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十四福晋 > 013上门算账
    海月惴惴不安等了一整天,没等来康熙的“赐死”状,反而等来恼羞成怒的胤祯。

    “十四爷,你要干什么!喂,你弄疼我了……”

    海月一路挣扎着被蛮力大劲的胤祯带到延禧宫外的墙道边,才被他甩开,一个趔趄差点站不稳。

    胤祯气鼓鼓的白脸带着些红晕,看到海月无辜的神态又气不打一处来,疾走上前将其逼到墙角,一双长臂严严实实环着,让海月无处可逃。

    这小子还玩“壁咚”?海月暗自腹诽,莫不是为字帖的事儿来找她算账吧?于是立马上道地堆挤出笑脸,小心翼翼道:“十四爷,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动气,别动气。”

    “好好说?”胤祯冷哼一声,并不放开她,“我问你,老子好心送你字帖,你胡乱鬼画符个什么劲!还闹得人尽皆知!尤其是皇阿玛……”

    “皇上?皇上说什么了?”海月冷不丁地紧张起来,先前还有些戏谑的笑意瞬间消失,她试探地推开胤祯,“奴婢也不能未卜先知啊,谁知万岁爷会要去看呢……”

    胤祯对她真是无可奈何,心里头的憋气劲下不去,又不知要再说什么,心烦意乱得很,干脆赌气似的放开海月,双手抱胸靠在宫墙上自顾生闷气。

    海月被他松开,暗舒了一口气,这才偷瞄他,少年皇子天之骄子,被她落了脸,面子上过不去来找自己算账,也是情有可原。想到这,海月稍稍谅解了他,语气也柔软些:“十四爷,奴婢一开始真不知道是您的手笔……”

    装,我会。这节骨眼即便知道,海月也要佯装不知。

    “哼,别以为爷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胤祯斜睨一眼,没好气地应和着,“害老子被皇阿玛取笑不如一个黄毛丫头,你可知罪!”

    海月尴尬轻笑两声,知道瞒不过,索性把话说开:“十四爷,奴婢本就受不起大礼,既然您送了奴婢,那奴婢自有权利处置这物件,写几个字画几个圈表达观后感,有何不可?”

    “完颜海月!”

    “嘭”的一声,胤祯迅疾一个转身,一拳捶在海月耳边的宫墙上,刻意压低声音:“你存心跟爷过不去是么!”

    “十四爷,奴婢实话实说罢了。古人言:有容德乃大。十四爷人中龙凤,相信是懂这道理的。”海月怕引来其他宫人,谨慎瞥了四周,看没有其他闲杂人等这才放心,回眸对上胤祯双目:“十四爷,您说呢?”

    “你当爷没读过《尚书》?”胤祯嘴角戏谑微扬,俯身靠近她,两人的气息瞬间接触,让海月下意识双颊发热撇开头,然胤祯眼疾手快,捏起她下巴将她掰回头,认真道:“照你这么说,爷若是生你气,反倒是无德了?”

    海月想要使劲推开胤祯,却怎么推也推不开,来回尝试两三次都无功而返,故而又气又恼,垂下双手:“奴婢虽没读过什么书,却也知道‘形器不存,方寸海纳’。十四爷向来豪气万丈,就莫和奴婢这般小女子计较罢。”

    “爷还偏要跟你这小女子计较。”胤祯轻笑着松开手,但高大的身躯仍将她箍在影子下,只余些许月光让她瞧见他脸上的得意。

    海月原就埋怨,却听他脱口说出:“爷要娶你做福晋!

    愕然不过片刻,海月郁闷地使劲推开他:“十四爷!奴婢有自知之明,岂敢攀附十四爷。天色不早了,十四爷请回吧。”

    说罢,海月又羞又恼,重重福身行了礼,小碎步快速退回院子里,转身把后院门利落锁上。

    胤祯看她匆匆羞愤跑开,轻笑一声,自顾嘀咕着:“完颜海月,看你还有什么花样。”

    海月气鼓鼓地走进厨房端上自己的晚饭,又大步大步走出去,其他宫女知道海月的脾气,相互对视了几眼,各自继续做事,不敢去招惹她。

    这都是什么糟心事!

