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上伐清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到南州去
    后世的澳大利亚,被白人占据,几乎成了欧洲的一个小缩影。

    但是现在,白皮人在这个岛上属于外来物种,这里的主体人群是一群不忘初心的土著。

    为啥说他们不忘初心?因为他们在这里生活了四万年了,还是跟最开始一样,靠打猎和采集野生植物谋生。

    华军水师发现这里的时候,完全把此地当成了世外桃源,他们一度认为这里不存在人类居住。

    侯玄演大手一挥,抓紧时间开发占领此地,一时间全国各地的工厂和包工头们仿佛收到了本命的召唤,一场最大规模的建城运动,即将展开。

    为了响应此次的建城占地行动,侯玄演亲自在邸报上撰写一篇文章,内容言简意赅。

    侯玄演为此地命名为南州,意味着这是帝国的南部,然后号召所有的青年,都随着海船前去建城。

    不到南州,不知华之大也...

    此时的南州(澳大利亚),独得天时地利,可以说除了文明之外,什么都不缺。

    土地肥沃,矿产丰富,海岸绵长,物种繁多......这里是上天遗忘的地方,也是上天眷顾的地方。

    曾经有荷兰人到过此地,但是并没有留下来,只是简单粗暴地给这里命名“新荷兰”。

    现在荷兰人连满剌加的海峡都通不过了,更别提光命名的新荷兰了。

    建造城池比守城什么的还麻烦,好在建筑队都有着丰富的经验,还有匠师馆的工匠和苏州大学的学生帮忙。

    皇帝号召青年下海建设南州,作为青年的翘楚集中营,苏州大学当仁不让要扛起这杆大旗,为皇帝争光。

    作为校长的彭柱泽,亲自来到金陵面圣,准备前去江宁登船南下。

    侯玄演望着一身儒士打扮的彭校长,强忍着笑意,生怕伤害到他的自尊心。

    彭柱泽的士庶巾服是非常标准的朱子深衣,上衣二幅,屈其中为四幅,代表一年有四季;

    下裳六幅,用布六幅,其长居身三分之二,交解之,一头阔六寸,一头阔尺二寸,六幅破为十二,由十二片布组成,代表一年有十二个月,体现了强烈的法天思想;

    衣袖呈圆弧状以应规,交领处成矩状以应方,这代表做人要规矩,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

    后背处一条中缝从颈根到脚踝垂直而下,代表做人要正直;

    下襟与地面齐平,代表着权衡。

    这一套穿在彭柱泽身上,正是违和感爆棚,尤其是他的习惯性的武夫动作,让整个人的气质更加不协调。

    当然,彭校长本人不这么觉得,自从当了校长,彭柱泽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一个饱学文士了。

    “微臣彭柱泽拜见陛下。”

    “唔..哈哈,彭校长,这是要来和朕拜别么?”侯玄演忍得辛苦,只得用拳头捂着下巴,装作咳嗦的样子,使劲笑上几声。

    “陛下圣明,微臣马上就要带着手下那帮子学生,前去咱们大华的南州垦荒建城,今日特意来和陛下辞行。”

    侯玄演哈哈一笑,说道:“辞行倒不必,朕已经决定,亲自率众前去巡视一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南州之大,不下于半个大华。朕岂能不去巡视一番,将来何以知会天地。”

    满朝文武就跟没听见一样,不是他们不想劝,是已经认命了。

    陛下是关不住的,三天两头往宫外跑,谁敢谏言他就骂谁。

    当今圣上什么都好,就是骂人太难听,朝中有几个老臣,就是因为挨了骂面子上挂不住,一使性子就辞官回乡了。

    百官不劝谏,还有很大的一点,就是现在朝廷有钱。

    以往的帝王出巡,耗费国库财政,消耗地方的财政,还要祸害百姓。

    现在则不一样了,不管多少钱户部都可以轻松拿出来,而且还颇为高兴。因为现在朝廷的首要任务就是花钱,只有朝廷不停地花钱,才会在华朝形成健康的财政链接。

    皇帝出巡,耗费巨资,是花钱的一个好办法。

    户部尚书早就想上表让陛下巡游了,要不是怕被同僚攻讦,他的奏章都写了好几次了。

    彭柱泽一听皇帝要去南州,顿时兴奋起来,咧嘴道:“如此一来,微臣又能伴随陛下左右了。”

    侯玄演从龙椅上站起身来,俯瞰奉天殿的臣子,百官一看这架势,顿时明白过来。

    陛下要挑人伴驾!

