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儒道诸天 > 第119章 心有警惕无信任
    秦至庸先带孙茜去见“杀人名医”平一指,再转道追捕余沧海,是经过深思熟虑。余沧海跑不掉,自己早晚会将其抓住。

    孙茜的腿疾则耽误不得,早一天治疗,就多一份儿希望。

    林平之和孙茜的心性不一样,教他们拳法,要因材施教。

    林平之的心中充满了仇恨,他活下去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仇。

    仇恨,是一种力量。

    可是这种力量,不好驾驭,容易失控。

    咏春拳,就是以“仇”字为心法。因此,真正的古咏春拳,打法上非常狠,可以说是不死不休。后来,咏春拳把“仇”字诀,由“私仇”演变成为了“国仇”。

    秦至庸教林平之的拳法,是最基础的长拳,以拉伸筋骨,增强气血,训练控制力量为主。

    内功心法,秦至庸没有教。

    林平之练的内功秘籍,绝对要比秦至庸的基础内功要强。

    孙茜身体有缺陷,有点自卑,但性格还不算太偏激,心性比林平之要柔和一些。秦至庸传授她心灵修行和瑜伽术。

    长拳和瑜伽,都有着拉伸筋骨,增强气血的功效。但瑜伽术的修炼,更舒缓,更适合女孩子,坐着就能练习。

    秦至庸传给孙茜的瑜伽术,和印度的瑜伽有些不同,它更加符合人体力学,每一个动作,都能让筋骨和肌肉得到最大限度的锻炼。配合心意,几个动作下来,就会大汗淋漓。

    秦至庸不是没想过传授林平之心灵修行,但林平之的心中充满了仇恨,怨气太重,做不到心正意诚。他根本就没法修行心灵。

    再过一天,就能进入开封地界。

    吃了晚饭。

    秦至庸坐在马车旁边的草地上调息冥想,温养精神。孙茜坐在马车里练习瑜伽。林平之在十丈外的树林边练习拳法。

    经过大半个月的练拳,林平之的长拳倒是打得似模似样,只可惜意境不对,不得拳术精髓。秦至庸已经说过林平之好几次,心意不转变,没人可以帮到他。

    林平之的拳法中,充满了仇恨和煞气。他的拳法,看似凶悍,其实有些敷衍,根本就没有用心练。

    秦至庸轻声说道:“少总镖头,你还是停下吧。这样练,太伤身,我怕你身体支撑不住。”

    林平之额头上冒着汗水,说道:“我还能坚持。”

    秦至庸说道:“是停下吧。你这样,没有意义。长期如此练拳,最多半年时间,你就气血不通,五脏六腑出问题,落得一身病痛。”

    练拳,是养生的法门。林平之练拳,是慢性自杀。

    林平之心有怨恨,急功近利,体内已经有了气滞血瘀的迹象。

    林平之带着赌气的口吻说道:“但是我感觉很好。我的力量变强了。”

    练拳,是令林平之的身体强壮了不少,但这只是表象。

    林平之感觉疲倦的时候,这才停下来。他心意和拳法不匹配,当然会觉得累。

    想要轻松,必须做到知行合一。

    “秦公子,你传我的拳法,是不是太简单了点?”林平之盯着秦至庸,目光闪动,“这样的拳法,不怎么厉害。我就算把这套拳法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杀得了余沧海吗?”

    秦至庸说道:“基础的东西,往往比较简单。少林寺的罗汉拳,韦陀掌,都是很简单,可是少林寺的每个僧人都会练习,而且这一练,就是一辈子。因为罗汉拳和韦陀掌是少林武功的基础。武学之道,没有止境。当年宋太祖也不过是练了一套长拳,但是他成为了绝世强者,可以和道家的陈传老祖比肩。想要解开心中的疑惑,那你就先把长拳练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了再说。”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秦至庸非常重视基础。他能在数学上有所成就,就是因为一开始就把数学基础打得牢固。

    刚开始的时候,秦至庸学习数学,学习进度太慢。但是秦至庸不怕慢,他稳扎稳打,打好根基,随后学习研究数学的速度就越来越快,可谓是厚积薄发。不过两三年的时间,他就获得了国际数学大奖,成为了数学家。

    秦至庸的话,林平之听不进去。

    林平之问道:“秦公子,我只是想知道,自己要多久才能灭掉青城派?”

