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上伐清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我是为了永乐大帝杀他全家
    吴淞江所停泊着一艘饱含华夏风格的龙船,船舱上雕龙画凤,极尽尊荣,就像是华美的殿宇楼阁,在船头有一根高高的旗杆,正中间是一面金黄色的旗帜,随着海风飘扬着,上书一个“越”字。

    这艘巨船的船身重要位置,都用铁皮包裹,船上各种设施一应俱全。自从郑和下西洋之后,大明再也没有见过这种龙船了。

    侯玄演从龙潭港赶来,准备南下参与满剌加海战,南洋已经完全被白皮人征服了,英国、西班牙、荷兰、葡萄牙...各种西洋鬼子群魔乱舞,西风东渐的风潮之下,是这个时代的本质,掠夺和积累。

    到了吴淞江所水师大本营之后,侯玄演也对这个龙船叹为观止,被鞑子祸害之前,中华的手笔确实让人折服。

    几个亲兵开道,侯玄演迈步走向这艘龙船,踩在柔软的垫子上,走到船上每个的角落,都像是一件艺术品。这样的龙船就像是个移动的宫殿,根本不需要多少的火炮,光是往海上一摆就是实力的象征。

    侯玄演穿着金黄色的蟒袍,大马金刀地往“阁楼”前的太师椅上一坐,扬手道:“出发!”

    慢慢地,这艘龙船带领着松江水师的舰队,赶往满剌加助战。

    荷兰人猝不及防之下,被福建水师偷袭,等到侯玄演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拿下了柔佛傀儡国的都城。

    他们的王宫位于马六甲古城,西北郊就是深水码头,可以迅速进入大海。

    二百多前,三宝太监郑和的庞大舰队曾经到过这里。那次,他带到当地人面前的,是瓷器、茶叶、丝绸和善意的微笑。二百年过去了,重新踏上这片土地的汉人,带来了大炮和火铳,还有一群凶残的日本倭人。

    王宫内的王室成员,被全部押到了地牢中,也因此躲过了倭兵的杀戮。

    无数的财宝和荷兰人堆积如山的仓库,被水师和浙兵封了起来,等待着运回国内。

    侯玄演到了半路,就听到了得胜的消息,但还是选择继续前往。一则是已经走了一半,二来也亲自去布置一下满剌加的守御事宜。这种地方,荷兰人不可能就吃了这个哑巴亏,他们肯定会来找回场子。

    满剌加的王宫,更像是印度的风格,显得有些低矮。王宫前的广场上,整齐地种植了两排叫油甘子的高大乔木。福建水师在吴易的带领下,就在王宫前迎接侯玄演的到来。

    侯玄演来时穿的是棉衣蟒袍,如今已经换了轻薄的春装,旧历的十一月在金陵已经入冬很久了,到处都是寒风呼啸的,来到这里反而温暖起来。

    着陆之后,海边的福建水师密密麻麻,抻着脖子等待侯玄演的到来。

    龙船到达港口之后,不管是当地的土著还是水师官兵都发出一阵由衷的惊叹,巨大的甲板铺下,两排侍卫一字摆开,握刀肃立。

    侯玄演慢慢地从甲板上走下来,神色略显疲惫,迎接的吴易低着脑袋跟旁边的小将说道:“王爷还是老样子,不喜欢乘舟楫,尤其不喜欢航海。”

    侯玄演下船之后,略微有些失望,这里不是他想象中的繁华的港口都城,到处都是破败落后的模样。

    在金陵苏州待惯了,见惯了这些年的建设的平整的道路,看着这里的泥泞的土路就有些碍眼。

    吴易笑着迎了上来,施琅的突然被杀,成就了他的这次功劳。本阿里率兵从日本前来增援台湾岛战役的他,正好指挥了攻占满剌加之战。

    侯玄演远远瞧见这位太湖水豪,笑道:“吴易,这一仗打得不错,我还准备亲自来指挥,你就提前取胜了,哈哈。”

    吴易笑道:“定时这些番夷知道王爷要来,吓得不敢打仗了,这才被下官捡了便宜。”

    侯玄演哈哈一笑,晃着手指说道:“你呀你,跟着老朱待久了,也变得油滑了。”

    侯玄演不禁感叹朱大典的厉害,这样一员虎将跟他相处的时间久了,也变得这么会说话。

    历史上的吴易,虽是个进士,但是举止做派可是个地地道道的好汉猛士,就连写下的绝命词都有铮铮之音:

