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欧阳雪的心魔(15)
    陆清峰小小施了手段,把那个嘴巴不老实的玄卫给吓个半死。

    估计回头他就得找个十七八个大夫给自己看病,没看出有病来也得疑神疑鬼个好几天。

    当然,这是那个嘴臭的自己找罪受,陆清峰是不肯承担着责任的。

    “我开了家酒楼,义父,您在通县这几日,我来招待您,保证吃好喝好。”

    陈凌一下子笑了。

    琴琴更是不敢置信,直接一个白眼飞过去:“你也会开酒楼?谁还不知道谁,就凭你这懒到恨不得连饭都让人送到嘴边上的德行,也能做得了生意?”

    真当生意是好做的。

    陆清峰看着琴琴,正儿八经地道:“妹子,别瞧不起人啊,呐,那不是。”

    他的确买了一个酒楼。

    琴琴抬头一看:“这地方可有些眼熟。”

    丁仪风恍然大悟:“原来你把这酒楼买了,也是,买下来省得麻烦。”

    他来通县第一次见到陆清峰,他正是从这家酒楼上跳下来救走了炊饼李。

    陆清峰领着几个人一路进了酒楼,自有店小二过来,笑着引路,一路引他们进了后头的小院。

    店小二生得圆脸圆眼,一看就是特别讨喜的相貌,说话也动听得很。

    很不错的酒楼,很不错的伙计,陆清峰真是认认真真经营酒楼做生意的模样。

    刚才他们和鬼怪待在一起。

    现在眼前却是热闹且平凡的市井街道。

    丁仪风和琴琴忽然都有些不是滋味。

    当初陆清峰离开国师回乡,丁仪风没觉得有问题,毕竟多年未归,总要回家看看。

    可是——开酒楼,经商?

    他要永远留在通县这个很安全的地方。

    丁仪风想:我今天还会想念他,以后的三年,五年,或许依旧会记得他,思念他,把他当做我最好的搭档。

    可我——终究会忘记他。

    江湖太喧闹了,他和国师每天都要面临无数的问题,争斗,厮杀,当然,还有精彩和危险。

    丁仪风诸般复杂的念头也只一闪,随即就笑,小陆老说他矫情,喜欢想太多,现在看来到也真是有点这方面的小毛病。

    陆清峰这会儿可没想到小丁的戏那么多,他正同莫羽生说话。

    “萧逊哪去了?欧阳雪干嘛呢?你为什么杀我义父啊?”

    “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莫羽生皮笑肉不笑地道,“当年你忽然决定再也不回沧澜,我问你为什么了没有?你决定放弃沧澜继承人的身份,我有问你为什么吗?还是说你小子一声不吭悔婚,差点气死师娘,还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半句话不解释,我问你为什么了?”

    陆清峰哭笑不得:“哪年的旧黄历你又翻出来?这些能和你想杀国师比?”

    “不见得吧,和你犯的事比,我这算什么?我不过是动心要杀一陌生人,他便再是国师,也非我亲人朋友。”

    陆清峰:“……”

    行吧,反正跟这厮争辩,他是争辩不过的。

    莫大公子外表看仿佛一身傲骨,其实是个无理搅三分的货。

    总归现在丁仪风和琴琴有了戒备,自家义父再和气,那也曾是当朝国师,比现在凶险一万倍的情况也不是没遇到过,到很不必怕他。

    再说,莫羽生又不傻,他想动手也不可能正大光明地当街杀人。

    莫家堡那么大的家业摆着。

    漠北再是天高皇帝远,也不可能这般找不自在。

    陆清峰一时寻不到欧阳雪,干脆就暂时放下。

    前几日通县一直在下雨,这两天却雨过天晴,秋日的树叶飘黄,到显出一点清澈的草木香。

    陆清峰回通县也有些时候,可没有来得及好好逛逛街,看看故乡。

    最近着实是一件事连着一件事,忙的紧。

    通县商业很发达,各地的小物件都极多,陆清峰优哉游哉地四处闲逛,看到好吃好玩的通通买了让人送去酒楼,给自家义父和琴琴享用。

    陈凌他们起身吃个早饭的工夫,外头送礼的小伙计已经来来回回第三回。

    琴琴简直无语:“败家子一个!”

    陶瓷套娃是挺好玩,但是一口气买各型各样的五十套……

    “这可往哪里装啊?”

