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死人经 > 第四章 路口

第四章 路口

第四章 路口 (第1/2页)
  
  顾慎为倏然站起,一时冲动,甚至想这就出去与仇人拼个你死我活,但是理智很快就占据了上风,不管那些杀手是什么来历,父亲顾仑、师父杨峥和两个哥哥都毫无还手之力,自己更是不堪一击,他能活下来已然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四面八方都有新的哨声加入,或长或短,此起彼伏,像是一群吵闹的猛禽在争抢食物,很快进入庄园废墟之中,蹄声杂踏,似乎有成百上千人冲了进来。
  
  顾慎为低俯身体,刚刚在一面断壁之后藏好,一支火把被抛入空中,翻滚着在他头顶飞过。
  
  顾慎为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后脖一紧,被一只大手牢牢抓住,大手的主人纵马一跃,顾慎为身不由己双脚离地。
  
  马蹄尚未落地,大手突然松开,顾慎为重重地摔在地上,痛得大叫一声,打了两个滚才站起身,发现自己周围全是骑马的刀客,在众多火把的映照下,个个都如饥饿的狼一般,贪婪地盯着一只小小的猎物。
  
  人世间的事情往往如此,地震之后总有暴雨,雨后又有狂风,霉运像一只受到袭击的动物,滴落的血迹总会引来更多的肉食者,接着是腐食者,接着是夜行者,接着是苍蝇,接着是更微小的生物,直到那一团血肉筋骨彻底消失。
  
  顾家的灭门是一个致命的伤口,第一波杀手已经吃饱喝足全身而退,在杀手们身后,一群豺狼与乌鸦追踪而至。
  
  他们是肮脏的强盗与小偷,人数也远远不如顾慎为认为的多,其实只有五个人,哨声、蹄声与火把将这一场景放大了。
  
  顾慎为无从知晓这些人的身份,只当是仇人,他像一只被逼到角落里的幼兽,喉中发出低吼,亮出并不锋利的爪子。
  
  长鞭从黑暗中悄没声地袭来,顾慎为再次摔在地上,群盗一起发出兴奋的笑声,其中一人俯身抓住少年,将他横放在马背上不客气地搜索一番,找到了少年怀中那一小包银子,高高举起,叫道:
  
  “嘿,这小子是个同行,比咱们抢先啦!”
  
  顾慎为明白这些人的身份了,一时怒气冲天,“放开我!”他大声喊道,挣扎着去抢那包裹。
  
  强盗的笑声更响了,根本不把少年当回事,将银子放入自己怀中,顺手在少年背上重重地砸了一掌,然后掏出了那个小油布包。
  
  顾慎为后背像是折断了一样,痛入骨髓,但是更让他惊恐的是被抢走的内功秘笈,那是顾家最珍贵的遗物,比他的生命还重要。
  
  强盗吹了句口哨,一把扯掉了油布包,然后愣住了,里面是薄薄的一本书,翻了几页,里面的字他一个也不认得。
  
  “什么玩意儿?”强盗很是愤怒。
  
  “还我!”顾慎为奋起。
  
  强盗一拳击中他的面部,差点将他打晕,撇了书本,掏出绳索将他捆得结结实实,跳下马追随其他人进入废墟寻找值钱物品去了。
  
  顾慎为的双手双脚都被捆住,只能像虫子一样蠕动,拼命挣扎,终于从马背掉到地面,然后全身用力,努力向那本书爬去。
  
  眼看要接近秘笈,忽然一股贴地的强风袭来,附近那根被强盗扔掉的火把,火焰被吹得好像蛇信一样忽长忽短,接触到翻飞的书页,立刻欢快地燃烧起来。
  
  这一把火把顾慎为的心也一块烧着了,他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扎扎实实地修炼家传武功,连一名普通的强盗都打不过。
  
  他滚到书本上面压灭了火焰,又急忙滚开,躲避旁边的火把,咬着书本离远了一些,终是救下了家传秘笈,但只是其中一部分,前几页几乎都烧光了。
  
  他痛惜的看着书册,注意到上面的文字,却愣住了:他认得那些字,每一个字都认得,但合起来分明是一本账簿,没有一句话与内功相关!
  
  辛辛苦苦找到并救下的“秘笈”竟然不是“合和劲”速成法门,顾慎为全身如同浇了一桶冰凉的水,在他那个简单的复仇计划中,这本秘笈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没有秘笈,只凭他那点微末的武功,大概要苦练至少三十年才有资格报仇。
  
  “合和劲”速成法门会有很大的副作用,顾家历代主人都将秘笈谨慎地藏好,轻易不准子孙看视,一位先人据说曾照此法门修炼过,内功勇猛精进,实力翻倍增加,配合自家的刀枪双绝,名噪一时,但是仅仅过了三年就莫名猝死,死状惨不可言。
  
  顾慎为只想要报仇,自然不在乎三年后的结局,现在却连这个同归于尽的希望也没有了。
  
  群盗对抢劫废墟中的财物驾轻就熟,不到一炷香时间,全都提着大包小包的收获回到庭院中,嘴里吹着哨子,准备撤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只会拍烂片啊 重生之修罗归来 重生之狱火而来 三寸人间 万道龙皇 我以神明为食 青蚍蛉 剑佣 死人经 位面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