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十四福晋 > 009德妃生辰
    那日之后,温宪果然隔三差五差人把海月带来,要么赏字画要么听古曲,两人脾性相投,海月在温宪面前放开了不少。

    这日是德妃生辰,各宫本该往来恭贺,因德妃不喜那些繁文缛节,左不过是个小生辰,便免了那些热闹,贺礼却不可少。

    通贵人已提前半月仔细绘好了一幅小儿嬉戏图,意在祝福德妃儿女子孙在膝下孝顺,又仔细装盒,派海月和另一名小太监一同送去永和宫祝贺。

    在永和门外,正巧碰上来庆贺额娘生辰的温宪。今天她特地换上新裁的绯红色衣裳,把太后赏她的那副坠着和田白玉的金项圈也一同戴了,淑和气质中还多了几分俏皮。

    “奴婢见过公主,公主吉祥。”

    海月双手捧着贺礼,正要跪下,温宪忙拉住她笑道:“你是来给额娘送贺礼吧?咱一块进去。”

    永和宫正殿一阵欢声笑语传来,温宪回头对海月道:“四哥四嫂来了。”

    四哥?未来的雍正帝!海月心紧了一下,顾不上多思索,提起精神,跟在温宪后边快步踏过门槛进屋,先候在一边等太监传唤。

    “给额娘请安!祝额娘生辰如意。”

    温宪笑盈盈地福了身,德妃正和四福晋说话,见温宪过来了,脸上止不住地欢笑,十分慈和可亲近,招手搂过温宪道:“就数你这孩子嘴甜。”

    “延禧宫通贵人送礼到——”

    小太监禀报后,海月这才小心进屋,在德妃面前跪下,恭敬呈上贺礼:“奴婢见过德妃娘娘,祝贺娘娘生辰安乐!”

    “起来吧。”德妃唤她起来,一旁的宫女熟络地上前接过贺礼。

    海月起身后,温宪忙不迭地向德妃说道:“额娘,她就是我先前说过的海月。”

    “你就是海月?”

    不止德妃审视的眼光瞥了过来,一旁的四爷胤禛、四福晋乌拉那拉氏也不由看向她,几人像是观赏动物般要把她从头到脚看一遍。

    海月规规矩矩回着话,发现十三爷胤祥也在殿内,同样在殿内的还有原主昔日闺蜜、兵部尚书马尔汉的女儿碧心。四爷面无表情,十三爷微微抿着笑,而碧心的表情则意味深长,似乎不像闺蜜,更像陌生人。

    想来,碧心应该是过了选秀,只是这装扮却不像是贵人小主,也不像是宫女,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身份。

    “能让温宪心服口服的人可不多。”德妃文雅地微笑着,仔细打量着海月,像是要把她看穿。

    海月正想着怎么回应,温宪就向德妃撒娇道:“哎呀额娘,你别把人家吓到了。”

    “你啊!”德妃宠溺地用手指刮了温宪高挑的鼻子。

    正说着话,忽然外间传来一声“额娘”,紧接着大步流星走进来一个高大的少年,身后几个小太监捧着一个个礼盒紧随着,海月忙退到一边,见那少年单膝跪地作揖道:“儿子来迟了,望额娘恕罪!祝额娘生辰如意,日日开心!”

    海月看到少年熟悉的脸,突然间脑海中闪过记忆,这不就是那天后院莫名其妙说她轻贱自己的人吗?

    难道他是……

    “起来起来。”德妃看到那少年明显更加开心了。而十三爷一旁附和道:“十四弟来得这般迟,待会可要自罚三杯。”

    果然他是十四爷胤祯!就是在朝中弹劾她阿玛罗察的八爷党之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海月现在脑子里接收的信息太多,短时间内没法捋清楚。

    胤祯笑道:“额娘,儿子来迟可是有原因的。”

    “哦?”德妃愿闻其详。

    胤祯拍了两下手,帘外进来一名西洋画师,恭敬地向德妃请了安,又候立在一旁。胤祯继续道:“前几日听钦天监的焦秉贞大人说如意馆刚来了新的西洋画师,画工新颖,儿子特地寻来为额娘作画。”

    “你这孩子一向主意多。”

    十四阿哥看德妃笑吟吟地点头,便让那洋画师准备下作画。

    洋画师听命俯了俯身,而后站到一边,准备作画。

    然而就在他将画纸铺到画架上的时候,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眉头一皱,紧接着就在大大的背袋里翻找了起来!

