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上伐清 > 第五百五十四章 飞鸟尽良弓藏
    五月恩科的举行和大学的建立,让儒家的地位从做官的必经之路,变成了一种精神图腾,更加类似于宗教的影响。

    在华朝名儒和大儒依然不少,但是地位已经没有曾经那么超然,只是在儒圈内比较吃香。

    在东亚诸国,儒家文化圈子内的成员,也不过是日本、朝鲜、以前的安南等国。

    而诸如吕宋、暹罗、缅甸、准噶尔这些边陲地方,不是信印度教就是回回教,还有一些千奇百怪的佛教。

    地盘大了,就要懂得管理,不然平白生事还不如不要。所以侯玄演准备将大学制度扩展到所有的地方,最好是能实现异地录取,让学子们多出去走走。

    一来加强各地交流,让文化差异渐渐变小,增强国人的国家情怀。

    二来求学的路程遥远,也可以把学子的交通诉求,变成技术变革的动力,早日诞生出更加快捷的交通方式。

    世界上所有的技术进步,必然是因为有着强力的诉求,人这种生物被逼急了,什么都造得出来,想得出来。

    金陵的邸报传遍天下之后,印刷的技术就再一次飞升;西北战事紧急,运粮的车子就装上了轮胎;海运日进斗金,远航的帆船甚至可以航行到西洋

    这都是需求刺激的技术进步,侯玄演不是个发明家,但是他的皇帝身份,让他可以随意制造需求。

    上行下效,皇帝永远是最能引领潮流的,‘楚怀王好细腰,国中常有饿死者,’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八月的江南秋风尚暖,苏州城被挤得水泄不通,街道上人来人往摩肩擦踵。

    这样的盛况只因为一件事,苏州大学要招生了,作为皇帝如此看重的学院,是个人就知道进去之后前途无量。

    甚至有很多官员和豪商,带着自家儿子,前来报名。

    这样的人家,出门动辄几十人的随从,尤其是十井街一带,更是人满为患。当地的酒楼老板乐得合不拢嘴,这里的房钱也是水涨船高。

    苏州大学招生的消息传到西北,在准噶尔干的有声有色的彭校长,将手里的兵马交接之后,赶回来执掌苏州大学。

    刚到苏州,就被侯玄演拉着前来观看招生,彭柱泽在西北差点就乐不思蜀,他没有想到陛下临时拼凑的那群歪瓜裂枣威力这么大,将个桀骜不驯的高原各族驯的俯首帖耳,成了顺民中的顺民。

    侯玄演在高台之上,往下俯视,只见人头攒动,眉心不自觉地一皱。

    总的来说,苏州大学分为医学科、工学科、文学科、农学科;真正符合条件的,其实有限。

    这么多人究竟有几个够资格进大学,难道自己还要施行高考不成,现行的招生制度是优先从匠师馆和医学馆招生,其他的小部分名额给其他的有志青年。至少要有一技之长,或者文采出众、或者熟悉天文、或者精通地理,这就需要学校进行筛选。

    就这么一点小名额,就足够让这些人争得头破血流了。

    几个老师忙得天旋地转,尤其是两个传教士,他们是招生的主力。

    除了汤若望和南怀仁,还有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头,就是在吕宋岛上的圣托马斯大学内,被赦免的传教士雅格斯。

    这些人以无畏的精神越洋而来,为的是在东方布教,难得的是东方最大的帝国的皇帝,并不反对传教。

    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让人振奋,毕竟以前在很多东方的小国内,尤其是信仰回回教派的,你要是敢传教,什么酷刑都出来了。

    招生的桌前,就像是一个大型的面试会议,层层海选。

    雅格斯的身前就站着这么两位,一个年长的魁梧汉子,带着他的儿子。爷俩的相貌极其相似,儿子才十几岁的少年,已经和普通的成人差不多高了。

    “怎么是个番人,真晦气!”汉子撇着嘴骂了一声,扯着嗓子嚷道:“这是我的儿子,要进大学,快点给我办好。”

    雅格斯经过这么多年的东方传教,早就磨砺的圆滑无比,也不跟他生气,问道:“贵公子要进什么科?”

    “我哪知道什么科,总之你给我们招进去就行了,我可告诉你,少耍歪心眼,动坏脑筋,你可知道我是谁么?”

