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一百三十章 批解
    杨玉英练习画画,到不只是因为长平那边留的功课,主要是她研究阵法以来,发现绘画对她的修行能起到很好的辅助作用。

    什么原理她也不是很确定,不过有用就好,反正这阵子她绘画技能水涨船高,连长平教书画的先生对她要求都提高了不少。

    效果很明显,在她的个人面板上,阵法技能和绘画技能的经验条都是同步增加。

    她也觉得她开始加强绘画方面的训练以后,布置法阵时那种隔着一层,如雾里看花的别扭渐渐消失。

    玩‘问心阵’时,进入状态更迅捷快速。

    认认真真画了一会儿,杨玉英伸了伸腰,打了个呵欠,一抬头见旁边书架上扔着一叠纸张,她就随意地拿起来看了一眼,居然有江南书院的数学资料,而且详细且精辟。

    里面的题目也出得颇为高明,只是郭文平写得那些答案,真让人……无语。

    杨玉英正好画得有点烦了,干脆就拿这东西换换脑子,正随意地拿着笔勾勾写写,门外吱呀一声。

    郭文平推门而入,他心里憋着火,面上却不显,眉宇间略带几分歉意,叹道:“家里杂事繁多,到让荣兄见笑。”

    今日同他一起来村子的还有他‘同窗’。

    他这位所谓的‘同窗’,只是到他那小私塾借读个几日。

    据说是同平县令的侄子,家中应该颇有势力,至少在同平镇上,他无意中看到好些大人物对他毕恭毕敬的。

    两人的差距本如云泥,谁曾想这位荣公子竟跑到那么不怎么起眼的私塾读起书来,郭文平这人其实有点小聪明,必要时候也能拉的下脸面来,忙刻意巴结上去。

    这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到是挺好说话,对这些学子们全都不坏,为人也大方。

    每日仆从送了食盒,时常邀请大家同食,平时说说笑笑,很合群,并不因为身份和旁人疏离,结交朋友完全不看身份,也不看是否有才学,只看他喜欢不喜欢。

    反正没几日,私塾里的学子们与他交往就显得很轻松惬意。

    今日郭文平回村,荣公子也要到附近游玩,听说是喜欢乡下淳朴自然的风景,想去看一看,就顺路送他一程。

    没成想刚到村口,就有村民来说,郭文平的妹子受了伤,现在在胡大夫那儿,让他赶紧去瞧瞧。

    有荣公子在,他就是平日里再不喜欢理会这些个琐事,也不能表现得太不关心。

    郭文平走了一下神,想起在胡大夫那儿,自家妹子哭天抹泪地痛诉夏氏抢钱,还有那些个村民古怪的表情,他心里就有些别扭。

    推开大门,看到夏氏坐在院内,神色恬淡,手里还拿着自己那些资料。

    他脑子里登时嗡的一声,瞪大眼斥道:“夏氏,那是你能动的,快放下!”

    杨玉英明显感觉到识海深处怎么也不动的夏晓雪抽搐了下,摇摇头,稳稳当当地坐直了身体,略一蹙眉,轻轻抚额:“怎这么大声,吵得我头痛!”

    郭文平:“……”

    此时他才觉得有点不对。

    一转眼,郭文平冷笑,他早觉得夏氏一直装模作样,不是什么乖巧女人,这会儿果然原形毕露。

    郭文平张了张嘴,刚想说话,杨玉英甩手把一叠资料扔过去,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幽幽道:“你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杨玉英满面忧虑:“我看这份资料真是不错,把基础的知识点都分析到了,就差嚼烂了直接喂学生口里,可你看看你做的题,十道里九道半错,我看不光今年没指望考上江南书院,明年,后年,大后年也难!”

    郭文平一噎,看着杨玉英那张忧心忡忡,满是关怀的脸,肚子里的火蹭蹭向上冒。

    “你个无知蠢妇……”

    一句话没说完,想到荣公子,只能忍下,肃容道,“算了,你且去借辆车,先接妹子回来。”

    说完,他便不多理会,等招待完客人,再好好教训夏氏,如今家丑不好外扬,且等等吧。

    想着,他转身打算邀请荣公子入屋休息,笑道:“寒舍简陋,也没什么好招待,不如就请荣公子进内略坐,喝杯茶休息休息……”

    荣公子却一时不动,手里不知何时拿起飘落到他面前的纸张,目露些许诧异。

    到不是说这纸上的东西当真怎么惊人,但着实也到了很有些令人在意的地步。

    草纸上有些批解和算术题目验算的过程,显然批改的是郭文平的那些解答。

    题目只属于有一点难度的那种,这一类题,在江南书院经常会出现,先生们总免不了要和学生斗智斗勇,给他们设置几道关卡障碍。

    但都属于能跃得过去的障碍。

    总之,乙班的学生通常都能答得出,甲班的学生做起来会很轻松,丙班的学生,其实也肯定学过相关的知识点,只看脑子能不能转的过来。

    荣公子对这些题目很熟悉,那些资料他在江南书院看过不知多少次,几乎倒背如流。

    对荣公子来说,解答这些题目不是特别困难,他本人实际就在江南书院读书,最近一年,每次上算术课,先生们都要出几道题目,然后通过一道题目,牵连出各类知识点,细细讲解。

    可以说,类似的算术题,荣公子是天天看,月月看,答题答得都想吐,见到这玩意,哪里还惊讶的起来?

    但一眼看过去不出奇,仔细一看,真正懂的人却发现解题步骤有些过于简略,有些又很有趣,从中能看出解答者有非常敏锐的思维,奇特又巧妙的思考方式。

    反正是让人眼前一亮,他们往日里答题步骤同这些比,到显得过分循规蹈矩和笨拙。

    这些又都很随意地拿炭笔勾勒在粗糙的草纸上,草纸背面甚至还有些奇怪的花样子,仿佛某个正做绣活的女人,无意中看到了江南书院的难题,信手就写下来自己的思考和答案,轻轻松松,简简单单。

    如此一想,难道不该惊奇?

    荣公子略一迟疑,尚未开口,就见杨玉英蹙眉,对郭文平摇了摇头:“我可不敢去见小姑子。”

    郭文平一怔:“你也知道自己错了……”

    他开口的同时,杨玉英脸上带出几分郁闷:“小姑子得了疯病,今天竟从咱们家偷钱,为此还大吵大闹,非说钱是她的,把我可吓得不轻,以后绝不敢离她太近,伤了人可如何是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