的意思是,包间里还有一个人,我们先听一下。”我往前面的拐口走了两步,半探着脑袋往走到的尽头看过去。

    马局也放下了手机,趴在我的脑袋上面跟着看过去。

    在走道最尽头的位置站了两个人。

    男的带着黑框眼镜,穿着黑色体恤,带着帽子,格外的低调。

    这会儿男人正拉着女人的手臂,苦头婆心的劝解着。

    而在他旁边的女人,已经瘦的完全脱相了。

    女人穿着蓝白条纹的长衬衫,下身穿着黑色的小脚裤,同样带着口罩,可是宽大的口罩却完全遮不住女人的脸。女人也带着一副眼镜,厚重的眼镜在她的脸上似乎有一种挂不住的感觉。

    我定睛又看了两眼,拦着张娟去路的男人正是张祥文,而那个瘦弱的女人也的确是张娟。

    真没想到,两年多的时间,张娟已经从刚开始那个意气风发的女老师变成了现如今骨肉如柴的瘦弱女人了。

    她这两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在启南市呆了两年多。

    我叹了一口气,伸手拉着马局往一边的走道里躲。

    酒侍走到两人的面前,低着声音和他们说了两句话,不过半分钟,张祥文和张娟才重新进了包间。

    等两人都进去后,那酒侍才朝着我们歉意的跑过来。

    “真不好意思,两位,刚才出了一点小问题,已经解决了,两位请跟我来吧。”

    他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一副没发生任何事情的样子。

    我和马局对视了一眼,这才跟在酒侍的身后往708去。

    等到708包间门口的时候,我是有点被震惊到了。

    因为708的隔壁房间正是刚才张祥文和张娟进去的包间!

    我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马局却拉了我一把,小声道:“不是吧,那个蛊术师和张祥文还有张娟有关系?”

    马局话音落下,酒侍按了门铃。

    “进来。”褚怀御的声音从包间里响起。

    酒侍仍旧笑眯眯的,双手伸着推开了708的包间门,一进去我就看见褚怀御坐在沙发的最中间位置,两眼紧闭,神色很难看。

    “您好,褚先生,您等的人来了。”酒侍朝着褚怀御打了一声招呼,褚怀御这才抬头看了过来。

    借着有些昏暗的灯光,我朝着他看过去。

    他整张脸没有了以往的精致,反而是有些苍白的可怕,他头发有些凌乱,坐在沙发上,整个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颓废。

    听到酒侍讲话,褚怀御点着头:“好,你先出去吧。”

    声音虚浮无力,像是生病了一样。

    那酒侍鞠了躬后退三步才关门走了。

    等酒侍走了,马局才赶紧跑了过去,语气里全是关心:“褚明星,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我也快步走了过去:“怎么回事儿,虚成这样了?”

    褚怀御没立刻回答我们,而是缓了一会儿有些有气无力的抬着头:“你没来之前我和隔壁那个蛊术师斗了一下。我没吃到好处,她也没吃到好处,现在我难受着,她估计在隔壁也不好受。”

    说完褚怀御冷笑了一声:“斗法的程度来看,那人不简单,是个真正的苗疆蛊术师,学的东西很正统。”

    马局上手将褚怀御扶了起来。

    我则是,面容严肃的看着他。

    蛊术师斗法无非就是御蛊和下蛊两种。

    因为蛊虫本身就代表蛊术师,一旦斗法,蛊虫受损,蛊术师也会受到伤害,所以只要是养蛊,炼蛊的人都格外的疼爱自己炼出来的蛊虫。

    当然像爱情蛊这一类下出去的蛊虫被破,对蛊术师基本上造不成什么伤害。

    但是我没想到褚怀御会和那个人打成这个样子。

    这多多少少和我预想中的有点不一样。

    我往一边坐了坐,面色阴沉:“隔壁还有人,张祥文和张娟,都是我以前的老师。”

    “你以前的老师?”褚怀御靠着沙发,有些质疑的看着我:“你确定隔壁是你老师?要真是,那我们还能动手吗?”

    我想了一下:“正常动手,那两个老师是找麻烦的。”

    褚怀御叹了一口气:“那等一下吧,咱们不找过去,相信很快那蛊术师就找上门了。”

    马局给褚怀御倒了一杯水:“为啥啊?你欠她钱了?”

    水递给了褚怀御,等他一杯水喝完下肚,这脸色才好了许多,口气也带了幸灾乐祸:“我把她的金蚕蛊王毁了,她怎么可能会放过我。”

    我吃惊了:“嗯?你毁了她的金蚕蛊?”

    此前说过,金蚕蛊从炼制到真正蛊成,不是那么好弄的,而真正有道行年限的金蚕蛊王,更是不好炼制。

    现在,褚怀御毁了那人的金蚕蛊,那就相当于断了她的保命技能,那蛊术师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褚怀御。

    “是啊,不然我能受伤?她手里的金蚕蛊王至少有七年的道行!所以对付起来费事了点。我受伤也是因为不小心被她偷了袭,否则按照我的蛊术,她没可能会伤到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