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蜀山仙剑派天骄弟子。

    他少年时代天资纵横,为蜀山百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奇才,修道天资之高丝毫不逊色于后来的蜀山剑圣殷若拙。

    不料他一次外出时,意外爱上了一名狐妖,之后更是因为她而走火入魔,屠戮无数蜀山弟子,最终被封入锁妖塔中,沉沦百年才被李逍遥感化而去。

    周洛在得到他的传承后,几乎可以算是学遍了蜀山所有高深御剑法门。

    通过第二次开启的鸿蒙通天塔法宝的推演能力,周洛这三年内不断将这些蜀山的高深剑诀化为己用,一连开发出四式新的剑诀,将他的百味红尘剑诀直接推进到了第十五剑,实力更是突飞猛进。

    即使五阶关卡他也一时难以突破,但他不断打磨自己在四阶内的意境圆满程度,已经到了进无可进的地步,可谓是底蕴深厚。

    凭借着如此深厚的根基底蕴,再加上周洛根据蜀山精深剑诀、阿难破戒刀真意以及宗门功法三合一创造的四式百味红尘剑诀,周洛已经完全拥有了挑战普通五阶初期宗门武者的实力。

    如果是一般世界底蕴不够深厚小千世界,周洛更是有自信抗衡一般的五阶中期高手,这是来自降维打击般的压制。

    但就是在如此进步神速的过程中,周洛在一次回想起第三次传承任务的要求时,却突然发现自己原本已经被消除掉的心魔居然再次出现了,而且更加的强大和偏执。

    他这次的心魔来自于姜明的执念,乃至于他对妖魔的怨恨和对自身境遇的悲鸣,以至于即使只是传承了他的记忆,周洛也依旧性格受到了他强烈的侵蚀,变得对于妖魔邪物异常的憎恨。

    就连想到舒雨媚的时候,他的内心除了之前甜蜜和想恋外,也有着些许的排斥和抗拒,甚至有些不想再回到那个世界去见她,以免造成和姜明一样的悲剧。

    比起姜明带来的心魔反噬和性格侵蚀,在姜明之前,无论是傅红雪还是独孤剑圣,由于他们本身年龄不算很大,修为也远不如姜明强大,即使他们做为一代天骄,武道意志颇强,他们本身的传承记忆也完全不足以覆盖周洛的两世人生记忆。

    因此即便他们的人生经历、武道性格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影响了周洛,让他变得更加内向和孤高,但是这种影响依旧还算是比较正常的,不太严重。

    它就像是观看了一场令人投入的精彩电影,一本让人拍案叫绝的经典书籍一般,即使电影(小说)中的主人公故事再感人、再让人印象深刻,他们的经历终究也只能让周洛做一个参考,顺便思考一下自己将来的人生道路,并不能真实的影响周洛性格。

    像傅红雪,由于他本人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和幼年影响、残缺右腿,以至于傅红雪的性格既自卑又自傲,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生活,寂寞清冷无比。

    而周洛前世本就是孤儿,如同他看过的大多数起点小说主角一样在孤儿院长大,并没享受过家庭的温暖。

    这世做为穿越者,亦是幼年便父母双亡,他的人生经历和傅红雪很像,所以他完全能理解傅红雪的寂寞清冷、自卑自傲。

    但即使是这样的感同身受,傅红雪的传承记忆,也没有真正影响到周洛的性格。

    周洛清冷孤傲、淡漠寡情的性格,也完全是他在接受了傅红雪的传承后,自己遵从内心所做出的选择,并非是被傅红雪强行改变成这样。

    至于独孤剑圣,即使他本身天资纵横,一心追求剑道,但除了让周洛的求道之心更加强烈外,他本身的对周洛造成影响依旧不多。

    唯有姜明,虽然他死时年龄不大,却终究在锁妖塔中灵魂游荡百年之久。

    即便他这上百年的记忆大多都是锁妖塔内的重复生活,那庞大的记忆洪流也足以完全盖过周洛这两世的记忆长度,对周洛的记忆造成一定的影响和冲击,甚至凭此直接影响周洛一部分本身性格。

    这种改变是十分隐蔽的一个过程,周洛之所以能发现,完全也是意外。

    在数个月前,周洛成功完成了自己的最后一部份修为锤炼,修为暂时无法突破五阶的他,终于打算开启自己的第三次世界之旅。

    但当他心神沉入鸿蒙通天塔中,观看自己这一次要完成的传承任务时,却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奇怪之处。

    这次周洛的任务不算太难,任务的要求是让他在神话三国的世界中诛杀天下妖魔、让蜀山一脉的剑道传承盛行天下,成为新的王朝国教。

    这个任务本没有什么出奇之处,虽然小说中的神话三国世界没什么妖魔,但是真实的神话三国世界与周洛看过的小说世界有所出入也是正常。

    至于在神话三国世界中留下蜀山一脉的剑道传承这个也很简单,即使要成为国教不算容易,但周洛知道历史走向,完全可以扶持一方明主,待到扶龙成功之时自然可以成为新一代王朝的国教,对于自己的实力周洛很有信心。

    但是当周洛读到其中斩杀天下妖魔时,他却发现了不对之处。

    按照他以前的心性,这条要求他一看就过,根本不会在意太多,即便是不喜欢那些残害人间的妖魔,在没有真的看到他们残害人间时,他的内心也应该很平静才对。

    但这次不一样,周洛发现自己在看到任务要求中要求他诛杀天下妖魔时,内心深处居然涌出无限的兴奋和对这些妖魔异类的绝对杀意。

    他甚至感觉自己一日不前往神话三国的世界,去斩杀这些残害天下的妖魔,他就内心难安一日,这种反常反应让周洛顿时察觉到自己性格似乎出现了问题,与之前的自己相差太多。

    他当时就感觉自己应该性格受到了姜明的侵蚀,毕竟自己与那些妖魔无仇无怨,即便作为人类会理所应当的讨厌它们,却也不至于厌恶到这种一想起它们便杀意沸腾的程度。

    出于这种担心,周洛这段时间不断的审视自己内心,隐约感觉自己应该是被姜明的庞大记忆所影响了,自己如果不将这些沸腾的杀意给释放出去,自己恐怕便难以彻底驱逐姜明刻印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种子,摆脱姜明的记忆影响。

    周洛在明悟了自己被姜明记忆流所影响的这个事实后,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继续在宗门内潜修到五阶再出任务的想法,而是意识到自己必须尽快前往神话三国的世界,觉自己的心魔危机。

    周洛隐约能感觉到,他内心的心魔正在不断的放大,如果继续时间拖长下去,是有可能形成与他性格截然相反的第二人格,这时他所不能忍受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