    她随着国师大人一路走南闯北,丁大哥一个人负责背行囊,里面光是需要用的各种炊具就好重,吃食也要带,否则荒郊野岭一时寻不到宿头,难道只靠打猎?

    “哪里还有地方放这些乱七八糟的。”

    琴琴抱怨了两句,一低头,见专门跟着阿爷一起送东西过来的小姑娘两眼泪泡,连忙露出张笑脸安抚她,“特别漂亮,我特别喜欢,留下了啊!”

    “哇!”

    小姑娘哭得更凶,被他爹打了下后背,抱起来走了。

    小丫头还一边哭一边磕磕绊绊地道:“……那套喜宝娃娃说好了给我的,不卖,呜呜呜呜!”

    琴琴:“……姓陆的就是个坑货!”

    莫羽生坐在窗前,面无表情地盯着陈凌。

    琴琴扫了他一眼,登时心惊肉跳:“丁大哥,刺杀我们家大人,这么大的罪为什么不报官?再不济,也不能还住在一起啊!”

    这简直让她毛骨悚然。

    莫羽生却比她还生气的样子:“我生于世二十年,从没像现在这么窝囊过。”

    正说话,外头店小二就进来道:“陈老爷,炊饼李送了礼物过来,我们家当家的不在,这,他那些东西挺贵重的,这也不能收啊!”

    陈凌一听便笑:“可是有年月没替小陆处理这等事了。”

    琴琴也失笑:“这可不一样。”

    的确不一样,陆清峰住在国师府那几年,来他们府上送各种礼物的都是漂亮姑娘。

    “陆清峰那小子还总说什么,我们家丁大哥花心花色,讨女孩子喜欢,时常让他心生嫉妒,我看这才是睁着眼说瞎话,那些姑娘到底为谁来的,当咱看不出?”

    “我丁大哥多倒霉,让他把名声都坏了,还得帮他处理那些大大小小的桃花!”

    这边抱怨几句,陈凌还是出面替自家义子招待客人。

    好在这事,他也乐意做。

    今日再见,炊饼李面上虽悲伤犹存,可精气神却好上不少,不说精神焕发,到底是死气已去。

    陈凌心中有些酸楚。

    萧朝的老百姓们真是吃了太多太多的苦。

    先是前头几十年,前朝末代昏君横征暴敛,饿殍遍野,后又是战乱频频,这些百姓已经因为饱受折磨,早练就了铁石一般的心肠。

    但凡还能活得下去,他们就能乐呵呵地过日子。

    再大的苦难背在身上,但凡只要过去了,在这绝路上给他们一条缝,他们便能钻过去,让自己活下来。

    炊饼李准备了四盒点心,还有半筐炊饼。

    “老爷子瞧瞧我这炊饼,用足了油盐,调味也是我亲自试了好几回,应是适合陆少侠的口味,让他留着吃,吃两日一定没问题。”

    陈凌轻声道:“劳烦老哥哥了,可没必要这么破费。”

    点心看盒子的包装就很精致,想必价格不低。

    不要说点心,就是这炊饼,怕也耗费了不少白面和油盐,炊饼李可是要靠这点小生意养家糊口的。

    陈凌想了想,从筐里拿出四个炊饼,自己留一个,给丁仪风和琴琴一人一个,再给陆清峰留一个。

    “留四个就好,剩下的,老哥哥千万要拿回去,不是和您老客气,是这几个都是猫食,真留下肯定吃不完,那才是浪费东西,咱老百姓这粮食,可是咱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真是浪费一两我也要心疼死……”

    这话确实说到炊饼李的心坎里去了。

    陈凌一向喜欢,也擅长同寻常百姓交流。

    就说炊饼李,他才遭遇惨烈变故,其实一直提不起兴致,若不是还有两个年幼的孙女要依靠他,恐怕他很难这么快振作,此时却也不免也想多唠个几句。

    “……通县的日子还算好过的,县太爷挺好,前几年下雹子,我这屋都塌了一半,还是县太爷给了救济,才撑过去那一冬……”

    炊饼李说着说着,就落下泪,“我那老婆子熬过了一个又一个坎儿,好不容易熬到如娟大了,如娟真是好孩子,又漂亮,又有本事,还孝顺,若是能看到她嫁人生子,我们老两口死了也甘愿!”

