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上伐清 > 第六十四章 乱世的好人和坏人
    金陵城中,烈日高悬,炙烤着这个六朝古都的土地。前几天的阴雨留下的积水,早就被蒸腾一空,地面上再也看不出雨后的痕迹。

    盛夏的金陵实在是太热,就算是最调皮的半大小子,都懒洋洋地提不起精神。大人们三五成群,躲在阴凉地儿里乘凉避暑,往日里繁忙的路上没有几个行人。道路两旁排列的整齐的大柳树,柳枝无力地垂下,只有树上趴着的知了,依旧拼了命地聒噪。

    就在这时候,金陵城的城门缓缓打开,远远望去几个举着旗子的士兵开道。慢慢地,越来越近,人越来越多,躲在树荫乘凉的百姓们,从阴凉中探着头,好奇地看着这支清兵,

    “打仗啦,不知道哪里又要打仗啦!”

    路边柳树下的老农,拽起自己手里的水牛缰绳,低着头就往远离路边的地方跑去。这些年来金陵也不太平,若是挡了兵老爷的路,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这支人马呈一字长蛇阵,从金陵出发,一路南下。等到后军完全走出金陵的时候,天色已经接近黄昏。

    如今江西是明清交战的主战场,在那里各路人马打得火热,除此之外地方的清兵,已经都被洪承畴调来。

    他留下了山东总兵柯永盛和他手下的四千兵马守金陵,其他人都随军南下。

    洪承畴来到江南,是多尔衮力排众议之后任命的,在满清朝廷中,反对的声音不小。这样一来多尔衮的压力也大了起来,苏杭失守、博洛战死,这些都需要一场胜利来掩盖。但是阿济格、多铎的兵马,都撤回了北方,南方的清廷势力捉襟见肘。

    这段时期多尔衮和他的清廷实在是昏招迭出,没有几个决策是对的。但是怪就怪在,清廷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他们赶上了鲁王、唐王的内斗,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席卷江南。

    但是这一次,因为多了一个扇动翅膀的侯玄演,他们运气也就到此为止了。

    苏州城里,苏州首富顾有德大摆宴席,替自家女婿宴请绍兴来的官员。顾家虽然富可敌国,本来也没有资格做东,让苏州文武官员尽数到场作陪。但是自从侯玄演对外宣称,自己是顾家女婿之后,这个商贾之家的地位,就发生了巨变。

    顾有德等人都是盛装打扮,比祭祖还要隆重,除了陪在侯玄演身边的顾守正,其他男眷早早就侯在门口迎客。

    绍兴虽然奸佞成群,但是它毕竟是一群自发反抗满清剃发令的义军打下的江山。在鲁王的小政权里,其实不乏人才。今天要宴请的,就是这些人。

    郑遵谦、钱肃乐、孙嘉绩、都是义军的首领,其实被吊在城头的熊汝霖,也是其中之一。但是这个人却极力反对归顺隆武,甚至主张反攻福州。他的那点功绩,跟这个罪名比起来,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熊汝霖世代都是浙东士绅,做官之后更是爱民如子,秋毫无犯。他做个好官或许可以庇护几千个百姓,但是挑起内乱,让满清趁虚而入却会害死几千万人。

    内乱不知道耗费了南明多少财力人力,让鞑子坐享其成,奴役整个中原两百年。国难当头,现在可不是看一个人品性的时候了。在侯玄演心中,你就是圣人转世、道德模范,只要你做的事会让满清得利,就罪该万死。熊汝霖私德无亏,是个远近皆知的好人,但是侯玄演绝不介意,用最狠毒的手段,来杀死一个“好人”。

    和熊汝霖恰恰相反的,是今天席上的另一个人物,朱大典。

    朱大典祖上全是贫农,放在那个动乱年代,就是政治成分最好的一批人。小时候家里穷的叮当作响,长大了做了大官以后,朱大典就将毕生精力放在贪污腐败上了。他的前半生,用一句话就能概括,“泥腿子上台捞一把”。

    就是这个人憎鬼厌的贪官,如果没有横空出世的侯玄演,他的人生轨迹是这样的:

    清兵渡江攻破绍兴,奉命镇守金华的朱大典,散尽家财,招募乡兵,率军坚守婺城,使清兵攻城近三个月而未得。最后,内无粮草,外无援军,在新修的一段城墙被清兵集中的炮火轰破后,清兵才大举烧杀入城,但朱大典依然顽强抵抗。直到将士大部分战死,朱大典才从容召集家人、幕僚三十二人,围坐在军事指挥部——金华八咏楼的火药库旁,点燃了所有的炸药以身殉国。

    这还不算,一个贪官爱国即使罕见,也不能说绝无仅有。但是这个贪官的全家都爱国,就是家教家风的问题了。

    和朱大典一起殉难的有他的五个儿子和一个孙子。在此之前,他的大孙子朱钰在突围求援途中被杀害,朱大典的长媳章氏在金华城被攻破前一天,拜别家人首先自缢殉难,朱大典的妻妾何氏等和次媳陈氏、三媳姜氏、四媳来氏、五媳汪氏也在金华城被攻破时,手牵着儿孙投井自尽了;就连朱大典早已出嫁金华石门村倪汝学为妻的女儿,在看到金华城滚滚浓烟,听到父亲殉国的消息后,也自缢而死。朱大典全家二十二口人,祖孙三代在金华保卫战中全部殉难。

    盖浙东死事之烈,未有如大典者。

    顾有德一个个把他们迎入顾家,侯玄演早就坐在上首,来一个就见一个长谈一番。

    这一次打破绍兴,浙东全境纳入手底,他已经从一个空有虚名的江浙总督,变成了实打实的一方督帅了。

    这时候自家老丈人顾守业,领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官员进来,例行介绍道:“这位是兵部左侍郎朱大典。”

    兵部左侍郎,是朱大典在系小福王弘光帝时的官职,因为鲁王政权不被承认,所以今天来的大多用那时候官职相称。

    侯玄演忙站起身来,打量着眼前这个谦卑的胖子,他已经花甲有余了,六十五岁的年纪在明朝也算是老年了。看上去保养的不错,精神矍铄。

    “哈哈,快请上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