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厂公攻略手札 > 第十五章 使臣之宴
    迟迟想了想,又问了一句,“那这北阴皇子,是个怎样的人?”

    阿如脸上带笑,自然不会说出一个不字,“是比之再好的人也没有的了,又是生的风流倜傥,据说见过他的女子就没有一个不春心鸾动的。”

    迟迟笑了笑,“真是有这样的英俊之人?”

    阿如垂了垂眼,“一会儿殿下就能亲见到了,到底是怎样的人,您自己瞧瞧也就晓得了。”

    迟迟的步子缓了缓,“虽说是使臣,可他到底也是外男,我如何好瞧的,没得失了礼数。”

    阿如看了她一眼,并未多说,有些话却不是她这样的丫鬟可以随意说出口的,只怕是到时候因着她的多嘴生了变故,才真的是得不偿失。

    阿如称了是,“殿下所言极是,是奴婢没有分寸了。”

    她哪儿是没有分寸,她这倒是摆明了说漏了嘴。但迟迟有点不明白的是,北阴皇子这样受宠,又何必需要娶这陈国的公主回去叫他不痛快呢?若是他不想和亲,北阴还有什么人能够为难他吗?

    要知道这迁都的事儿,都是转眼就做了的。

    阿韦老老实实的跟在迟迟的身后,又伸手去撇开了迟迟耳边的树杈,“殿下,小心。”

    迟迟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抿唇笑了笑。有的时候你的无心之举,或许就会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收益。

    锦阳宫地处偏僻,离那宴会厅更是不近,迟迟珠翠华服的,更是走的慢,这刚走到了宴会厅,已是日暮落下,华灯升起了。

    阿如远远就瞧着前头的人头攒动,一时有点着急,“殿下,咱们可得快点了。”

    五公主是什么身份,说起来那便是什么身份都没有的人,原本就是该一早的候在宴会厅里头,若是有皇帝和皇后念叨起,第一时间站起来回话也就是了。

    可是这一会儿,眼见着赴宴的人来来往往的到了许久,迟迟这边还有些路要走,一会儿若是赶在了后头进去,可不知道还要引来多少的冷眼了,阿如抿了抿唇,突然就伸手去架住了迟迟。

    然后看了一眼阿韦,“你扶着殿下另一边,殿下体质纤纤走的不快,咱们可不能耽误事儿。”

    阿韦吓了一跳,可到底是不敢多说,就真的听了阿如的就架起了迟迟。

    迟迟原本身量就比较娇小,这两个宫女都要比她高壮一些,还真别多说,两人架起她的脚程,也是要比她自己慢吞吞的快了许多。

    眼看就要到了,两人连忙是把迟迟放了下来,迟迟骤然落地,猛地一晃,就感觉到头上有一支珠钗往下滑了下去。

    她连忙歪身去接,却瞧见那珠钗从她指缝间猛地溜走,那可是皇后赏的玉钗,若是落了地,只怕是七零八落了,这莫不是又给了皇后个机会好叫她找自己麻烦。

    迟迟皱眉,下一秒那玉钗被人随手一捞,安然无恙。

    迟迟挑眉,连忙直起身子去看,面前的这人是做异族打扮的,两缕头发落在鬓边,其余的都利落的梳在脑后。一双桃花眼微微带笑,眼尾带粉,更觉得风流无双。

    长得是为极好的,可是是迟迟未曾见过的人。

    在这种场合出现的未见过的人,又是这种打扮,迟迟当然是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自然不可能是陈国的人。

    这里虽然是离宴会厅不远,可到底还是后宫前来的路,若是陈国的外臣,是没有敢到这条路上的,只怕是惊扰到了贵人。

    既然是北阴来客,那么……还不等迟迟想完,这俊朗的男子就抿唇一笑,“这个可是这位……”

    他一时没想到称呼,大抵也是不知道面前这位的身份。

    虽是锦衣华服,可瞧着面色不好,人又瘦弱,说起来倒也是真的不像什么尊贵的主子。

    阿如接过那玉钗,“这是我们陈国五公主殿下,你是何人,怎么冒闯后宫。”

    迟迟拉了拉阿如,声音小小的,“不碍的,还得要多谢公子救了我的玉钗,可此地不是说话之地,就此别过了。”话音一落,迟迟就带了阿如和阿韦往席上去了。

    那人自然便是北阴皇子,北阴人虽就是没什么规矩,比起陈国来说,豪放不羁的多,但到了这陈国皇宫,还能这样如入无人之境,还随意和后宫女眷攀谈的,不会太多。再加上这样天人般的长相,迟迟很快就清楚了,这恐怕就是那一位北阴皇子。

