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死人经 > 楔子 杀手两戒

楔子 杀手两戒

楔子 杀手两戒 (第2/2页)
  
  他是西域的杀手之王。
  
  独步王的身手高低没人能说得清,他从不参加公开比武,找上他的人和被他找上的人,一律死得干干净净。
  
  独步王也几乎没有仇家,被他杀死的人,连身边的狗都会身首异处。
  
  杀手两戒,上官伐向来奉行无误,对他来说,这两条原则比生命都宝贵,所以,当他得知第八个儿子没有斩草除根时,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七代独步王,绵延百余年,杀人无数,屠灭的门户足够组成一个西域小国,还从来没出现过这种纰漏:竟然杀错了人!
  
  数颗人头,一字排开,摆在一张长桌上,认尸的异乡客人感受到了金鹏堡主满腔的怒火,识趣地躲入一边的阴影里。
  
  上官伐拎起其中一颗人头,扔给面色青白不定的八子,就是这颗人头,让他在异乡客人面前丢脸,这个面子是无论花多大代价都无法挽回的。
  
  “你是我儿子?你真是我儿子?”
  
  上官伐脸部瘦长,微有些黑,眼窝深陷,上官家久居西域,不可避免地混入了胡人血统,当他愤怒时,目光就如同戈壁雪山一样冷漠无情。
  
  他的问题无需回答,八子与父亲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比较年轻,脸色涨红,好像两块烧红的铁板。
  
  只有一种方法能浇灭独步王的怒火,那是就杀人,即使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他也不会手软,父子相残、兄弟互杀这种事情,在上官家时有发生,王座只有一个。
  
  但是上官伐犹豫了,他想起了八子的亲娘,那女人曾经带给他许多欢乐,狡黠的浅笑、完美的身体,时隔多年仍历历在目,她死于不知名的绝症,和这世上的所有女人一样,不管她们曾经在男人身上花费了多少精力,心中最后一个愿望总是与亲生骨肉相关。
  
  病症发作得很快,所以当她弥留之际仍保留着七八分的容貌,哀伤而美丽的面孔让她的乞求很难被拒绝、被遗忘。
  
  “让怒儿长成和你一样的男人。”
  
  上官伐相信自己遵守了承诺,给予幼年丧母的八子以最舒适的生活、最严格的训练和最大程度的信任。
  
  “娘儿们是祸害。”上官伐心想,怒火稍稍降落,但仍像一只笼中猛兽,焦躁不安,想要寻个出口,于是他拔出上官怒腰上的单刀。
  
  上官伐必须做点什么,规矩就是规矩,绝不可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妥协,他强忍住杀人的冲动,挥刀斩掉八子的右手,那只拿刀的手。
  
  哀伤美丽的脸孔在上官伐脑海中渐渐远去。
  
  “七天,带一颗正确的人头回来。”
  
  那个漏网的可怜虫是谁?叫什么名字?上官伐心中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那人必然会死在金鹏堡的刀下,他能令独步王斩断亲子的一只手掌,已经算死有所值了。
  
  ************
  
  上官怒推开上来搀扶的属下,踉踉跄跄地退出大堂,和父亲一样怒火冲天,断手处的血流用一大包的金创药才止住,可无论用什么药,也止不住他心中的愤恨。
  
  他恨自己的父亲,竟然不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全凭异乡客人的一句否认,就认定自己出错。这是他第一次独立带队执行任务,本来,这象征着他从此与兄长们一样,能够自立门户了,如今,他失去右手,废了一多半的武功,脸面更是荡然无存。
  
  他也恨自己手下的那群废物,全是他们不用心,害自己出错,毁了大好前程。
  
  他最恨那个漏网的少年,一个必死的人,却非要苟延残喘这几日,就是再被杀死一百遍,也无法弥补他失去的右手。
  
  上官怒的怒火必须得到渲泄,对父亲的恨意只能深深埋藏在心底,甚至不敢出声辩解,那个漏网少年此时此刻又不在眼前,他仅有的泄怒对象就是自己手下数十名杀手与刀手。
  
  杀手是金鹏堡的精华,刀手是金鹏堡的雇佣兵,对少主,他们都曾经当众立下永不背叛的誓言。
  
  上官怒用左手拔出刀,稍显笨拙,这更增加了他的怒火。
  
  杀手与刀手们已经听说了大堂内发生的事情,这时都像待宰的羔羊一般,惶恐不安地看着少主脸色苍白地冲进屋子。
  
  刀起刀落,刀落刀起,无法躲避,无人敢躲,一只只手掌像寒霜中的树叶簌簌落下,没有人吱声,当这些人被分派给上官怒时,就已经注定要献出一切,包括生命。
  
  上官怒不知道斩到了第几个人的手腕,终于平定了心神,这些都是他的属下,废了他们的武功只会更加削弱自己的实力。
  
  “去杀人!马上去给我TMD的杀人!除了脑袋,不准留一具完整的尸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只会拍烂片啊 重生之修罗归来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萧令月 三寸人间 大商小渔娘 万道龙皇 我以神明为食 徐青云鱼月灵 海贼中的最废果实 海贼:开局觉醒死神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