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美人
    一番话说完,这旅人便与同伴扬长而去。

    朱统听得有些迷糊,那绛紫衣袍的中年人却心生好奇,正事也不着急,此时天色也将近傍晚,干脆连休息都不休息,便偕同朱统去瞧瞧,刚才那人口中的好地处。

    对于此人提到的清凉居,平王府这位小世子本没太当回事,他在扬镇长大,扬镇有什么新鲜地方,他岂能不知?

    那中年人也只当是玩笑,他年轻时走遍南北,游览大好山河,所书的游记便是宫里的贵人也喜爱,他更因此成名,又因这个做了官。

    京里好些个官员都说他是幸进之臣。

    幸进这词不好听,可他却不觉得哪里不好,能幸进那也是他的本事。

    本来都是当做玩笑,可一到清凉居,不光是这中年人,连世子也吓了一跳。

    小小的酒楼大门敞开,里里外外坐了几十个人,周围本僻静的街市,居然灯火通明,来往行人都似比以前多。

    朱统一眼看过去,认出来几个都是世家公子,余州王家的王道云,武家的武威,连宫里贵妃那个终日被陛下挂在嘴边,不是骂就是数落的小舅子张修齐也在。

    门口落了一地鸽子,林林总总十几只,猫和狗同鸽子并肩而坐,居然没有起冲突。

    显然有人认识朱统,见他就笑着打招呼:“世子爷,你可是来晚了,人家柳娘子今天只招待五桌,一桌不超过四个人。”

    “明天你赶早吧。”

    朱统心下更是意外。

    那中年男子也有些意外。

    他还以为像朱统这样的藩王世子,在地方上不嚣张跋扈,也要有些牌面,没想到这些公子哥们知道他身份,竟也不让座,由此可见,平王在扬镇到还规矩。

    “真有这般好?”

    朱统同那中年人性子都温和,肯定不会因为人家态度随意就生气,反而更好奇。

    他这般一问,那边想了想,犹豫道:“其实,也说不出多好,反正就是想吃。”

    “不好,不好,家里养了马祖宗的千万别带来,来一次,你哪天不带它,它一准记仇。”

    清凉居里轰然而笑,笑过纷纷抱怨。

    什么家里养了一匹特别乖顺的关东马,毛色漂亮,也很听话,结果有一回没带它来吃豆饼,自己来的,让它闻见了味,可是不得了,连着好几天让往东偏要往西,要不就怎么拉也拉不动,卧在家里不搭理人。

    朱统听得稀里糊涂,简直不敢置信。

    这一家酒楼把人和马一块儿喂,居然还这般受欢迎?

    一边不敢置信,一边更好奇,可惜到底忙碌,一直到临走才排到了一次。

    这一吃可不要紧,中年人后悔得不行,他吃过这一次,至少很长时间内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世子爷,若是可能,一定要劝清凉居把分店开到京城去,某在京城还有两家店铺,可半价租给他们用的。”

    朱统:“……”

    小小的清凉居,一时到成了扬镇上层贵公子们必去的热门地点,竟比烟柳巷子更受欢迎。

    夏日的天越来越闷热,天地似蒸笼,把人烤得三魂七魄都似是附不了体。

    扬镇以东,环湖而建的马场上三三两两的少年公子正狂给自己扇风,简直恨不得把舌头吐出来。

    左近要是有个卖冰饮的小摊贩,一准能赚得盆满钵满,可惜马场这等地处,也不是寻常普通人说进就能进来,左右别说是卖冰饮,连个卖茶水的都无。

    “我说朱哥,你好歹也是王府世子,在咱们扬镇,哪个小子的身份能比你高?你真要是看齐九不顺眼,咱兄弟自有办法让他在扬镇呆不下去,何必这么轴!”

    朱统默默把脸贴在自家黑石榴的脖子上,手掌轻抚马背,垂目不语。

    高麒坐在一边,举着一把油纸伞遮阳。

    自从那一晚上,他从某人手中借了一回伞后,出门带伞就变成了习惯。

    别说,有伞在手,夏日里可方便得紧,有太阳可遮太阳,下雨天又能遮雨,此时油纸伞遮去阳光,他反而是这些被晒得要爆炸的公子哥中,最沉稳的一个,闻言轻声叹道:“莫要劝了,咱们这位世子爷十九年来只喜欢秦姑娘一人,如今秦姑娘舍他而倾心齐九,若不让他和齐九较一场,发泄发泄,怕是要憋出病来。”

    一众公子哥皆沉默,不由想,高麒这张嘴,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正窃窃私语,就见齐九和秦芸二人联袂而至。

    众人一看都不禁蹙眉:“小白脸一个,哪里比得过世子分毫?”

    齐九是商人家的庶子,却同家里不同,天生一副清高孤傲的模样,还男生女相,长得相当漂亮。

    秦姑娘就走在他身侧,两个人离得很近,有种自然而然的亲密。

    朱统只看了一眼,便觉心头微微发紧,像被什么扯了一下,明明阳光普照,于他却是阴霾满天。

    这些公子们也要承认,秦姑娘确实漂亮,众人看着她走到一匹大黑马旁边,半俯下身笑道:“黑枣这几日乖不乖?”

    旁边伺候马的马师笑了笑:“都好。”

    秦芸眉眼都亮起来,回头对齐九道:“今天你骑着它,别担心,我们黑枣最听话呢。”

    “呼。”

    就是高麒等一干公子也要承认,世子的眼光着实不坏,秦芸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天然动人,很漂亮。

    旁边一公子,本是汗水滚滚而落,甚是不耐烦,此时见了美人,心情也好了许多:“在咱们扬镇,怕是少有美人能比得上秦姑娘。”

    高麒闻言却是抬头:“那可不见得。”

    一众公子齐齐转头看他,连朱统也不例外,他们谁不知,高麒是他们这些扬镇二代衙内里最不好美色的一个,平时简直是个另类,这会儿听他这意思,也到了倾慕美人的年纪?

    高麒只是叹了一句,却立即住嘴,不肯多言。

    他忽然意识到不妥。

    怎能将高人随意挂在嘴边玩笑?

    朱统同高麒自幼一起读书玩耍,自然了解高麒,别人还罢了,他看到高麒的神色却不免意外。

    瞧高麒的表情,似是觉得他心中所想之人,连提一句都是亵渎一般。

    哪怕朱统的心情不是很好,都忍不住转头多看了高麒几眼。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