    画师的背袋里东西不少,翻动起来丁零当啷的动静不小,立刻惹得在座的主子们不悦了起来,纷纷指责他这个洋鬼子不懂规矩。

    十四阿哥最为气愤,他疾步走到画师身边问道:“你来的时候爷怎么教你的?都给忘了?”

    “我……很抱歉…对不起……我的……那个颜色没有…apologized…”

    “你叽里呱啦说什么呢?爷听不懂你们那鸟儿语!”

    ……

    宴席此时已经开始了,但因为这个洋画师比比划划的,弄得在场的人都没心思吃饭了,连带着寿星德妃娘娘也显得有些困惑。

    海月本准备告退,见这局面,不忍洋画师被责罚,便斗胆上前跪下,对德妃道:“回娘娘,这画师是想说,他来得急,颜料没带全,斗胆求娘娘恕罪,能否派个手脚快的人替他取来颜料?毕竟这西洋画不比咱国画尚情,最是讲求光和色,颜料是缺不得的。”

    “你懂洋文?”不止德妃惊诧,其余众人更是惊讶不已。

    “不止,听这意思,还懂洋画呢!”温宪公主被海月的才情所惊艳,激动得直蹦跶!

    “哼……”一直坐在德妃身边的碧心讨好温宪公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从未见她对自己如此热络,当即就气的变了脸。

    “好了好了,既然如此,那作画就改日吧。”德妃见状立刻拍拍温宪的手,示意她老实一些,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然而,画师退下之后,德妃却仍然没有让海月平身的意思。

    “完颜大人不愧是国之栋梁,当真是是教出了一个妙人啊。”德妃打量着跪在下面的海月说道,“只是,进了宫,除了洋文之外,还得多学学规矩,否则,擅自回话,按规矩,你,还有你们家主子,是要一块儿挨板子的。”

    海月顿感不妙,忙俯身求饶:“娘娘恕罪!奴婢知错了!”

    “额娘,您看您,吓到人家了。”温宪见德妃似乎有些针对海月,忙上前窝到德妃身边,笑着求情。

    胤祯起初也没想到海月会帮自己解围,心中莫名一热,见状便也跟着说道:“额娘息怒,这丫头入宫没多久,规矩还没学会,回头让嬷嬷好生教着就是,额娘犯不着为她生气。”

    然而胤祯不说话还好,他一说话,一旁的碧心反而愠色更足,吃醋的心思瞬间变全都写在了脸上。

    好啊,原来原主的闺蜜是暗恋十四啊!怪不得这德妃突然对自己变了脸,原来……

    海月懊恼不该冒然出头,忙不迭地求饶。

    十三阿哥看着海月小小的身子跪在那里不断磕头,心疼得攥起了拳头。

    他朝四阿哥望了望,原本想求他帮忙说说话,但胤禛只是静观不语,四福晋见他没说话,也随着静默。

    “哈哈哈哈……永和宫还真是热闹。”

    就在十三阿哥忍不住上前的时候,一阵熟悉的爽朗笑声传了进来。

    康熙到了。

    一众人忙起身迎驾,而海月只是调整个方向,依旧跪低在地上。

    德妃正了正身子,不紧不慢地走上前,微微屈身行礼:“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康熙亲手扶起德妃,笑道:“今儿是你生辰,不必多礼。还有你们,也都起来吧。”

    众人听令起身的时候,海月本想跟着一起起来,但后来一想德妃还没饶恕她呢,索性便又跪了下去。

    “德姐姐这生辰过得可真热闹。”宜妃跟着康熙过来,方才远远的就听见阿哥公主们为谁求情,想着有热闹看了,笑道:“阿哥们都在给谁求情呢?”

    康熙顺着宜妃的眼神望过去,这才注意到了跪在地上的海月:“是你惹德妃不开心了?”

    “没有的事,皇上多虑了。”德妃笑吟吟扶着康熙上座,“臣妾正说这延禧宫藏着个宝贝,把这孩子给吓到了。”

    “延禧宫?”

    康熙一听这三个字,立马就觉得跪在下面的那个小人儿有点儿眼熟,“这不是延禧宫的那个女侠客吗?罗察家的丫头?”

    “是,奴婢海月,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海月头都没敢抬。

    温宪一看这情形,立刻笑吟吟地依偎道康熙身边,说道:“皇阿玛,这海月不仅字写得好,对西洋画有认识,连洋文都说得不错。”

    “是么?你懂洋文?”康熙再一次用惊艳的目光看向海月,这丫头身上还有多少惊喜是别人不知道的?

