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死人经 > 第十六章 入魔

第十六章 入魔

第十六章 入魔 (第2/2页)
  
  天池穴属于手厥阴心包经,接下来遥奴的双手臂上的穴位会一个接一个产生疼痛感,还会不由自主地抖动,等到这种抖动发展到整条手臂,死期就不远了。
  
  “可能是你的内功练得太快了,应该稍微收一收。”虽然他巴不得遥奴的进展更快一些,但是说这话时,顾慎为是有些许真心实意的。
  
  没想到遥奴皱起眉头,几天来第一次对欢奴甩脸色。
  
  “你懂什么,雪娘逼得很紧,她说我现在还差得远呢,进了东堡第一天就得被杀死。她娘的,那里可是真刀实枪,屁股洗得再干净也没有用,我还想活着享受呢。练,再疼也得练,练成了阳劲一层,就练阴劲一层,然后就能练速成法门。”
  
  遥奴向来不是能吃苦的人,能有这股坚韧劲,顾慎为也有点佩服他。
  
  “等我当了杀手,先杀那个王八蛋。”
  
  这个王八蛋是堡内的人,还是遥奴从前认识的人?顾慎为没问,遥奴也没有再提。
  
  “就凭我,不当上最受倚重的杀手,真是白来金鹏堡一趟。欢奴,我不是有恩必报的人,可是我会记得你帮的这个忙,放心,我知道你有秘密,我不会泄露的。我要你当我的左膀右臂。”
  
  遥奴眨了眨眼睛,即使在月亮下,他那张瘦瘦的小脸也显得红通通的,两眼发光,好像刚喝了一大口醇厚的老酒。
  
  对这番话,顾慎为不知道该感动还是愤恨,或许两者都有,他是顾家的小少爷,可不是给奴才当左膀右臂的,可是在这个冷漠无情的金鹏堡里,他多希望有一个近似“朋友”的人啊。
  
  顾慎为挤出一丝笑容,“恐怕我没有这个资格。”
  
  遥奴拍拍他的肩膀,昂首挺胸,“有没有资格我说了算。”
  
  夜里躺在炕上的时候,顾慎为暗中向那个不知名的神意祈祷,坚定报仇的意志。
  
  他就像一名心怀叵测的大夫,眼看着病人渐入绝症,不仅绝口不提,还要提供香甜的毒药。
  
  但是若非后来发生的一件事,顾慎为也不会下定最后的决心。
  
  顾慎为一直在小心翼翼地打听金鹏堡的监牢在哪里,他相信肯定有这样一个关人的地方,姐姐翠兰就在里面受苦。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作为还在受训期的新奴,他甚少有机会走出小院子,每次出去又都有人带领,连目光都不能随意扫视,更不用说与人闲聊了。
  
  除了韩机奴和几名少年,小院里没有固定居住者,来的通常都是垂死之人,他们都不是多嘴的人。
  
  但是一位遍体鳞伤的人仍透露了重要的信息,那人已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伤势与往日的杀手学徒不一样,身上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恶臭,刚刚抬进屋子就断了气,抬他的人转身直奔西门。
  
  韩机奴当时正监督着少年们洗衣服,捂着鼻子,说道:
  
  “鬼院出来的人都这么臭,真不知道那的看守怎么受得了。”
  
  一位刚学会讨好上司的少年作出不解并十分感兴趣的表情,“教习大人,鬼院是什么啊?”
  
  “这还用问,在外面是人,进去就是鬼,你们这帮小崽子,谁要是不听话,早晚进鬼院,还没死就先烂半截,哼,我看那个遥奴离鬼院不远了……”
  
  遥奴还在雪娘那里学拳术,听不到他这句威胁,不过到了晚上他就会知道了,除了戚奴与谢奴兄弟俩,别的少年都会争抢恐后地向遥奴报告一切。
  
  韩机奴东拉西扯,顾慎为不仅知道了鬼院的存在,而且知道这个院子离此不远,就隔着几十步距离,真正的名字是“洗心院”。
  
  鬼院和鬼叫崖,原本就应该是邻居的。
  
  那天晚上,与遥奴练毕合和劲,顾慎为却怎么也睡不着,别人都已经发出鼾声,他坐起身,悄悄下炕,第二次偷偷离开房间,他一直在黑夜中睁着双眼,已经能习惯外面暗淡的月光。
  
  他先走到韩机奴的房间外,机奴睡觉很少锁门,好像随时在等什么人,但肯定不是欢奴。
  
  顾慎为轻轻推开房门,他经常打扫这里,对里面的布局了然于胸。
  
  机奴睡得正熟,手边放着红木棍。
  
  门后挂着三枚钥匙,其中一枚能打开东院门,早开晚闭,这是机奴的职责之一。
  
  顾慎为摘下那枚钥匙,退出房间,掩好门,走向东院门。
  
  上次他只是推了一下大门,就引来了守夜人,他觉得那可能只是巧合,守夜人刚好巡逻到附近而已,这次只要一点运气,应该能够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为了找姐姐,他愿意冒一切风险。
  
  贴在门上听了一会,顾慎为开锁出门,又蹲在地上仔细谛听,确定没有人躲在附近,站起身,贴着墙壁向窄巷深处走去。
  
  每天早上拜见八少奶奶时,他都会走过这条小巷,曾经一次次路过那扇朴实无华的高大木门,从没想过里面会是一所监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只会拍烂片啊 重生之修罗归来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萧令月 三寸人间 大商小渔娘 万道龙皇 我以神明为食 徐青云鱼月灵 海贼中的最废果实 海贼:开局觉醒死神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