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四百零三章 组团现代游(14)
    “啊啊啊啊!”

    安小溪咬着毛巾在卫生间一通大叫,张牙舞爪半天。

    “我在娱乐圈十年了,有多少人能比我更努力?别人演个文戏也用替身,我武戏都尽可能自己上,寒冬腊月我不忌讳下河,酷暑让我穿棉衣我二话不说就穿,这些年我写的人物小传装满了一箱子,凭什么我这么努力,这么努力,就是不能红!”

    一通怒吼,长长地吐出口气,洗了把脸,安小溪才平静下来。

    她可不信邪,出门就打电话令人继续去查丽妃。

    现在查到的东西是几乎没什么用了。

    她找到当年丽妃打人的一干视频,瞧着挺丑,看视频上,这人简直和疯子一样。

    但是,脸很好看。

    而且,丑归丑,像这种被小三逼疯了的表现,其实也比较招人同情。

    如果没有后面的对比,这些还算比较有用,虽不能伤筋动骨,但败坏形象,和柳妩的形象天差地别。

    叶梦生导演是个很讲究感觉的导演。

    让他看到这些,一准不会启用此人。

    但现在有了对比,她到开始希望叶导演别去看才好。

    安小溪深吸了口气,离开卫生间,刚一拐弯,就听旁边有人嘀嘀咕咕地说话。

    “好帅,好帅!我宣布,现在李梅姐就是我偶像,第一偶像!”

    她猛地转头,看见公司两个练习生还穿着舞蹈服,坐在沙发上抱着手机,满脸陶醉,激动得浑身发颤。

    “我觉得我家李梅姐一巴掌扣住蟑螂的动作最帅了!”

    “没错,你瞧她的表情,如此平淡,如此可爱,哼,网上还说什么是摆拍,是演戏,我呸,这是监控摄像头拍的好不好!”

    “就是,她们就是想摆拍,各种高光打上,难道还能有我李梅姐的气势?有我李梅姐的淡定自若?让那帮键盘侠摆,他们都摆不出来!”

    “哎,我李梅姐这也算是破茧成蝶了吧?”

    “……破茧成蝶?破个鬼!”

    安小溪难受的要命,一不小心还咬到了自己嘴里的肉,疼得眼泪蹭蹭往外冒。

    一下子更气了。

    她运气竟然糟糕成这般,看来需要去庙里拜一拜,去一去晦气才好。

    杨玉英和姜薇薇可不知道,她们未雨绸缪了一下,居然正把别人给气得要死。

    当然,知道了说不定还要幸灾乐祸一下子。

    “雨下得这么大,都不想出门。”

    丽妃站在阳台上下腰练功。

    姜薇薇正给家里几个人做晚饭,杨玉英跟程寒,还有燕王赵奂,三个人坐在工作桌前面读书写作业。

    赵奂练自己的功课。

    程寒写初中的。

    杨玉英写高中的。

    原主金玉高三毕业没考上大学,杨玉英到不是挺想上大学,她在大顺上学真是上得够够的了。

    不光是在大顺,好几个副本里面,她都在考书院,读书,和无数的文字资料打交道。

    现在这个世界诱惑多么多?

    网络特别好看,电视剧一部接着一部,一时半会儿看不到头。

    不说别的,丽妃娘娘何等自律?就她,每天练完功抱着手机,平板就不肯撒手,吃饭要看,上个厕所也要看,睡觉之前不刷两个小时的手机,坚决不肯睡觉。

    好几次,杨玉英都听见丽妃长吁短叹:“这要是回了大顺,日子可就不好过喽!”