    海月小心回话道:“回皇上,奴婢自幼听阿玛说过,跟着阿玛学过几句。”

    “皇阿玛,这丫头方才给我们翻译了两句那洋画师的话,可当时我们在座的没人懂洋文,儿子知道您对洋文也颇有研究,您不妨考她两句,就知道是真是假。”胤祥借机给海月争取了一个表现的机会。

    海月听到十三阿哥的声音,心中一动,明白他是在帮自己,不禁十分感激。她不是英语专业科班出身,好歹也过了大学英语四六级,特别是在家里两尊贵为学术泰斗的祖父母光辉照耀下,口语绝对拿得出手。

    “那怎么成,她一个小小的宫女,怎么配让皇上考她?再说了,今儿是德妃娘娘的寿辰,应该以德妃娘娘为主啊!”

    碧心此时已经被妒火烧红了眼,说话也不经过大脑,一句以德妃娘娘为主的话说出来,立刻就遭到了宜妃的嘲讽。

    “小小的宫女?我怎么记得你进宫前还跟人家姐妹长姐妹短的?”温宪一向不喜碧心,更不给她留面子。

    宜妃更是个看好戏的主,抿嘴“咯咯”笑道:“德姐姐带出来的姑娘就是忠心,连皇上都能不放在眼里呢。有皇上在的地方,竟然说要以他人为主?”

    “这……我……臣女该死,臣女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好了,大喜的日子,弄得这么紧张做什么?德妃,后宫正好缺一个女翻译,朕帮你考考她,全当送你的寿礼了,如何?”

    德妃知道皇上心中有意维护自己,感动非常,于是便起身朝皇上行了个礼道:“臣妾谢皇上体恤。”

    康熙点点头后,又看向依旧跪在下方的海月,莞尔一笑后突然问道:“你阿玛降级,你可怨朕?”

    海月没想到皇上上来就出送命题,不由得一愣。

    但此时在座的人之中,知晓罗察被贬职一事的,除了皇上跟海月,谁都不懂洋文。

    也就是说,皇上在用洋文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是带了私心的,是故意给出了一个地位相对平衡的对话环境。

    海月抬起头,见康熙一副掌权者运筹帷幄的模样,嘴角还挂着饶有趣味的笑,迅速回过神,恭谨答道:“回皇上,奴婢在家中常听阿玛教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臣民都要为皇上分忧解难。奴婢此生有幸侍奉皇上与小主,又得皇上和娘娘指点,已是天大的感激,奴婢感激皇上恩德!”

    说完,海月跪下重重地磕了个头,劳是弄得一旁的娘娘阿哥们一头雾水。

    半晌,康熙“哈哈哈”大笑起来,直呼有趣,让她平了身道:“你这孩子倒是剔透,洋文说的也不错,刚才那关,算你过了,说吧,你想要什么赏?”

    帝王之心旁人不可探测,海月提心吊胆,眼瞧着康熙已转怒为喜,也不敢怠慢,只答:“奴婢何德何能?岂敢讨赏?”

    康熙道“无妨”,让她直说。海月思索片刻,回道:“奴婢斗胆,若能得皇上御笔日日瞻仰,学得皮毛,便是此生最大荣幸了!”

    康熙一生很少题字,因此文物界有着“康熙一字值千金”的说法。

    海月还在现代社会生活的时候,曾在恭王府见识过康熙为孝庄所写的“天下第一福”。还专门花好几百块钱请了一副拓印“福”字回家,她要是能回去的话,讨要这个赏绝对赚到了。

    “你这丫头倒是大胆,皇上御笔岂是随意赏得?”一旁的宜妃立刻有些不悦,她都还没得到过皇上赐的字呢。

    “嗯,胆子是不小,不过朕的字可不比你的瘦金体潇洒豪气,你还是好好做你的女侠吧。德妃,你说呢?”

    皇上玩儿够了,又将赏罚大权交还给到今日的主人公德妃手里。德妃点点头道:“皇上说的有理,可先前已经说过要赏了,现在反悔也不好。皇上,不如准她回去探望家人吧?臣妾瞧着今儿个咱们永和宫儿孙满堂的,想着罗察大人定也是如此思念女儿的。”

    “嗯,甚好。海月,朕就准你出宫一日,你回去准备准备吧。”

    “额……是,谢皇上恩典,谢娘娘体恤。”

    海月没拿到康熙的字心里失望的很,连带着起身的姿势都有点儿有气无力,旁边的十四阿哥见了,立时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