    秦至庸说道:“不知道。少总镖头,说句不好听的话,以你现在的心态,就算把少林寺的易筋经和武当的太极功放到你面前,你也练不成。你的心意,需要改变。仇恨,已经蒙蔽了你的心智。”

    先做人,后做事,只有如此,才能离目标越来越近。被仇恨蒙蔽心智,只会陷入癫狂。

    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此乃真理。

    林平之说道:“我的心智很正常。我知道自己向要做什么。如果不能找余沧海报仇,我练拳就没有意义。秦公子,我想要学更厉害的武功。比如说剑法。”

    林平之从小练的就是剑法。

    和练拳相比,林平之对练剑更有感觉。

    秦至庸摇头,说道:“我对剑法不精通,对刀法倒是有点心得。剑术,我只会八个基本剑式,也就是所谓的基础剑法。你的剑法基础,已经很纯熟,不需要我教。”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秦至庸只会传授自己精通的学问。

    秦至庸用刀,但是他的刀法,是用来切菜,不是用来杀人。林平之想要学杀人的剑法,他是真的教不了。

    兵器,手足之延伸。

    能把自身的力量控制得精细入微,练习兵器就事半功倍。想要掌控自身力量,练拳,是一种不错的方法。

    秦至庸已经把道理给林平之讲得很清楚,可惜的是,他听不进去。

    秦至庸能做的,只是传道解惑。林平之不听,他就没有办法。总不能把林平之给催眠了,将其控制,强迫他按照自己的意志来行事。真若如此,林平之就成了傀儡,就不再是林平之。

    林平之叹了口气,眼神闪动。

    秦至庸面带微笑,温和地说道:“少总镖头打算和我们分道扬镳,是吗?”

    秦至庸是心理学大师,对于微表情的研究,有着很深的造诣。就算不用心灵之力,他也能猜到林平之此刻心中的想法。

    林平之说道:“秦公子,我要报仇。”

    秦至庸说道:“你既然心意已决,就按照自己的本心去做吧。”

    林平之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开。

    秦至庸说道:“等一下。”

    林平之问道:“秦公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秦至庸拿出二两银子,丢给林平之:“这点银子你拿着。省着点花。”

    林平之说道:“多谢。”

    林平之走得干脆,不到十个呼吸时间,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孙茜掀开了马车的窗帘,问道:“秦大哥,少总镖头为什么要走?他一个人离开,太危险。要是再碰到了那个木驼子,可怎么办?”

    秦至庸一脸平静地说道:“人各有志。林平之要走,我们留不住。林平之不会信任我们,他很可能已经把我给记恨上了。至于他有没有危险,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毕竟,路是他自己选的。”

    孙茜惊呼一声,眼中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秦大哥,你救了少总镖头,教他拳法武功,对他那么好。他为什么要记恨你?”

    秦至庸说道:“人心,是最难以揣摩的东西。林平之是富家少爷,从小没有吃过苦。他心地善良,是个人血少年,遇见不平之事,会拔剑相助。可是,林家遭遇巨变,福威镖局一夜之间被灭门。之后,他又遭受到木高峰的欺骗和虐待。林平之的内心现在变得非常敏感,他不会再相信任何人。哪怕是真心对他好,他都会觉得别人是心怀不轨,想要得到他林家的剑谱。”

    “简单的拳法是基础,太重要了。没有基础,就算拿到最高深的武功秘籍,也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林平之误会了,他认为我是在敷衍他,刻意不传他高深的武学。误会一旦产生,就解释不清楚。”

    林平之先入为主,把秦至庸当成了有不良企图的人,无论秦至庸怎么解释,都是徒劳。再完美的解释,在林平之的眼中,都会是诡辩和掩饰。

    林平之既然要走,那就让他走吧。强留他,只能是适得其反。挽留的话,秦至庸没有说。

    林平之这样的心理状态,并不少见。秦至庸觉得,此种心态,非常具有研究价值。

    孙茜有些恼怒地说道:“福威镖局的惨案,又不是秦大哥你做的,更何况你还在调查此案,要抓捕凶徒,为冤死的人讨回公道。秦大哥你与人为善,真诚待人,反而遭到记恨。林平之实在太可恶了。”

    秦至庸道:“林平之是个可怜人。茜儿妹妹,咱们不谈林平之了。明天还要赶路,你早点睡吧。”

    离开了秦至庸和孙茜。

    林平之目光中带着恨意,冷笑道:“秦至庸武功拳法那么厉害,木高峰那个驼子都不是对手,但是他只教自己简单的长拳。哼,不愿意教自己高深的武功就算了,还说什么武学基础。我是要学高深的武功剑术,而不基础拳法。若是我没有猜错,秦至庸怕是对我林家的辟邪剑谱同样有想法。在福州城里,自己和他认识近三个月,为何他从未提及武功的事情?若是他心里没鬼,隐藏武功干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