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死人经 > 第九章 结拜

第九章 结拜

第九章 结拜 (第1/2页)
  
  “他们两个想跑逃,被我发现,还有他,他也要逃。”
  
  尖脸少年指着顾慎为。
  
  其他听到声音的匪徒冲了进来,举着火把,但是见雪娘已经控制了局面,都没有插手。
  
  顾慎为曾经暗下决心,为了报仇要不择手段,可是现在的他连“不择手段”该怎么做都不知道。
  
  因此,面对尖脸少年的虚假指控,他犹豫了一会,却没有反驳,以此表示他不想背叛那兄弟俩。
  
  雪娘哼了一声,什么也没问,将手中的兄弟向上一抛,接着在他们的后背同时按了一掌,两名少年一声没吭,飞落在草垫子上,生死不知。
  
  尖脸少年的眼睛闪闪发亮,惩罚别人的场面,即使不是由他亲自动手,也总能引发他的兴奋。
  
  雪娘两步走到顾慎为面前,一句话没问,快如闪电般的两指戳中他左右两肩。
  
  顾慎为本来坐在草垫上,这时仰面摔倒,只觉得痛入骨髓,两只胳膊立刻失去了使唤,额头渗出大粒的汗珠,一声痛呼脱口而出,但是随即强行忍住。
  
  尖脸少年兴奋得脸颊都红了,几乎就要出声叫好。
  
  雪娘又走到尖脸少年面前,尖脸少年若有所待地跪在草垫上,语气急切地说道:
  
  “雪娘,您放心,我……”
  
  雪娘抬起手臂,打了他一巴掌,这一掌的力道如此之大,尖脸少年整个人翻了个跟头,重重地摔下,同样一动不动,生死未知。
  
  “告密的小王八蛋。”
  
  雪娘扔下这样一句话,转身走了,她虽然憎恨告密者,但还是安排了一名小喽罗看守帐篷。
  
  兄弟两个和尖脸少年都没有死,凌晨时分他们醒了过来,顾慎为肩头虽然还很疼痛,但已经不影响活动了。
  
  其他少年尽量不接触甚至不看这四个人,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想置身事外。
  
  尖脸少年脸上留下了清晰的手印,他捂着脸,显得很疑惑,看到那兄弟俩和顾慎为一起走向他,一骨碌坐起来。
  
  “唉,我是为你们好,逃不掉的,只会被抓住杀死。”
  
  “我没有选择,咱们是被人家买下的奴仆,向主人尽忠是咱们的职责,你们一样可以揭发我啊。”
  
  兄弟俩用本族的语言说了几句,尖脸少年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也回了几句,这时,雪娘又进来了。
  
  这名干瘦妇人的厉害大家都已领教,谁也不敢在她面前放肆,只得各自退回原处。
  
  整个上午,十名少年都在帐外清洗大大小小的香炉,临近午时发生了一件事,使得顾慎为几乎忘了尖脸少年的可恨。
  
  大头神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迈着大步走进女儿的帐篷,脸色铁青,那是只有在他必须杀人的时候才有的神色。
  
  男人不准见女儿的禁令自然不包括他。
  
  所有人都感到一种风雨欲来的紧张,一边更加用力地擦拭铜器,一边竖起耳朵倾听,就是在这一天,成为陪嫁的第六天,少年们才第一次听到小姐的声音。
  
  “不,我不嫁给他!”
  
  这声音极为清脆,像是炎炎夏日里喝下的第一口冰水,与她那粗犷的父亲毫不相似,但是坚定而强硬,这是其他人在大头神面前永不可能出现的语气。
  
  大头神的声音反而压低了,似乎在苦苦相劝,却只换来女儿更加愤怒的声明:
  
  “我不嫁残废,爹,把亲事退了。”
  
  大头神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不知小姐又说了什么,接着帐篷里传出一声野兽似的咆哮,那个有着异常庞大身躯的匪头终于暴发,露出了本性。
  
  “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就是死也得嫁,操他奶奶的!”
  
  回答父亲威胁的,是小姐不甘的哭声。
  
  大头神弯腰走出帐篷,站在门口,冲着天空又发出一声咆哮,然后走向主帐,每一脚似乎都要踩出一个洞,沿途的所有人,不管是大小头目,还是喽罗杂役,全躲得远远的,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劝解。
  
  大头神持着自己的那杆铁枪,想找人发泄怒气,可是目光所及,竟然没一个人影,于是横枪在胸前,怒喝道;
  
  “上官伐,****奶奶的,杀错了人,再杀就是了,你干嘛砍掉老子女婿的手掌?我、我……”
  
  即使是纵横西域的匪帮首领,对独步王也只能发出口头威胁,他实际上没有选择。
  
  “谁是顾慎为?把那个小鬼抓来,让我戳他一百个窟窿!”
  
  大头神的眼睛红得像是要流出血来。
  
  顾慎为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又惊又惧,一股热气直冲头顶,几乎要晕过去,刹那间,他知道仇人是谁了。
  
  飞鹰说的没错,屠灭顾家的正是金鹏堡,而动手的人就是大头神未来的女婿!
  
  苍天有眼,神意护佑,让他被大头神买来,他将随着仇人的未婚妻靠近仇人的身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只会拍烂片啊 重生之修罗归来 重生之狱火而来 三寸人间 万道龙皇 我以神明为食 青蚍蛉 剑佣 死人经 位面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