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死人经 > 第六章 杀手

第六章 杀手

第六章 杀手 (第1/2页)
  
  顾慎为认得那面旗帜。
  
  还是两年前,顾氏全家上下数十口人离开中原,正穿过沙漠,前往未知的西域,路上雇佣了许多帮工,其中有一个人就背着金鹏旗,他不是领路人,却总是走在队伍最前面,他也不是仆役,什么杂活都不干,对雇主向来不远不近的,那些马夫杂役对他都有点畏惧。
  
  迁往西域的旅程苦闷无聊,但有一件事顾慎为记得清清楚楚,近一个月的旅途中,他们没有遇到过任何劫匪的袭击,似乎印证了老爷顾仑对西域局势的判断,其实却是因为金鹏堡的庇护。
  
  金鹏堡曾经是顾家的保护者,这更增添了顾慎为的疑惑:为什么两年之后保护者会变成屠杀者?他甚至开始怀疑强盗飞鹰是不是搞错了。
  
  抱旗的两人停在原处,黑衣骑士一个人驶近,距离龙飞度十余步时停下,翻身下马,将手中的长弓放好,不疾不徐,好像正准备跟偶遇的老友打声招呼。
  
  “雪山剑客拜访金鹏堡的地盘,真是稀客啊。”
  
  “嘿,金鹏堡杀手敢一个人出战,也真罕见啊。”
  
  “迫不得已,不过在下好歹也学过几天搏斗之术。”
  
  “在下大雪山弹多锋龙飞度。”
  
  龙飞度双手握剑,剑尖仍是斜斜指地。
  
  “久仰久仰,在下金鹏堡无名小卒,不值一提。”
  
  黑衣杀手拔出了刀,和强盗们常用的弯刀不一样,他手中的刀平直狭窄,刀刃长不过两尺,和龙飞度的大长剑比起来像一根绣花针。
  
  两人越走越近,旁观的人群摒住了呼吸,等待着决定生死的一击。
  
  顾慎为心中更是忐忑,期待着雪山剑客的胜利,他已经打定主意,不管龙飞度待会如何对待身边的两名少年,他都不会再插手。
  
  杀手与剑客走近到三步之内,谁也没有动手,一步之内,还是不动手,两人互相盯着,好像即将擦身而过的熟人,只是点头示意而已。
  
  顾慎为的一颗心却悬在嗓子眼里,他见过许多次比武,自己还曾经参加过几次,双方总是隔着很远就摆出架势,一边接近一边还要不停地改换招势,从来没有人像这两位一样,随意到连点杀气都没有。
  
  杀手与剑客已经肩并肩,中间只隔着不到一步的距离,只需半步就会错开,他们仍扭头互相盯着,杀气突然间全面迸发,从无到盛气凌人只是一瞬间,短刀与长剑同时出招。
  
  即使早有准备,即使一直眼睁睁地看着,旁观的人群还是吃了一惊,身不由己往后一倾,好像远处的刀剑招呼的是自己的要害。
  
  刀与剑出击快如闪电,却没有相交,黑衣杀手退却的速度比出刀的速度更快,眨眼间,他已经退到五步以外,正好在长剑的攻击范围边缘。
  
  龙飞度不等剑招变老,也及时收回剑势。
  
  第一招似乎没分胜负,顾慎为觉得雪山剑客更强些,但是他没有十分把握,因为他想起父亲顾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顾仑对小儿子向来十分放纵,从不过分逼他刻苦练功,可是有一回顾慎为又对别人的武功评头论足时,顾仑难得地严肃了一回,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自己的手,说道:
  
  “有一对好眼力,比有一双好手力要难得多。”
  
  顾慎为当时对这句话不以为然,但是现在他相信了。
  
  龙飞度几招之间就杀死了六名亡命之徒,金鹏堡杀手悄无声息地屠灭了顾家上下几十口人,眼前的黑衣杀手纵然不是当事者,身手也差不到哪去,两人都是如假报换的高手,可是生死相搏之时,招式却朴实到简陋的地步,不过一劈一刺,与老家仆杨峥万年不变的长枪一戳有异曲同工之妙。
  
  反倒是顾慎为自己,拳法、刀法都学了好几套,谈起中原纷繁的武术流派时更加头头是道,遇着最普通的强盗却没有还手之力。
  
  华而不实,这是父亲顾仑含笑摇头对他下的评语。
  
  杀手与剑客再次交锋,这回两人没有慢慢接近,而是像蓄满力道的利箭、绷紧肌肉的豹子,一跃而起,倏忽即至,刀剑碰撞,发出刺耳的磨擦声。
  
  还是黑衣杀手首先退却,而且退得更远,直至十步以外,神情紧张,好像每一根汗毛都在竖立。
  
  龙飞度又挥了一次长剑,向前迈了一大步。
  
  顾慎为心中一动,以为雪山剑客就要追击敌手发动致命一击,但他错了,龙飞度只迈了一步就停住不动,双方双陷入僵持状态。
  
  两人雕像似地对峙,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令周围的观众迷惑不解,谁也不敢贸然叫好,万一站错了队,可是要惹来杀身之祸的。
  
  “慈悲散,我早该想到的。”龙飞度突然单腿跪下,双手仍然紧握剑柄,但它不再是杀人的武器,只是一根支撑物。
  
  顾慎为不知道什么是“慈悲散”,对此一无所知的人不止他一个,但大家都清楚一件事:雪山剑客中了暗算。
  
  “你们这种剑客总是这样,‘早该想到’,就是没防备。哼。”黑衣杀手语气中满是不屑,对手下败将没有一丝怜悯。
  
  “慈悲散无色无味,中者软弱无力,害人不浅,十五年前,独步王立誓全部销毁永世不用,如今重新现世,看来金鹏堡还跟从前一样,不值得相信。”
  
  “嘿嘿,看来你知道的不少,不过你错了,这不是慈悲散,所以,王主的誓言没有打破,金鹏堡也还是可信的,尤其是金鹏堡从不留活口这件事,你一定要相信。”
  
  黑衣杀手边说边走到龙飞度身后,锐利的刀尖抵在剑客的肩窝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只会拍烂片啊 重生之修罗归来 重生之狱火而来 三寸人间 万道龙皇 我以神明为食 青蚍蛉 剑佣 死人经 位面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