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死人经 > 第十八章 发作

第十八章 发作

第十八章 发作 (第1/2页)
  
  韩世奇就要回堡了,韩机奴大声宣布这个消息,一脸的期盼,好像等着丈夫回家一聚的小媳妇,同时,他看着欢奴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欢奴是他要献给韩世奇的珍宝,在金鹏堡,能有一个稳固的靠山并不容易,他不能心怀一点的“嫉妒”。
  
  被强行命名为“欢奴”的顾慎为,如今被免去了全部差使,每天无所事事,唯一的任务就是休养生息,等待杀手韩世奇的“宠幸”。
  
  “脸上多点笑,别总像家里死了人。”韩机奴常常这样教训欢奴,还总想借机向他传授一些技巧。
  
  顾慎为只能尽可能躲着,韩世奇与遥奴本来是两件不相干的事情,现在却混在了一起,不仅遥奴提出和韩世奇一样的要求,顾慎为设想的解决方案也与两者同时相关。
  
  遥奴必须死,顾慎为必须拿回白绢,他现在已经练成阴阳两种劲力,可以修行速成法门了,如果合和劲真像父亲说的那样威力巨大,他很快就可以开始报仇了。
  
  速成法门藏有极大的隐患,顶多两三年就会发作,但是顾慎为不在乎,只要能杀光仇人,救出不知身在何处的姐姐,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至于自己的生死,他早已不放在心上,有时候盯着右臂上的烙印,他甚至觉得死比活着更好。
  
  遥奴走火入魔的迹象越来越明显,隐痛已从天池穴发展到天泉、曲泽直到内关穴,几乎整条手臂都会时不时地抖动,如果遥奴对内功稍有了解,也会发现事情不对头,但他现在不仅没有怀疑,练功还更加刻苦了。
  
  顾慎会假意劝他放缓修练,越是这样,遥奴练得越勤快,他全心全意地相信手臂抖动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他修练到更高层次,症状自然会缓解。
  
  顾慎为几乎将整部合和劲正常练法都背给他听,阴阳劲三层之后的描述令遥奴心驰神往,更加不愿放慢修练进度。
  
  合和劲基础难打,威力偏小,只有阴阳两劲都修到第三层以后,修练者才开始脱胎换骨。
  
  顾慎为一直在偷偷地寻找白绢的下落,帮遥奴纠正修练姿势时常常暗中搜索一下,但是白绢太轻太薄,隔着衣服很难摸得出来,他也趁遥奴不在时搜过他的行李,甚至连其他少年的行李也都搜过了,仍是一无所得。
  
  遥奴将白绢藏得很好。
  
  眼看着韩世奇回期日近,顾慎为快要沉不住气了,他曾想向雪娘求救,但是杀手看中娈童这种事终归难以启齿,何况雪娘也未必愿意干涉,而且也解决不了关键问题:韩世奇只要看到欢奴一眼,马上就能认出他是谁来。
  
  除非再打一架,就像一个月前那样,打得鼻青脸肿,让韩世奇认不出他,甚至可能对他失去兴趣。
  
  这个简单的计划却不是很好执行,现在九名少年的关系与刚进金鹏堡时不一样了,遥奴地位日见增高,已经完全控制住了五名少年,连欢奴也一致被认为投靠了遥奴,只有戚奴与谢奴兄弟俩自成一派。
  
  如果一定要在金鹏堡选择朋友的话,顾慎为宁愿是这兄弟二人,虽然双方如今形同陌路,几乎从不说话,顾慎为思来想去,还是只能找他们打架。
  
  戚奴不像是会武功,但是身体强健,力量很大,顾慎为只是希望不要将他惹过火。
  
  顾慎为现在要做的只是等待,韩世奇回堡的那一天,就是他找戚奴打架的时候。
  
  无事可做的时候,顾慎为经常一个人坐在鬼叫崖的边上,在这里不会受到打扰,韩机奴不管多想向他传授“技巧”,也不愿意来这里。
  
  他常想这处悬崖到底吞噬了多少具尸体?坠到崖底的尸体是慢慢腐蚀,还是被野兽直接吃掉?或许真的有虎狼在下面徘徊,等待从天而降的美食。
  
  最后,顾慎为突然明白过来,他这是在思索自己的命运,是活在世上毫无希望地等待报仇,还是干脆纵身跃下一了百了?
  
  在内心深处,他厌恶身负重任,厌恶忍辱负重,他应该过着与此完全不同的生活才对。
  
  “神意如此。”
  
  每次思索的结果,顾慎为都是用这四个字总结,必须得有神意的支持,一个武功低微的孤儿才能向独霸西域的杀手组织复仇。
  
  顾慎为像一名虔诚的信徒,生命垂危,只靠一股执着的信念而活,他坚信那个他无法命名的神意,他必须坚信,他只能坚信。
  
  神意真的再一次显灵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只会拍烂片啊 重生之修罗归来 重生之狱火而来 三寸人间 万道龙皇 我以神明为食 青蚍蛉 剑佣 死人经 位面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