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上伐清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十七世纪最缺的是什么,人才
    茗香茶楼中,侯玄演点了一壶上好的毛尖,对面的书生笑道:“好香,这必是赣州的雨前毛尖,一叶两尖,颜色鲜润、干净,香气高雅、清新,好茶!”

    侯玄演对茶叶没什么研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书生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是心底有些不快,这种语气就像是上级询问下级,让他心中颇为不舒服。

    侯玄演却已经习惯了这种说话方式,一时半会改不过来,也没有必要改。说起来,除了怀里这个女童,确实天下人都算是他的手下。

    “相逢莫问名与姓,一杯清茶聚知音。走出这个门我与兄台不一定会再相见,就不画蛇添足了吧。”书生怡然自得地饮茶,虽然傲气但是却也不舍得丢下这上好的茶,他自己可喝不起。

    侯玄演哑然失笑,仔细一想才明白过其中的原委,飒然一笑说道:“你不肯说,我却想说一下我的名字,听好了,我叫侯玄演,松江府嘉定人。”

    一声脆响,书生手里的茶杯应声落地,脸色凝滞。

    “越..越王爷?草民拜见王爷。”

    侯玄演哈哈一笑,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姓名了?”

    书生有些不好意思,讪笑道:“王爷肯问,已经是草民的荣幸,小可姓姚名启圣,浙江会稽人。”

    侯玄演凝神思考一番,对他也只是稍微有些印象,却记不起是一个什么人。来到这个朝代越久,以前的事淡忘的也就越多,只有那些历史大势还记得清楚。

    其实姚启圣是一个很混的人,最喜欢打抱不平,他二十多岁游通州时,受当地土豪侮辱。姚启圣游说清军,声称愿以家财充军,骗来一个通州知州,上任后先把那个土豪杀了,然后弃官而逃,来了一招空手套白狼。

    辞官之后,他悠哉悠哉地在萧山游玩,看到两个清兵侮辱少女,上前佯装好语相劝,夺取佩刀杀了兵卒,救下女子送还其家。

    后来通过科举又当上了广东香山知县,他的毛病又犯了,不理会康麻子的锁国令,擅自开放海禁,带着大家发家致富,被康麻子判了个“擅开海禁、私通澳夷”罪被革职并判处死刑。后遇大赦,在广东经商为生。后来不甘寂寞,又让他混到了高官,带着施琅把台湾打了下来。郑家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世人都以为他们是大明的孤臣,是忠臣良将。殊不知他们的子孙多次上表称降,想要做清朝的藩属国,跟日本朝鲜一样,从中华分离出去。

    真的分出去抗清也行,他们还想做大清的臣属,就有点恶心人了。海盗的血统,历经几代也没有洗干净。

    姚启圣不光几次出入官场,混得风生水起,娶媳妇也很有意思。他有一次看到一个姓何的姑娘,挽着袖子徒手举起了石臼,惊得他下巴都掉了。那时候的石臼可不是拿在手里捣蒜用的,而是很大的那种碾米用的。一个大概有磨盘那么重...姚启圣一看惊为天人,马上就央人上门提亲,娶回家做了老婆。

    侯玄演见他这次救人,也是有勇有谋,便起了惜才之心。现在朝廷太缺人了,一个满剌加总督,就将自己的爱将吴易留在了海外,那可是一朝国公,岂能长期留在南海化外之地,远离江南京师的富庶繁华。日本、台湾、靖北都需要独当一面的人才。

    一般姚启圣这种很混的人,往往恃才傲物,非得有功绩足以震住他,可以让他心生崇敬的人,才能压的住。侯玄演无疑就是这样一个人,年纪轻轻就立下这样盖世的功勋,遍寻青史再也找不到对汉人的功绩如此之大的了。这个时代的年轻人,谁不曾听过那些让人热血沸腾的北伐血战。

    如今是景祐二年,1649,侯玄演在国内足以比肩历史上三百年后的一个人的声望。

    侯玄演开门见山,问道:“我觉得你这个后生还不错,有意提拔你做个官员,你可愿意?”

    姚启圣沉思片刻,为难起来,他已经看到了开海之后经商的无穷潜力,这是一个注定产生很多传奇巨富的时代,但是同样的他很想跟着自己崇敬的人,建功立业。

    侯玄演见他竟然犹豫起来,轻声道:“姚启圣,你觉得什么是官?”

    姚启圣谨言慎行,过了一会才说道:“为民谋福祉,为朝除弊端,做到这两点的就是官。”

    “你身上有侠气,好打抱不平,成功后是不是心中有些快意?”

    “是。”

    “你任侠自喜,不过是助一人一户,但是做官却可以助成千上万的人。届时受人敬仰,被人歌颂,是何等的快意!”侯玄演说完,姚启圣的眼色一亮,当即同意下来。

    侯玄演暗笑一声,说道:“如今满剌加刚刚被我收伏,设了总督衙门,朝中定国公吴易亲自坐镇。我今任命你为五品武德将军,到松江跟随水师一起去满剌加,跟着吴易好好学。将来有了功绩,必将你调回京师。”

    一般人听到发派到南海之角,肯定万分不愿,但是姚启圣却是个例外。他天生喜欢挑战,不喜欢平淡,一听这话竟然可以出海到那遥远的地方,不禁喜上眉梢。

    “下官蒙王爷知遇之恩,必当竭忠尽智,以报王爷。”

    两个人交谈的久了,在侯玄演怀中搞得景祐一脸不开心,这根早朝的区别不大,和刚才的热闹天差地别。

    奶声奶气的童音传来:“皇父,我要出去玩。”

    侯玄演加封皇父摄政王,是今日早朝的事,外人尚不得知。

    姚启圣听了这话,心中惊疑不定,侯玄演解释道:“这是当朝陛下,今日早朝已经宣旨,尊我为皇父摄政王。”

    姚启圣脸上平静,未见波澜,心中却已经明镜一般。他站起身来,对着小皇帝行礼,景祐最烦的就是这一套,例行公事脸色极不耐烦地说道:“平身。”

    说完转过身来,扬着小脸,嘟嘴道:“朕要出去玩,朕要出去玩!”

    侯玄演唬了一跳,轻轻一巴掌拍在她的小屁股上,说道:“出宫要说我,再说错了不带你出来了。”

    小景祐一听,赶忙点头,说道:“知道啦,知道啦.....我要出去玩。”

    侯玄演这才对目瞪口呆的姚启圣说道:“行了,你明日一早去兵部,我回去之后就跟兵部说明,你领了官身就可以去松江了。”

    姚启圣起身离去,侯玄演望着楼下,长叹一声,抱着不安分的小皇帝继续游街。

    每逢时代变革之际,都很缺少可用之才啊,开民之智迫在眉睫。好在扫盲班已经在金陵率先开展,那些读了半辈子四书五经的书生,也算有了一条谋生之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