    落魄少年场,说霸论王,金鞭玉辔拂垂杨。剑客屠沽连骑去,唤取红妆。

    歌笑酒炉旁,筑击高阳,弯弓醉里射天狼。瞥眼神州何处在?半枕黄粱。

    成败论英雄,史笔朦胧,与吴霸越事匆匆。尽墨凌烟能几个,人虎人龙。

    双弓酒杯中,身世萍逢,半窗斜月透西风。梦里邯郸还说梦,蓦地晨钟。

    这样的人物,堪称明末的辛弃疾,被侯玄演在苏州拉进队伍后,一直任水字营副统领,南征北战立下的功劳不小。这一次拿下满剌加,侯玄演已经请封他为国公,着礼部近期封赏赐号。

    吴易自然也得了消息,心情十分不错,引着侯玄演来到王宫内。进入了宫殿大门,绕过正殿,一路沿着石阶往下走,在一个石门前,几个水师士卒执戈守护。吴易一挥手,小兵转身将厚重的石门推开。

    侯玄演的亲兵上前,点起门前的火把,进去之后金光闪闪。

    见惯了豪门巨富的藏金的侯玄演,眼皮轻轻一跳,随即恢复了正常,笑道:“这就是满剌加王室的小金库?”

    吴易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下官已经清点过了,足足有一千五百万两白银,八百万两黄金。”

    侯玄演明显一愣,问道:“怎么这么多?”

    “嘿嘿,这里面不光有满剌加王室的,还有佛朗机从各地抢夺的。下官已经打听清楚,以前的佛朗机人将这里当做中转站,后来被荷兰人赶跑之后,佛朗机人在别处掠夺的金银没有带走。后来的满剌加王室,偷偷发现之后,没有选择告诉红毛人,反而藏在此地据为己有。这些人藏着这么多钱,在红毛番人眼皮底下,也不敢乱花,就只好堆在这里了。”吴易笑的很是开心,这些人机关算计,没想到到头来成了水师的战利品。

    “哈哈,那我们可得好好感谢一下这些小国王们。对了,满剌加王室成员呢,全杀了么?”侯玄演上前拿起一串珠宝,带有明显的阿拉伯风格,看来是从西亚掠夺的。自从上次送了灵药一串大白珍珠,被侯玄演无意中发现了妙用,经常往人家那个地方塞着玩之后,侯玄演就对珠宝产生了很强的兴趣。那莹润的珍珠,点缀着雪股里一枝红梅,充满了视觉的张力。

    侯玄演一双贼眼看了一圈,拿起几个有情趣的塞到了怀里,准备回去之后当做礼物。

    吴易说道:“都被关在牢中了,这些人脾气倔的很,我们的兵马登陆之后,他们还想负隅顽抗,被倭兵杀了个干干净净。好在下官及时制止,不然连王室也被他们杀光了。”

    侯玄演来时已经听过了战报,知道倭兵作战勇敢,立下了很大的功劳,轻笑一声说道:“这些倭人就是这样,恃强凌弱,心黑手毒,用好了是一把利刃。我准备这次让德川家光去打朝鲜,他们对付朝鲜人很有一套。所以这次要好好奖赏倭兵营,让他们知道跟着我们有好处。”

    日本人信佛,崇尚儒家,处处都受到了汉文化的熏陶。自从水师强行叩开日本国门之后,越来越多的汉风吹到岛上,上层的大名附庸风雅,攀附汉风早就是一种趋势。在这种氛围下,紧跟着大明的脚步,四处出兵攻打别国,在日本国内已经成为了他们引以为豪的事。

    所以侯玄演让他们出兵,是很轻松的事,日本上下无不盼望着能够再一次跟着大明的军队征伐。但是这一次,侯玄演想要他们打头阵,因为自己手底下的兵马已经捉襟见肘了,领土的扩大,需要大批的军队,朝鲜这个泥潭虽然不强,但是他们的民族性决定了,这是个烂摊子,适合让日本人去杀服他们。

    吴易带着侯玄演出来之后,已经开始有士兵前来搬运财物,除了犒赏三军之外,剩下的钱财一箱箱地运回国内。

    王宫的大殿上,摆上了充满异域风格的酒菜,侯玄演看了一眼就有些腻歪,蹭了蹭鼻子说道:“军中有厨子么?”

    吴易说道:“王爷是吃不惯这些么?”