    这个汉子的嗓门太大,引得负责维持秩序的苏州府的衙役赶紧靠了过来。

    一个年纪稍小的衙役,握着刀把训斥道:“你干什么呢?嚷什么,嚷什么,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这个汉子不惊反笑,一巴掌拍到衙役脸上,留下一个大大的掌印,骂道:“娘的,你知道老子是谁么?敢这么和我说话。”

    小衙役从地上爬了起来,抽出刀就砍,华律中对于公人执法被殴打,有着严厉的处罚措施,允许公人拔刀反抗,只要有人证在,砍死了算是白砍。

    这里这么多人都看着他袭击公人,小衙役当然是有恃无恐,可惜他技不如人,被汉子打落了朴刀,这时候其他的衙役才知道过来帮忙。

    大华刚刚建国不久,民风尚武,尤其是北伐军打出了武人的地位之后。所以围观的百姓也不惊慌,反而围了起来看热闹。

    彭校长一脑门子黑线,火气恨不得要把头发点着了,侯玄演对着他点了点头,怒发冲冠的彭柱泽带着几个亲兵直奔下面的招生处。

    此时几个老外吓坏了,躲在后面,生怕这样的骚动会影响他们的传教事业。毕竟在闹市引起争端,他们可都或多或少地见识过中原王朝的蛮横和不问青红皂白的连坐。

    打人的父子洋洋得意,正在拍着胸脯吹嘘,彭柱泽从他的身后,隐约听得有点熟悉。

    “毛竹台?”

    大汉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当即吓了一跳,他的名字可是个禁忌,轻易不能被叫出来。

    回头一看,毛竹台直接吓得魂不附体,自己的老上级彭柱泽大将军竟然就站在他的身后。

    这牵扯到当年西南的一件谎言,彭柱泽和姚启圣想要攻打缅甸,苦于没有借口,于是挑出了毛竹台出使缅甸,态度十分恶劣骄横。

    毛竹台等人被驱逐之后,却被秘密送往江南,彭柱泽以次为借口,一口咬定是缅甸人杀害了使团。

    当时举国义愤,捐钱捐物,支援朝廷进攻缅甸。

    毛竹台也就在江南隐姓埋名,因为这桩功劳,他获得了很大数目的一笔赏金,而且在衙门也有特殊的造案,一般人不敢动他。

    “将军”毛竹台的嚣张不再,反而变得十分怯懦,眼神躲躲闪闪。

    彭校长的威名不是吹出来的,华朝开国以来,杀人最多的恐怕就是这个土家族的将军。

    “老子当校长,你还敢来捣乱?”

    彭柱泽不怒自威,冷笑着说话竟让人生出一股寒意。

    毛竹台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不是孩子上学么这也算是咱们征西兵的娃,希望能到大将军麾下,继续跟他爹一样为将军效劳。”

    彭柱泽沉声道:“把这个闹事、袭击公人的抓起来,鞭打二十下,这是替征西军打的,也是我们苏州大学的规矩。至于袭击公人的罪过,一会打完了你去衙门领罪吧。”

    毛竹台岂能不知道他的脾气,看来这二十鞭子是免不了了,赶紧抱拳称是。

    旁边的小衙役看得大为解气,彭柱泽走到中央,摸了摸毛竹台儿子的脑袋,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说道:“混小子,滚回去排队。”

    侯玄演身边,秦禾附耳将情况诉说一遍,侯玄演叹了口气,心里很不是滋味。

    有些人立了功,自然就把自己当成法外之人,做事骄狂不羁,影响十分恶劣。

    有人说朱元璋刻薄寡恩,刘邦忘恩负义,但是他们却没有想想,那些个功臣都干了些什么。

    这里面虽然和两个人的出身以及性格有关,有大批人肯定是被冤煞了,但是不可否认有些功臣自身的骄纵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好在自己的华朝建立的过程中,那些刺头就清理的差不多了,加上自己的威望足够弹压任何大将,这才有了华朝开国一片祥和的原因。

    今天的事给了侯玄演很大的触动,并不是顶上的大官不妄为,下面的小功臣就不跋扈了。有时候地方的小官害民,反而为祸更烈,毕竟那里山高皇帝远。

    “下旨,让马士英派遣巡按御史十五道,替朕巡查天下,包括靖南、靖北,纠察天下不正之风,整饬贪官污吏,从严处置。”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 无广告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