    这可是个美差,绝对的美差,不但可以伴驾加深君臣感情,还有机会在陛下面前一展自己的才华。

    百官上上下下,挺直了腰杆,雄赳赳气昂昂的,给侯玄演的感觉就像沙场点兵。

    侯玄演默默记下名单,随手一摆,小李子将拂尘搁在胳膊上,高声叫道:“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百官们大部分都紧张起来,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入皇帝陛下的法眼,有机会伴驾前去南州。

    当然也有不愿意去的,金陵繁华甲于天下,南州还是一片荒土,两相比较之下,留在金陵也是很多人的向往。

    退朝之后,侯玄演兴冲冲地来到后宫,吩咐下去让宦官宫女们收拾一下,准备前去南州。

    南州是个好地方,侯玄演已经很久没到海边了,以往他比较畏惧深不可测的大海,因为不管你是帝王将相,还是英雄豪杰,若是遇到海上事故,生命是一样的脆弱。

    但是现在华朝的船只,好一点的都是铁皮覆盖,虽然不是纯铁的,里面还是包着木头,但是也比以往的船只坚硬不少。

    在登莱水师那里,已经研发出把蒸汽机装到船上的装置,尽管船只的主要动力还是风帆,但是蒸汽机的安装也让速度加快了不少。

    侯玄演对此了若指掌,这个世纪是大航海的时代,侯玄演拥有上帝视角,早就对这段历史有个大概的了解,所以他无比重视这一块。

    后宫内,前来辞行的妃子们,几乎全是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自己。

    侯玄演嘴角一勾,笑道:“你们这些狐媚子少来抛媚眼,想要去伴驾去南州的,都可以去,朕不缺这几个位置。不过都得给朕好好听话,谁整出点幺蛾子来,朕马上派人把她遣送回来。”

    以黄樱儿为首的后妃,爆发出一阵雀跃的欢呼,不一会就走了个精光,回各自宫中准备行礼。

    这次去南州,不是侯玄演心血来潮,想去澳大利亚的沙滩度假。

    他有着不得不去的理由,南州刚刚被发现,在建设的过程中肯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侯玄演毕竟有长远的眼光,遇事可以迅速解决。

    又赶上西北战事结束,侯玄演左右无事,干脆自己跑一趟。

    春和殿内,侯玄演闭着双眼,享受着灵药的一双柔夷轻轻的按捏肩膀。

    “药儿,这次朕一走就是很长时间,你留在金陵还是陪朕出巡?”

    灵药歪着头想了一会,说道:“家不可一日无主,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曲南州可以,最好是早去早归,以免国中生变。

    药儿为陛下守在金陵,处理些琐碎事务,免得陛下回来时候奏章堆积如山。”

    侯玄演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全年无休,不满地骂了一声,然后伸手到肩膀上,握住灵药的手,调笑道:“老爷要去南州,你一个暖床丫头留在金陵,老爷岂不是要凉着屁股睡觉。”

    灵药就跟一块软软的糖一样,顺势把下巴搁在他的手上,笑嘻嘻地说道:“陛下嘴上好听,实则带了整个后宫前去,还缺药儿一个暖床的不成。”

    灵药踮着脚尖,趴在侯玄演的后背上,两侧曼妙的曲线至腰部收紧,两个很有弹性的酥胸压在侯玄演的后背上,十分Q弹舒服。

    灵药选择不去,有些出乎了侯玄演的预料,这个小妮子跟自己在一起时候,那种依恋恨不得钻到自己的身体里。

    但是奇怪的是,自己长时间不见,灵药也能控制住自己,该做什么做什么,一切有条不紊。

    侯玄演突然有一种错觉,这个趴在自己的身上的小妮子,就跟养的一只小猫一样...