    到是燕王,人家是真正的心如磐石,坚定不移。

    外界所有的娱乐活动都只能吸引他,不能诱惑他,他偶尔欣赏一下,玩一玩,脸色都不带变,该几点睡,就几点睡。

    杨玉英也是佩服得很啊。

    程寒他们到是觉得再正常不过,要不怎么说,人家是皇子,是宫里陛下教导出来的,在大顺朝,人家就是站在金字塔最顶尖位置上的少数人。

    杨玉英可不成,好玩的东西太多,她主要心思还是都放在玩上。

    至于学习,那真是原主自己的欲念。

    金玉学习成绩不好,她很用功,可就是学不进去,别人背几遍就记住的,她十遍,二十遍,三十遍地去记,可还是记不住。

    什么数学,物理,化学,连地理生物,在她看来,都宛如天书。

    多少个晚上,金玉心里难受,掩面痛哭,觉得自己比别人笨,觉得自己脑子有问题。

    她渴望考上大学,渴望证明自己不是个傻瓜,那些渴望沉淀在心底深处,脑海深处,迟迟不肯消散。

    杨玉英琢磨了一会儿就决定,得给人家小姑娘一个交代。

    读书对她来说再简单不过,比玩游戏都简单,为什么不能用金玉的身份,考一个特别好的成绩,好安慰她留在心中的那一点执念?

    “齐老爷子呢?”

    杨玉英刷了张数学卷子,把有些搞不清楚自己用的公式,是不是当前世界的公式的地方摘出来,仔细检查。

    这一点可不容疏忽,要是写出点不属于这世界的东西,麻烦可就大了。

    “跳广场舞呢,现在每天都要去。”

    丽妃摇摇头,噗嗤一声,又笑得不行。

    “昨天我还看见,广场上一群老太太围着咱们家那位齐大爷转圈,颇有争风吃醋的意思。”

    杨玉英:“……”

    齐为民这个原主,不是五十岁,不是六十岁,是将近八十岁的老人家。

    一身病痛,拾荒的日子晒黑了皮肤,手脚粗大,可不是养尊处优的那些帅老头。

    正常来说,这把年纪的老人家,生命倒计时,要按照小时来算。

    今日还在微笑,一觉醒来便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也并非不可能。

    结果齐为民一来,不光越活越年轻,能跳广场舞,竟还能哄得了老太太!

    丽妃越琢磨越想笑:“要是咱们齐大夫想在这个世界,再讨一个老伴儿,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

    我也不知道啊!

    几个人正说笑,齐为民匆匆回来,推门就长长地吐出口气,拿冷水洗了把脸,叹道:“真是世风日下,世风日下!”

    叹完就躲到大阳台改建的药房里去,一副落荒而逃的模样,竟是连给丽妃请安都忘了。

    砰砰砰!

    齐为民刚回阳台,外面就忽然有人敲门。

    杨玉英他们租的办公室,位于四季大厦的第七层,下面六层是酒店公寓,上面还有一家律师事务所,另外有几家似乎是搞软件的小公司也在七楼。

    大厦环境较为复杂,公司成立以来,唯一一位预备役签约明星是丽妃,现在还是人家天桥的人,说白了公司还没有正式开始营业,目前一切都在筹备中,除了偶尔姜薇薇会找周围的软件公司的技术员请教,一点点完善‘大顺’官网,才有客人登门,否则一天到晚也见不到生人。

    这会儿有人敲门,到是新鲜。

    丽妃瞬间恢复端庄,坐回沙发上,往自己膝上盖了条毛毯,信手拿了本书在手里,眉目一转,朝程寒示意,程寒特别有眼力地主动站起身去开门。

    大门一开,外面是两个年轻男子,一个西装笔挺,一个T恤牛仔裤。

    “请问一下,齐大爷是不是住在这儿?”

    西装年轻人客客气气地道,目光往房间里逡巡,扫过丽妃时,到有一点惊艳,却是全然不认得这位‘大明星’。

    丽妃啧了声,抬手往阳台上一指。

    西装年轻人抬头看见齐为民,伸手砰一声砸在他弟弟后背上,把T恤小年轻砸得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换成其他人看见这一幕,说不得要吓得跳起来,结果在座的这几位,一个比一个淡定,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虽然大顺这几年差不多算废除跪礼,除了大朝,文武百官寻常面圣都不必跪,可这也没几年,像齐为民,丽妃,程寒这些经常出入宫廷的,对于跪拜礼仪那是早就见怪不怪。

    丽妃没做丽妃之前,自己就不知道跪了几百次。

    像程寒这样的,更是一双膝盖磨出厚茧,哪能因为旁人跪上一跪就去惊讶。

    西装年轻人和T恤小伙子也有点懵圈。

    齐为民立阳台上平平静静地看过来,连表情都没变。

    周围其他人也不起身来拦。

    完全没有他们想象中的任何反应,这俩人自然是十二分意外,早准备好的话也是磕磕绊绊,噎在嗓子眼没能吐出。

    还是杨玉英比较好心,虽然慢了好几拍,还是略斟酌了下道:“两位起来吧,找齐大爷什么事?”

