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梦里弦断洛阳花 > 第112章 流落州城,刺史门客
    万常二人情急之下匆匆下山追赶,向林一口气逃到山脚,思忖之下并未朝京口方向赶去,而是沿原路返回,一刻也不停歇地逃至江乘渡口,时近黄昏,船家寥寥,向林找了好大工夫才寻得愿意撑船渡江的船家,又将身上所剩银两全都奉上,船家这才哼着小曲儿载他连夜渡江。

    抵达江都后,向林密下寻得一家铁匠铺,主人家是个善心的老头,在向林的万般恳求下解去手上锁链,随后向林寻到江都县衙,小叙一番后将一封书信交给代理县务的幕宾,随即又匆匆离开江都地界。

    放眼尽陌客,举目又无亲,独在异乡的向林似满天翻卷的秋叶一般前路茫茫,不知该何去何从。

    七日后,无处可安的向林辗转来到兖州城,路过一处卖包子的小摊,身倦腹饥的他盯着热腾腾的包子垂涎三尺,问过价钱后摸遍了全身却是分文不存,不禁摇头叹道,“命贵胜万金,绝处抵几钱?...”正欲走,善心的摊主见他可怜,拿了两个肉香扑鼻的包子递给他,“权当我行善积德喽!”向林一边啃着包子一边连连拜谢。

    “命贵胜万金,绝处抵几钱...公子高悟呐~”迎头撞上一位衣冠齐楚的谦谦公子,笑容可掬,持扇拱手作揖,儒雅有礼,此人站在一旁已经看了好大一会。向林愣神间赶忙回拜,“公子折煞小生...兄台高名?”那人回道,“不才姓沈,单名一个儒字,今在刺史大人府上做一闲赖门客矣...”说罢轻叹摇首。

    “兄台过谦...兄台尚有家门可归,鄙人却是身处异地,举目无亲...”浅谈几句后,沈儒诚意邀他吃酒,向林推脱不得,随后同沈儒进了一家酒馆吃酒。

    桌上好酒好菜好肉,向林几日来终于吃了一顿饱饭,罢了,沈儒亲自倒满酒盏递到向林手上,“公子衣着儒雅,又生得如此英俊,不似粗鄙之人,缘何流落此处?”向林笑道,“不怕兄台笑话,在下落得今日田地只因几句拙诗而起...”向林直言不讳娓娓道来,沈儒听得又惊又叹。

    “公子胸怀大才,实不该就此流落埋没,容鄙人在刺史大人面前举荐,公子或可谋得安身之所。”沈儒思量之下敬酒笑言,向林摆手推却,“兄台抬举,刺史府下门客数百,个个满腹经纶,小生才疏德浅,恐怕难入刺史大人的法眼。”沈儒呵呵一笑,“公子何必妄自菲薄,刺史府门客虽众,却尽是些蝇头鼠辈,无非是想攀强附贵,苟且谋生,似公子这般才德兼备的门客寥寥无几呐...”向林再三推却,沈儒却执意要引荐他,吃过几盏酒留下银两先行离去。

    次日,向林受邀赶往刺史府,沈儒早在府门前等候,看见向林迎到身前叮嘱几句,随后步入府内。

    “大人,许公子堂外等候。”沈儒先入客堂禀报,萧综还是一副冷漠无情的面容,“请进来吧...”向林应声而入。报过姓名来处,萧综又察学识品行,不由得大加赞赏,刮目相看,罢了又问因何流落此处,向林还是像回答沈儒那样直言相告,期间沈儒多次暗示他莫提醉酒题反诗的事情,向林却并未改口。

    “赵将军武艺绝群,乃是正人君才,这几年我二人虽未谋面,来往亦疏,可这不浅的交情是刻在骨子里的...赵将军甘愿动用丹书铁券救你性命,想必公子也非庸人闲辈...伯尘的挚友便是本官的朋友,若不相助岂不是有辱往日交情,只是不知公子可愿做我府下门客?”萧综起身相拜,脸上终于露出丝丝笑意。

    “小生自然甘愿...只是还有一事不明...”

    “但说无妨。”

    “小生因醉酒题写糟糠诗文违逆犯上,惹得龙颜大怒,大人贵为当朝皇子,既不生怒也不责罚在下,实令小生费解...”

    萧综一瞬间笑意退散,脸色阴沉,皱起眉头上下打量向林,沈儒站在一旁面带惧色。过了一会,萧综忽地哈哈大笑,“公子此言差矣,父皇年迈固执,难免会做出难解糊涂之事,倒是公子不仅学识似海,这眼光胆识也是较府上其他门客有过之而无不及呐...”闻言,向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了许多。

    萧综看上去颇为赏识向林,留他又叙一番,辞别时亲自送出府门。就这样,向林在沈儒的引荐下做了刺史府门客,赐宅院一所,家奴几十,月俸之厚不在话下。

    才过三日,萧综便又差人将向林请到府上叙谈,闲聊一番后萧综说道,“公子远见,且问梁朝天下,明朝何人可继?”向林一怔,随后僵僵放落酒盏,“大人所言乃天下大事,小生不过一介草民,想的不过是衣食琐事,念的不过是眼前利好,何谈什么远见。”

    萧综呵呵一笑,“公子以为本官如何?做不做得这梁朝之主?”向林心头一惊,吞吞吐吐说道,“素闻大人才高识远,萧梁天下理当萧室承继...”萧综笑了笑示意向林坐下,无意再为难他。

    “禀大人,夫人咳血不止,老夫人让您过去看看。”二人正说得畅快,婢女匆匆来报。萧综脸一沉郁郁不快,向林赶忙起身说道,“大人既有家事忙碌,小生先行告退。”萧综阴着脸,“本官随后便去,你且将这位公子送出府去。”婢女应喏,向林再拜之后走出客堂。

    “阿姐如何了??”刚拐过一处长廊就听见一位女子的说话声,柔婉温纯的语气中透着焦虑慌张,向林忽地住了脚步,又似中了定身术一般愣在原地,这个声音似曾相闻,为何那么的熟悉,熟悉得让人心头发颤。

    向林顷刻间大脑一片混沌,呼吸莫名急促,只有刚才听到的那个声音萦绕在脑海中反反复复,向林立马侧头望去,另一长廊处,一位白衣女子正在和两位婢女慌慌说话,停留片刻又匆匆跑下廊阶,他看到了女子的侧脸,隐隐约约。

    向林心头猛地一颤,追前几步却又停了下来,转头问道,“那位白衣女子是何人?”婢女瞧了瞧说道,“哦,那是我家夫人的妹妹。”向林又问,“你家夫人是?”婢女回道,“我家夫人姓慕容,名唤伏连昭,是河南国的公主...刚才那位便是她的妹妹慕容伏连英。”向林闻言凝眉沉思,随后叹气摇头,悻悻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