    “让我们的厨子,随便置办些酒菜,这些东西怎么能吃。”

    吴易笑了笑,旁边的小将早就飞奔出去,趁着这个时间,侯玄演继续说道:“将满剌加王室押上来,让我审问一番。”

    不一会,亲兵押着一群衣衫虽然华贵,但是有些脏兮兮的矮子上来。

    侯玄演仔细一看,有男有女,想必是这里的国王、王后、王子、公主什么的,一眼望去顿时失去了任何兴趣。这几个公主肤色微微有些黑,长得也是相貌平平,别说跟自己府上的几个尤物级别的没法比,就连侍女的风流俊俏也胜过她们百倍。

    为首的一个被按在地上,出乎侯玄演意料的是,这厮竟然很有骨气,挺着脖子横眉怒视。

    “强盗!”

    “贼!”

    “一群盗贼!”

    满剌加王室的态度虽然刚烈,但是无奈词汇量太少,来来回回就是那几个字,而且侯玄演还听不懂。

    侯玄演责问道:“当年拜里迷苏剌亲自到大明朝贡,我永乐大帝正式封拜里迷苏剌为满剌加国王,并赠予诏书和浩印。许诺让他的后代永为满剌加之王,而满剌加永远都是大明的属国,你们这些逆贼将他们杀戮殆尽,是蔑视我大明么?”

    有从事翻译工作的通事,将侯玄演的话翻译出来之后,这些猴子们的态度有所松软,但是其中一个王子还是喋喋不休地骂个不停。

    侯玄演眉头一皱,食指关节往桌上一敲,亲兵上前提小鸡一样将那个骂人的王子提溜起来,拽到殿外,不一会叫骂声戛然而止,亲兵一边擦着刀刃的血,一边进来站好。

    这一招立竿见影,马上就就没有再敢谩骂,侯玄演哂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有骨气的人物,原来是以为我不敢杀你们啊,告诉你们,大明的属国八十几个,都是我们的子民之国,只要不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外人都不能任意谋反。”

    侯玄演说的有理有据,底气十足,尽管他霸占了别人的王宫,准备在人家的桌子上吃饭,还刚刚杀了人家的儿子,但是看上去很正义的样子。侯玄演确实问心无愧,这个时候的南洋小国的土著,排斥汉人的情绪非常严重。在吕宋就爆发了大规模屠杀汉人的事件,大明朝当时的朝廷顾不上,根本没有予以制裁,导致这些人有些变本加厉。尤其是地上这个满剌加的国王,他们是伊教立国,行事有些偏激...

    而且确实如侯玄演所说,大明的八十多个藩属国,都是名义上受到大明朝的册封和保护的。要是国君实在太荒唐,也要先奏明大明的朝廷,获得明朝认可之后,才能造反。所谓的宗主国,就是这么霸道有威严。

    满剌加以前的王室,一直以和大明的关系,作为自己的保命符。可惜土木堡之后,鞑靼牵制了太多的精力,大明已经无力估计这些南方的藩属国了。甚至有二十多个,早就不朝贡了,后来满洲建奴兴起之后,按时朝贡的藩属国的数量更是雪崩式的坍塌。甚至在后世的历史上,还有缅甸国王挟持明帝,要挟李定国要钱要粮的绑票事件。

    这些藩属国的背叛,现在已经成了侯玄演最好的理由,这个大旗一竖,不管打谁都是理直气壮。再加上侯玄演北伐之后的几场仗,都让朝廷和民间赚的盆满钵满,早就没有挑刺说什么师出无名了。上至庙堂,下到市井,不管是士农工商还是文臣武将,都热衷于战争。这种风气在江南尤其盛行,北方的靖北虽然也有好处,但那毕竟是百年大计,需要慢慢见到成效,但是江南的海商们,可是从战事开始前的准备筹备工作开始,就凭借水师的订单赚钱了。

    侯玄演见将这些所谓的王室辩的哑口无言,随口说道:“从民间找一个听话的,就说是拜里迷苏剌的后人,立为满剌加的国王,规定国王不得走出那一座宫殿。在王宫内其他的建筑上,成立一个都督府,我回去之后任命一个南海总督,全力管理此间事物。”

    这时候军中的厨子们,端着做好的饭菜进来,吴易指着地上的王室成员问道:“这些人怎么办?”

    侯玄演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他的肚子早就饿了,说道:“这些罪人杀害了永乐大帝册封过的国王后人,是一群谋反逆贼,正该满门抄斩。”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 无广告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