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少年三国志之四帝闹天宫 > (二十八)英雄救美纸蝴蝶
    黄老伯临危爆发,硬撑着抱起百里小公主进了森林。他呼吸急促紊乱,面容虽然不苟言笑却有些骇人,头顶的青筋暴起虬结,他的眼神开始迷离,这是毒入五脏六腑的征兆。

    老黄死撑着想尽快飞过森林,毕竟林子里豺狼虎豹常有,若是自己倒下,小公主的安危无法保证,他就算死也要护好这视若孙女般的小精灵。

    终于,老黄还是撑不住了,他的嘴角开始溢血,汗水早已打湿了整件衣裳。眼皮开始翻沉,双手用力地抓着小公主却再控制不了真气。他带着百灵公主就像天下被射中的大鸟,直着向地面栽下去。小公主吓地花容失色,口中不断念叨“黄伯伯,我们掉下去了。”这一声声呼喊在老黄耳畔喊着,夹着呼呼风声,终是把老黄从鬼门关喊了回头。

    老黄双眼微睁还未完全反应,但耳畔却听见咧咧风声和小公主的哀哭,他拼死稳住身子,全身真气猛地冲下,落在了林间。自己背对大地,护着了小公主,昏迷不醒。

    小公主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她通身的装饰都花了,却顾不及什么行头。最疼她的黄伯伯到底怎样?看着昏迷不醒的老黄,百灵小公主是不知所措,有些无助地低声啜泣起来。一边还摇着老黄的身体哀喊道“黄伯伯,你不要灵儿了吗,你醒一醒啊。”这十二岁的孩子是哭的抽抽嗒嗒,梨花带雨。

    命里有相会,这边少年郎从夏国出发赴楚,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选择骑马过小道,就在这林子里策马奔腾。突然,他听见林子里有悉悉索索的哭声,听音色判断是女孩,怕也是年龄不大。

    少年郎刹那间无暇细想,打算纵马而去。再突然只听见先前的哭声止了,继而传来的是高亢尖细地‘救命’二字。

    “救命,来人救我啊....”这声声娇呼是透着非凡的魔力般,少年郎也是心软下来,自嘲道麻烦,夹了一下马腹冲了上去。

    眼见的前方是一头矫健迅猛的老虎,这大虫的确是林中王,凶恶骇人,正欲冲上前。而顺着它对面竟是一个小姑娘,她伏在一名昏迷的老者身旁瑟瑟发抖。

    百灵公主眼见一人纵马飞跃而来,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般,她娇呼“英雄救我。”

    少年郎循声细看,只见这个女孩虽然蓬头垢面,但是五官精致,眼珠灵气十足,虽然此刻眼色中带着些许惊恐和期盼,但还是难以掩盖她的清纯之气。百灵公主亦是与之四目相对,只觉得这小哥模样有些俊俏,眉眼个头来看与自己年龄相仿,而且冷漠的眼神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少年郎心思如电,再三思量终是叹了口气,还是狠不下心走去。他用故意冷漠地话语道“躲远点,我不喊你别出来”。

    小公主闻言却是惊喜不已,却又有些担心,她拖着老黄的身子慢慢向灌木后移去。少年郎强拽着身下马儿让它稳住,手中湛蓝的元气凝聚,两把七尺长的长枪是凭空凝聚。少年双枪随身后摆开,呈一个大字。这老虎警觉起来,一时竟没敢冲向前。来回地踱步,六根虎须像是雷达般一颤一颤。

    小公主偷偷看了眼少年郎,只觉得背光下这男儿的身影是那么伟岸俊朗,心中顿生安全之感,伴着无名情愫冒了上来,心竟不自觉地砰砰直跳。竟联想到今年秋日的招亲大比,恍惚间只觉得和这般男儿成为眷侣,想到羞人处是暗自啐了声,暗骂自己花痴。

    她转身看了看她黄伯伯的情况,只见老黄嘴唇紫青紧咬着是快无血色,额头冷汗无数,气若纹丝游走不定,是即将到达大限,百灵公主也是看出了情况之危机,又是暗自垂泪,心中只期盼这骑马小哥能制服大虫,救她黄伯伯。

    少年郎从马上跃起,双枪配合间,一点一刺、一掀一扫。这老虎是反应极快,左躲又闪,竟是横跳一丈之高救扑了上来。只见马儿惊地四蹄朝天,少年郎是双枪猛刺自下而上。这一刹仿佛永恒又似瞬间,百灵公主看得是失了魂般,呼吸间连睫毛都挂起了细细的汗珠,是紧张到了极点。

    “嗷!”,这是老虎的嚎鸣,那是疼痛地怒火与哀嚎。少年郎这一枪是刺得极准,它算到这老虎要扑下,直往它的面门刺去,一瞬就挑中了它的一只眼。这老虎是吃痛猛退,好似犹豫片刻转身撒腿就跑。少年郎持着双枪站立不动,还在警惕般。

    百灵公主眼看这小哥哥勇武无比,打跑了大虫,眼中是喜悦之情涌出;有些胆怯又有些害羞,是远远地站定,直勾勾地看着少年郎的背影,梦呓般痴笑。少年郎许久见再无动静,双手一攥双枪是顺势化作光点消失了。猛地转身,只见一双含情脉脉带着三分娇羞三分感激三分欢喜还有一分的痴情,心中是暗骂‘不妙’。假装没看见般上马几欲而走。

    百灵公主见状,是带着哭腔地喊道“小哥哥,别走,救救我的黄伯伯!”,少年郎只觉得心烦意乱,竟是狠下心一撩缰绳,双腿夹紧马肚,右脚踩了马镫一下,马儿是撒开了退就跑了。

    百灵公主是傻眼了,她突然觉得眼前是一片黑暗,犹如晴天霹雳般;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嚎啕大哭;这可怜的模样天下几乎没有人不会生怜悯之情。

    约莫一时,少年郎已跑出几里之外;心里却也是心潮起伏,这样的女孩纯粹如宣纸般,那纯净的眸子里却又道不尽的可爱,一时间竟然更是波涛汹涌般胡思,有些许的后悔之情。自说自话道“幻境百年土,佳人纸蝴蝶,何故染孽缘”。是不自觉又加快了些速度,应该是又行了半里。

    但是这是少年郎突然又想到远处是岔路最大的贼窝,心中暗道‘不好’,气恼的拍了自己一下,暗骂自己‘怎么如此糊涂’,猛地起缰回马,如箭一般折返了回去。心中预感有些不妙,后悔之情更深。几乎是俯身冲刺般,马蹄扬起沙土,猛烈无比。

    果然,只见少年郎回到原地,老人地尸首还在,但女孩已经不见了!周围有几从被扭地乱团团的灌木;好似挣扎的痕迹。少年俯身看去,只见或深或浅的马蹄、脚印乃至是跛脚之印。约莫是十几人的印记一路顺着向山谷那边去了。

    少年郎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不再犹豫,翻身上马,眼神开始闪烁愤怒与后悔,右手蓝光闪烁,是直接灌注般拍入了马脖上。这马儿鬃毛是根根立起,吼了一声四蹄狂飙,雷奔前进带起微微蓝光,好似一道闪光直奔前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