    终于等到这么一句话,西装男连忙道:“齐大爷,我弟弟从小就是个棒槌,说话不过脑子,他要是哪里得罪了您,我替您教训他。”

    齐为民此时也推门而出,看了看这两人,只觉眼生,很是莫名其妙。

    西装男恭恭敬敬地朝齐为民略一弯腰:“七大爷,我姑姑的腰疼了十二年,厉害的时候只能卧床,现在到广场是遛弯,都带带着轮椅,她才五十岁,之后还有几十年的寿命,您就看在她可怜的份上,给她治治吧。”

    齐为民蹙眉:“你找错人了,我不是医生,有病去医院多好?”

    “齐大爷,您老别自谦,我已经打听得很清楚,孙叔和我姑姑是一个毛病,这些年两个人经常一起看病,国内好些医院都去过,各种疼痛专家也找过,就是好不了。”

    “孙叔比我姑还严重,听大夫说,再继续下去可能会瘫痪。幸亏他遇到了您,您不过是提了提他的腰,他就直起了身,这两天挺胸抬头地到处溜达呢。”

    “还有,张阿姨的嗓子,邱伯伯的秃顶,王大哥的脚气,您老随意指点,都好了,我知道,您肯定是隐居的神医,姑姑待我恩重如山,只要您愿意救她,您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答应。”

    齐为民听他这么一说,恍然道:“你是张琴的侄子?”

    “是。”

    齐为民连连摇头:“不成,不成。”

    他这话斩钉截铁。

    西装男脸色都白了,他身边那个T恤小子大怒:“为什么不行?要钱吗?你说个数!”

    齐为民摇头:“我不是大夫,不给人行医,你说的那些这个病,那个病,我不过是帮忙按摩按摩,不算治,也不收钱,否则我岂非成了非法行医?”

    西装男连忙道:“明白,大爷您放心,您也不是给我姑姑治,您就是给她帮帮忙,如何?”

    “别人都成,张琴还是未出嫁的姑娘,男女授受不亲,她那病要治,需得宽衣解带,老夫不方便!”

    齐为民一本正经地道。

    西装男:“……”

    齐为民年近八十,虽然这会儿长得精神,可是头发已白,面上皱纹颇多。

    张琴年过五十有余,身材圆润,和那些明星不同,这也是个正经的老太太。

    还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西装男一时没吭声,旁边连杨玉英都点头,别看在星际过了那么久,但她终究是大顺人。

    丽妃更是蹙眉:“的确不方便,齐老爷子医术是好,可他是男的!他要是给你姑姑治,会损害你姑姑的名节。”

    西装男:哪来的奇葩!

    想到眼前的老人家年纪大了,观念守旧,也不是不可能,到底没有骂出来。

    他磕绊了几声,忍得牙疼:“大爷,医者不分男女,连命都要没了,还管什么……名节,大爷,您放心,我们不把您当男的,您也别当我姑姑是女的。”

    齐为民蹙眉,神色不悦。

    西装男简直要扑过去抓他的袖子哭求:“大爷,如今就是妇产科也有男医生,男护士也不少,身为医者……好,就算不是医者,咱们也应该与时俱进,不能因循守旧啊!”

    齐为民被他说得一懵。

    他哪里见过这等架势?

    以前根本不会有这样的病患家属找上他,不必他多言,人家家属自己就不让治了。

    看这人哭得可怜,齐为民一捋胡须,眉头紧蹙。

    杨玉英回过神,心下好笑,她好歹离了大顺有些年头,到比其他人活络,目光一转,肃然道:“医者父母心,齐老爷子,既然人家都这把说,你便随人家去一趟。”

    齐为民闻言暗道:他一把年纪,到也不在乎名声,只要女方不介意,到也无妨。

    沉吟片刻,压低声音道:“那此事,只你二人与我,还有病人知晓,不可说与外人,否则对张琴姑娘的名声不利。”

    西装男:“……行。”

    齐为民看了看天色,郑重道:“好,那老朽就豁出去,趁着夜色,随你们走一趟。”

    西装男:“……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