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上伐清 > 第一百九十章 论大明皇帝为何经常死的蹊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最快更新!无广告!

    钱谦益在陈府的后院来回踱步,满怀希望地等候着老友归来,他对权势的贪恋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

    清晨陈子龙出门时,他还可以装的风轻云淡,等到后来就已经紧张地手心是汗了。

    过了不到一个时辰,陈子龙的马车回府了,钱谦益马上板起脸,对着院中的花欣赏起来。

    陈子龙气咻咻地进来,说道:“受之,你怎么还有心情在这赏花啊?”

    钱谦益心底咯噔一下,凉了半截,但是他很快隐藏起自己的情绪,说道:“这一支春梅,迎寒而开,让我心生惭愧啊。若是人人都如同这支寒梅,我们大明朝必定能够中兴。”

    陈子龙叹了口气,说道:“你倒还有闲心,我去殿中跟陛下说了你的事,陛下竟然大怒。唉,我虽然为你据理力争,但是陛下只顾着赏赐侯玄演和李好贤、朱大典,根本就顾不上我们这些没有兵权的文臣。我看这个皇帝,又是个重武轻文的,朝纲早晚坏在他们手里。”

    钱谦益听完,心如死灰希望彻底破灭,脸上却还是一副豁达的样子:“我早料到陛下容不下我,我自己走错了路,怨不得陛下。只是他若是真的纵容侯玄演,只怕不是大明之福啊。”

    远处一阵脚步声传来,听那急促的声音,就知道来的必定是黄宗羲。自从被侯玄演行了宫刑,黄宗羲的性格就古怪起来,性子更是比以前还急,一点就着。

    他人还没到,就在院外嚷道:“怎么样?陛下可愿意启用受之?”

    陈子龙见他进到院子,无奈地摊开双手,摇了摇头。

    “是不是你没有说清楚?”

    陈子龙将自己在殿中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黄宗羲跺脚道:“好!陈兄不愧是忠贞清流,这一番措辞无愧本心。只可惜陛下糊涂啊,这不是又助长了小猴贼的气焰。”

    一旁的钱谦益虽然表面云淡风气,心里早就恨透了朱聿键,故意说道:“当今天子铁了心要保侯玄演,我看天下再没有人能治得他了。”

    黄宗羲和侯玄演又变性之仇,可以说对他来说,比杀了他仇还深。听到这话,想到侯玄演马上就要大婚,更是嫉恨交加。他跺了跺脚,说道:“吕大器还没到金陵,朝中咱们的人屈指可数,陛下又昏庸宠信奸臣,这朝廷迟早要将半壁江山丢掉啊。”

    朱聿键毕竟还是心慈手软,不肯痛下杀手,陈子龙刚到家,就有小内侍前来传旨。

    陈子龙在皇宫大骂太监,这相当于在非洲骂黑鬼,到青楼骂妓女是一个道理。小内侍在一旁听得真切,对他自然没有好脸,板着脸宣旨:“陈子龙殿前失仪,冒犯君主威严,是为欺君之罪。朕念你往日功劳,不加锁枷,革去职务,留京侯用。”

    陈子龙一听,如遭雷击,愣在原地。

    他万万没预想到,朱聿键看上去老老实实一个人,这一次下手这么狠。

    其实朱聿键别的还能忍,这种事因为一个苏观生,已经让他深恶痛绝。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绝对经不起再来几个苏观生了,若是今天不严惩陈子龙,其他臣子有样学样,那自己可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陈子龙没想到自己撞到枪口,骤然失去了官位,一时间难以接受。

    小内侍见他这幅样子,大为解气,阴声怪气地说道:“陈大人,哦,您现在已经不是大人了,请恕小子口误。姓陈的,圣旨咱已经念完了,你不接旨是要抗旨么?”

    陈子龙一向看不起阉人,哪里受过这种气,但是又不敢真的抗旨,只好忍辱负重接过了圣旨。

    小内侍阴笑一声,说道:“咱家半阴半阳的宣旨完了,就不跟诸位阳人混在一块了,免得吸了你们的阳气,告辞了。”

    陈子龙如梦初醒,忙道:“慢着!我要进宫见陛下!”

    小内侍嘴巴一撇,鼻子一拧,说道:“陛下被你气的,已经卧床不起了,难道你还不肯罢手,非要气死自己的君王才甘心么?”

    陈子龙大怒,举起旁边的花锄就要动手,宣旨太监身边都有侍卫保护,见状岂肯让他逞凶。一人一脚,将陈子龙踹飞出去。

    黄宗羲忙上前将他扶起,说道:“别跟着这种人生气,没得自降身份。”

    小太监冷哼一声,走了出去。

    钱谦益和黄宗羲扶起地上的陈子龙,三个人相对无语。本想为老友求个高官,没想到全部成了百姓。陈子龙内心的苦闷可想而知。

    过了一刻钟,黄宗羲终于打破沉默,低声说道:“唐王本就是远藩,哪里有资格做皇帝,他如今昏庸无能,宠信奸佞,大明危在旦夕啊。”

    陈子龙大惊失色,忙道:“此话岂能轻易讲出口?”

    钱谦益眼光一亮,仿佛又看到了当官的希望。朱聿键的态度,已经彻底宣告,只要他在帝位一天,钱谦益绝对别想做官。但若是他们另扶新君,就是天大的罪过,也可以权倾朝野。

    钱谦益压低了声音,说道:“若是太平盛世,我倒是乐得清闲,无官一身轻。但是如今可是国难当头,事急从权,我们也要学会变通了。太冲说的没错,今上本是远藩,和先帝毫无血亲,本就没有资格继承大统。全靠福州郑芝龙兵强马壮,这才窃取帝位。要想救国扶难,非立新君不可。”

    陈子龙骤登高位,还没等扬眉吐气,就被撸了个干净。这次连县令都不是了,心里的落差让他失去了理智。他心一横,说道:“他正值中年,虽然身体不好,但是多活几年不成问题。他活着,我们如何能扶持新君登基?”

    钱谦益抚掌笑道:“宫中御医李永义的祖父,曾是我家府上养的郎中,就连他名下田产,都是当初我家赏赐给他的。老夫有话,他不敢不听,刚才小内侍不是说,唐藩卧病在床么,他用什么药,还不是我们说了算。”钱谦益江南的势力,让他有底气说出这番话。

    陈子龙擦了擦额头的汗,问道:“这件事做的机密还好,万一被人知晓,那可是”

    钱谦益胸有成竹,说道:“朝中侯玄演和陛下,在钱塘江早有嫌隙,侯玄演纵容亲兵,殿前杀人,天下谁不知道。而且他做事向来诡诈奸邪。我们放出风去,就说是他下的毒手,岂不是一举两得。”

    黄宗羲激动地站起身来,拍掌说道:“此计大妙!小猴贼托大,将他的两个爪牙李好贤和朱大典都调到了扬州,这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一支奇兵到苏州,就可以为大明一举锄奸。错过这次机会,悔之晚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