    北阴皇子名刘楚琛,今年方十八,他眼瞧着迟迟渐渐走远,看着她小巧玲珑的身子被厚重的华服压在了下头,莫名觉得有两分好笑,忍不住是勾了勾唇角。

    他眼角的颜色越发的红艳了起来,还真是有点意思。

    他搓了搓手指,这里还有刚才那玉钗的冰凉感觉,却觉得和这软乎乎的小公主,丝毫不匹配啊。

    刘楚琛负了手,又慢吞吞的朝着宴会厅去了。

    迟迟落座,幸亏也不算太远,所以也就没迎来什么人的侧目。她略略转头一看,果然是几个受宠妃子的公主们都没有出现,更别说那嫡公主嘉和了,适龄的公主就她一人在席上,遥看去皇子们倒是都到了。

    迟迟手落在膝盖上,若是现在她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事儿,只怕就是个天大的傻子了。

    迟迟转头看了一眼阿如,正要说话,身边突然就有人落座了下来。

    迟迟连忙是侧目看去,是一个珠圆玉润的妇人,看衣服品级只怕是个亲王妃,而如今的亲王妃有这个年纪的,大多都是迟迟需要叫一声皇婶的。

    如何都是长辈了,她连忙是起了身子行了个礼,这人拉住迟迟,然后又让她坐下,笑的温柔非常,“你是锦阳吧。”

    迟迟点头,她又说,“那你许是不认得我了,我在你很小的时候倒是与你见过的,如今也是匆匆数年了。”

    迟迟微微低头,“不知夫人……”

    “我是你九皇叔府上的。”

    九皇叔,怡亲王,当今庶弟,当年并没有参与夺嫡之争,素来以闲散闻名,出了名的不爱理事儿,大抵也是这个缘故,所以当今圣上才能够对他多有容忍,又是封了亲王的。

    “皇婶。”迟迟唤了一声,怡王妃温柔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锦阳如今都这么大了,我刚才遥遥见你走进来,一时半会儿都不敢相认呢。”

    这人迟迟一时摸不出好坏来,也就不知道说些什么,少不得就是抿唇笑笑而已。

    怡王妃又说,“这些年可都还好?都说你身子不好,连家宴也都来得少,便是皇婶想问问你,也是无从问起。”

    这话一出,迟迟就明白了,只怕今日这怡王妃,是被人特地遣过来的,这近乎套的叫人颇为不耐烦了。静妃的事儿,满朝谁不知道,她又是皇亲,只怕所知能比迟迟本人还多。一个没有了母妃做依仗的公主,在后宫能怎样生存?

    如今竟是还能假模假样的问一句她近年可好,也亏得她说的出来。

    迟迟笑了笑,“谢皇婶问,倒都还好。”

    怡王妃见她表情怯弱,说话虽还算利落,可也不太出得了台面。她在心里莫名的一叹,也不知道在叹息些什么,忍不住去拍了拍迟迟的手,“好孩子,受苦了。”

    这句话也未必是没有真心的,迟迟看了她一眼,见她眼底竟是有水光浮动,这人也未免太容易就动情了吧。

    迟迟还来不及说话,那边皇帝皇后就入场了,迟迟连忙是跟着众人站起来跪了下去。

    陆城扬声,“起。”

    众人才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皇帝说,“今日是招待北阴使臣的宴席,北阴与我陈国数年交好,与朕而言与亲人无异,便也就是称得上是半个家宴了。”

    他一扬袖子,又看向坐在左上第一位的那人,“王子远道而来,千万不要客气。”

    刘楚琛笑了笑,站起来端起桌上的酒盅朝着皇帝一敬,“早听说陈国礼数周全,琛未曾一见,今日一见是果然所言不虚,多谢陛下款待了。”

    觥筹交错之间,算得上是十分的融洽,迟迟这会儿只能瞧见那刘楚琛的背影,见他如兰芝玉树一般的立着,周身偏又多了些北阴独有的豪爽不羁,竟还真的就叫她生出两分向往来。

    在大草原上自由长大的人,估计就是这样的吧。

    怡王妃见她看着刘楚琛出神,忍不住抿唇笑笑,又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这北阴王子可真是人中龙凤了,我素来也算见过不少的北阴人,可也没见过有一个比这王子还要风华的。”

    迟迟微微低头,不多言语。

    “还听闻这北阴王子如今正室悬空,这一次远赴我陈国,只怕是想着要求娶一个王妃回去了。他深受北阴王的宠爱,这王妃之位算起来可也是个香饽饽了。”

    迟迟转头看她,突然想起来,怡亲王和怡王妃膝下也空,左不过就只有一个郡主傍身,如今刚是十四。

    若是公主没有合适的人选,只怕是要从郡主中选了。

    怪不得她要这样着急的过来当说客,这么好的一个香饽饽,怎么不替自己的女儿争取争取呢?

    迟迟压下心里的冷笑,装作懵懂无知的样子,“北阴路远,不知是哪位姐姐要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