    一番话说得是满座皆心酸。

    正闲聊,外头匆匆跑进来一小贩,被店小二带着,气喘吁吁,进来就急声道:“老李,老李,大事不好,有人看见你家两个小孙女,跑到那月老祠去了。”

    炊饼李吓得一哆嗦,蹭一下站起身,脚下不稳,踉跄了下扶住旁边的椅子,脸色瞬间煞白。

    所谓月老祠,如今可是通县人都知道的险地,以前不知道,如今也知道了。

    前头好些时日,那一片地方是人之绝地,妖鬼狂欢之所。好几位大侠一直在清理那些东西,县衙也发下布告,要通县百姓不许接近那一片。

    两个孩子年纪那么小,万一遇见什么,焉有命在?

    炊饼李再也顾不得其它,拔足狂奔。

    陈凌连忙叫丁仪风和琴琴跟上去,再一想,自己也跟去瞧瞧情况。

    三人扶着炊饼李上了马车,一路飞奔,越走越急。

    丁仪风心中颇为紧张。

    李家已经太惨了,若这灾祸依旧不肯放过他们,剩下这么一个孤苦老人家,那简直是逼着他去死。

    陈凌他们的马好,车也好,通县的路也不错,即便月老祠离县城有一段距离,也不过半个多时辰便到了地方。

    炊饼李心里直哆嗦,一到地方就扯开嗓子大声喊:“小欢,小颜!你们在哪儿?”

    他一边喊,一边跑。

    陈凌三人心下警惕,却是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

    月光之下,月老祠整个倒映在碧色的湖泊中,偶有老鸹粗噶的叫声响起,琴琴一听这叫声,整个人便往丁仪风身后躲了躲。

    陈凌到是神色自若:“所谓疑心生暗鬼,正气不为邪,都别怕。”

    琴琴哼了声:“我以前也不怕,这不被那位莫大公子折腾得胆怯了。”

    冷风吹拂中,小姑娘故意多说几句话,省得心神动荡。

    丁仪风也笑:“便是当真有恶鬼过来,也是他找死,你怕什么!”

    说话间,月老祠就到了。

    隔着窗,月下两个小姑娘簇拥在一起,蹲在月老像前头正烤火,两个小脑袋凑在一处,一点一点的,显然是困了。

    炊饼李先是一喜,随即一怒,大跨步就冲进去,伸手就啪啪两声:“你们两个小丫头,好大的胆子!”

    两个女孩儿被一打,陡然惊吓,哇一声大哭。

    陈凌几个连忙进去阻拦,琴琴抱住孩子,丁仪风去抓炊饼李的胳膊,好生劝说。

    正嘈杂吵闹,陈凌心有所感,猛地一转头,就见月老祠那扇比较陈旧的大门不知何时紧紧关闭。

    月老祠忽然降温。

    琴琴先感觉到不对,打了个哆嗦,张口呼出白气,白气一出,竟结出一层冰花。

    冰雪蔓延,从门口延伸到窗棱,又攀上房檐,唯独神龛上干干净净。

    也就眨眼工夫,整个月老祠就被厚实的坚冰覆盖,冰柱晶莹剔透,好一个冰雪世界。

    琴琴心里知道自己应该害怕,可是一瞬间还是觉得——好美啊!

    陈凌回过头,就看到两个人,其中一个紫衣乌发,面若寒冰。

    另一个是萧逊。

    “可是欧阳庄主?”

    陈凌没见过藏剑山庄少主,但对他还是有些了解。

    “是他,除了欧阳雪,谁还有这么大的本事,这么大的胆子,敢抓国师?”

    萧逊叹道,又回头看了欧阳雪一眼,“欧阳少主,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

    丁仪风也满脸的不敢置信。

    他如今自然清楚,欧阳雪这是抓了炊饼李两个孙女,利用炊饼李把他们几个引诱到此地。

    但是,他竟能做出这种事?

    光风霁月的藏剑弟子,怎能如此?

    琴琴一时间也觉得,她这些年的崇拜简直喂了狗!

    那是欧阳雪!

    纵然她也无缘一见,可这江湖上的少女们谁不憧憬他!

    出身名门,剑法惊才绝艳,一身正气,满身傲骨,世人称颂。

    麒麟阁阁主那样的人物,都说过未来的江湖,是属于欧阳雪的时代!

    妙书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