    黄樱儿就跟她不一样,黄樱儿一段时间见不到侯玄演,就会脾气古怪。经常拿身边的人出气,当初北伐可没少折腾自己的两个贴身侍女。

    黄樱儿就属于黏人到发腻的地步,这一次自己要是不带她,肯定会偷偷发脾气。

    想到这里,侯玄演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灵药奇道:“陛下笑个什么?”

    侯玄演双手插到她的腋下,轻轻一拖抱到自己怀里,笑道:“朕想起养的一只小狗狗,和一只小花猫。”

    “陛下什么时候养的?小时候么?”

    “嘿嘿,不算小了。”

    清晨的阳光已经有些炎热,金陵的春意最浓的时候,夏天已经悄悄靠近了。

    树上的知了仿佛想把埋在地里十几年的憋屈,一口气叫出来,龙潭港上无数水师的战舰等待着为龙船护航。

    巨大的龙船上面,上下一共五层,船首和船尾各是龙头龙尾相呼应,这艘船实在是足够宽敞和安全。

    两侧的浆溅起的水花,拍打着两岸,巨大的龙船跟着前面的战舰,一路南下。

    龙船就好似一个移动的仓库一般,前后的水师战舰排列开来,保护龙船继续前行。

    因为现在有了蒸汽机作为船的动力的一部分,不然的话这么远的路程,一般的马驹是不可能带着前去的。

    出了吴淞江所,龙船两边都是水师的战舰,在水面上把龙船围在中间。

    伴驾的官员在另一艘船上,尽管和龙船没得比,也是当今世上数一数二的好船。

    大海上,船犁碧波,浪花飞溅。因为侯玄演的号召,无数的华人正破浪而来,一起建设刚刚到手的南州。这一路上,各色的船只几乎是络绎不绝,当然他们不被允许靠近这水师保护下的龙船。

    在海上航行了将近半个月,南州的领土终于浮现在大家的眼前,侯玄演扶着栏杆远眺,叹了口气说道:“终于到了,这里就是朕的南州么?”

    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语气中有些疲惫,航行虽然不用劲,但是对人的身体还是有着损耗。

    现在终于看到了陆地,侯玄演才打起精神来,这一大片不战而得的土地,简直就是上天的厚赐一般。

    不费吹虎之力,不损一兵一卒,就拿下了这么大的一块地方,侯玄演现在想想还跟做梦一样。

    随着华人的不断涌入,当地的土著部落也是一个一个地被发现。

    这些野蛮落后的土著,还保留着猎人的多疑,对外来的华人并不是十分欢迎。

    对此侯玄演批示,凡是受到攻击,即可立时回击,并不需要请示。

    南州的土著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四万年,他们白白浪费了这里肥沃的土地,根本没有人想到耕种。

    也有可能是因为这里的野生资源太多,从而让人类不需要付出很多们就可以获得食物。

    人类失去了动力...跟普通的动物没有什么区别。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代,这些土著还有很多穿着树叶编成的衣服,涂着五颜六色的脸庞,一副食人部落的样子,聚在一起嗷嗷叫唤。

    侯玄演亲自来到了南州,就地下令在建城的过程中,只要有敢来阻挡的,格杀勿论。

    杀了几次之后,当地的土著便知道疼了,他们就不会捣乱了。

    自凡是兽性未消,还没有进化完全的种族,他们都害怕暴力,畏惧杀戮,崇拜强者。

    越是低三下四地讨好他们,他们越看不起你,相反的动辄杀戮,用铁血和权势才能换来这些人的臣服。

    这么多年的皇帝生涯,让侯玄演看得十分透彻,于是他的一些政策越来越严厉起来。

    登陆之后,侯玄演就在北边的海岸上,临时搭建了一座木制行宫。

    侯玄演平时就在这里,批阅从金陵送来的奏章,有一些加急的是灵药挑出来之后,自己处理完,然后拿给侯玄演看看。

    阳光、海滩、美人儿,一个都不缺的侯玄演在这里生活的远没有想象中的惬意,南州的建设才刚刚开始,是真正的百废待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