    海月苦闷地走到柴火堆旁,拾掇了处干净地儿,自古坐下来正要吃,看到碗里半凉的粘结米饭,更觉来气,胡乱搅和了一顿,连白菜豆腐也被她搅得粉碎,胃口也没了几分。

    不吃就没力气干活,正要勉强进食,机敏如她,瞥见墙角露出藏蓝色衣袍,顺着衣服抬眼看去,那不正是十三爷胤祥?他惯爱穿藏蓝色,夜色中不注意看,还发现不了。

    海月带着原主的情绪,见到胤祥,心中酸楚一涌而上,又不想他看见自己的窘迫,便一头低下,大口大口往嘴里塞米饭,浑然不觉泪珠混进饭粒中,还嗔怪今天的饭菜发苦。

    “你爱吃的云片糕。”胤祥已悄声走到她面前蹲下,取出油纸包裹着的一块糕点。

    海月没有接手,亦不愿抬头,米饭塞满一嘴,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十分狼狈。

    胤祥又心疼又想笑,抬手想为她拍拍背,但很快克制,缩回了手,将糕点放到海月身边,一时语塞,不知话该从何说起。

    时间好似停滞不前。

    “十三爷请回吧,人多口杂,奴婢惶恐。”许久,海月生生吞下冷却的米饭,逼回眼泪,努力让自己挤出笑容,才抬眼看他。

    胤祥内心犹如五味杂陈,千言万语在看到她的顷刻都成了多余,只能缓缓站起身道:“你保重。我……会尽力帮你。”

    “奴婢何德何能,十三爷不必给奴婢脸面。”海月收拾好碗筷,疲惫地起身道,“十三爷请回吧。”

    她就这样迫不及待要赶自己走?胤祥心痛,这阵子她吃了这么多苦,小心翼翼至此,他又何苦给她惹来麻烦呢?

    “海月,假以时日,我会向皇阿玛请求……”

    “不!”海月打断他,摇摇头,无奈笑道:“十三爷请慎言。”

    许是有感语气过重,海月有些不忍,于是又补充:“还请十三爷保重自己,不要冲动做傻事。”

    “你不必担心我,我自有分寸。倒是你自己,十四弟对你的心思路人皆知,万一……”胤祥一想到她还关心着自己,心中闪过欣喜,以为又有希望,“德妃娘娘那里你要小心。”

    又是十四爷。这段时日她的生活几乎跟十四爷扯不开,任何人在她面前总要提一嘴十四爷,实在令人烦心。海月知道胤祥关心,她不想和十四爷扯上瓜葛,也不能与十三爷再有来往,于是咬牙狠心道:“奴婢小事不足为道,就不劳十三爷费心了。奴婢告退!”

    说罢,海月福了身,头也不回地离开,留下那块糕点,孤零零地放在原地。

    好容易慢慢释怀一些了,怎么还是会委屈?海月尽量不让人发现她哭红的双眼。原主的情绪丰富,让她有时候很招架不住,总要很久才能消化。

    夜深人静,永和宫烛火依旧。

    德妃慵懒地将双手浸入泡满新鲜玫瑰花瓣的温水中,听底下来人细细禀报完事情,柳叶眉微挑。

    一旁的采英姑姑适时将干净的丝帕递上,仔细擦净了鲜红蔻丹甲上的水珠,回头让禀报完毕的宫人下去。

    “罗察可是养了个好女儿,让皇子公主都围着她转。”

    德妃刚听完延禧宫后院发生的事,又想起白天温宪也是滔滔不绝在说海月的好,当即面色一凛,问采英:“碧心呢?

    “回主子,碧心格格身子不适,一早睡下了。需要奴婢去叫格格过来吗?”采英恭敬道。

    “心病还须心药医。让她歇着吧。”德妃说着抽回双手,在采英的搀扶下坐到床榻上,饮过安神茶,悠悠道:“你替本宫把这事儿办了,交代底下人下手轻点,本宫可不能因她伤了母子之情。”

    “是。”采英会意,为德妃放下床幔,熄了烛火退出。

    而正在延禧宫宫女房中郁闷的海月,浑然不知自己又惹上了祸。

    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回想着方才那两兄弟说的话。娶她做福晋?这是要她把一众人都得罪光了!十四那头,德妃和兵部尚书一家子不会放过她;十三这头,难保未来的雍正爷不出手解决掉她这个“红颜祸水”。

    这两兄弟是约好了给自己添堵来着吧。海月苦笑,翻了个身,努力想让自己睡着。

    “海月,你又睡不着么?”

    隔着几个床铺的紫芙揉揉惺忪的眼睛,从被窝里钻出来瞧了一眼,看是海月,便习以为常,又钻回去继续睡觉。

    海月憋闷,也不好打扰了人,蹑手蹑脚取了外套穿上,悄声掩上房门,踱步到后院透透气。整个延禧宫安静得只能听见呼吸声。

    最近快降温了,这夜色也暗沉了不少。回想这段时间以来经历种种,疲惫之意夹着夜风袭面而来。隔着一个时空的现代家人,她倍加想念;同出一个时空的原主家人,她无法得到他们的守护,却也无力去帮衬他们。

    完颜家的一场不欢而散,谁都不痛快。几份大礼让她被推到风口浪尖,想低调都不行。阖宫上下恐怕没有不知她名号的人,特别是温宪公主,逢人就夸她,还将她比作知己、对手,间接辅助她成名,让人心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