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坐在主位上的吴勤人,也整个傻了,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整个铁府里面乱成一团,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短暂的沉默以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喧闹,宾客们吵吵嚷嚷的,开始向外面奔去。

    他们没注意新娘子从大堂里面走到了门口。

    “新娘子跑了!”

    有人发一声喊,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门口的位置。

    只见新娘子双手提着裙子的边,快步奔向门口的一名骑在马上的男子。

    新娘子脚踏在马镫上,伸手和马上的男子相握。

    马上男子一用力,就将新娘子拥入怀里。

    随即,白马快步而去。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般,简直让人目不暇接。

    新郎被人抓走了,新娘子跟人跑了,这成的是什么婚?

    没到第二天,这件奇事就在千机城里传的沸沸扬扬了。

    而此时,正在通天河边群山之间防守的蒋五郎,也迎来了汉国的敌人。

    上一次,他挑衅了一番而去。

    而这一次,叛汉秦汉卿的义子之一,秦祥云,带齐了人马,迫切的想要过来找回场子。

    蒋五郎却在为另一件事发愁,那就是杨若晴叮嘱他的,要借机会寻找红袖的弟弟。

    也就是说,他要找机会跟七绝将军萧长生见面,还要跟他交谈一番。

    这难度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要知道,七绝将军萧长生是秦汉卿麾下极为有名的将军,目前主要是防守在北边,打下了高丽之地,跟南方通天河的位置差了不是一点路。

    蒋五郎也只能想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时机了。

    “禾将军!蒋将军!秦祥云又在阵前叫阵!骂我大齐是缩头乌龟!”一个传令官飞快的跑过来大声的喊道。

    “走,去看看。”禾安易看着战况终于有了些许的改变,面对秦祥云的叫阵,不再是闭营寨大门而不出。

    他们从凤凰山上,策马奔驰而下,回到了营帐之内。

    “这是秦祥云送来的书信,禾指挥。”禾安易和蒋五郎回营之后,看到了一个包裹和书信。

    包裹打开,是一身女装,还是高丽秘色非常喜欢穿的那种露骨的薄纱衣物。

    “禾安易小儿!躲在营寨里不出!是在生娃娃吗!要不要再给你一个月坐月子啊!”

    禾安易将女装展开,嗤笑的说道:“他秦祥云难道以为自己是军师不成?这秦祥云果然是蛮夷也,连个招数都学的这么不伦不类。”

    “不过,他这么着急,可能是城里的粮草,不太够了吧。命令各地屯田的军卒加紧防备其军卒出关劫掠。”

    “蒋将军,你去会会他?”

    蒋五郎点了点头,略带不解的问道:“为何禾将军会以为城里的粮草不足了,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禾安易在堪舆图上点了点,笑着说道:“城里的粮草一直由北边提供,但是现在北边也在打仗,而秦祥云如此着急出战,肯定是粮草上出了纰漏。”

    蒋五郎甩了甩头,将兜鍪带在头上,说道:“这种事,禾将军操心就是,我去把秦祥云的脑袋摘下来!”

    蒋五郎提起自己的长枪,跨马而出,带军卒出了营寨,此时的蒋五郎已经不再是以前还没有熟练的他了。

    他手里提着长枪,不屑的看了秦祥云一眼,拍马而出。

    “无名小卒,报上名来!某不斩无名之将!”秦祥云皱着眉头看着冲锋而来的蒋五郎,皱着眉头大声高喊。

    他这是明知故问,故意来羞辱蒋五郎了。

    毕竟,谁会不知道,护国军的蒋五郎将军呢。

    面前的蒋五郎,一声不吭的站在军阵之前,等待着秦祥云派人,场面有些尴尬。

    从秦祥云身边跨马而出一名将领,大声喊道:“赵王秦兰超,请求出战!”

    赵王,秦兰超,是秦汉卿的一名义子,南征北战,也算是一把好手。

    秦兰超站出来的一瞬间,整个汉兵大营如同沸腾了一样,大声喊着赵王二字,为秦兰超助威!

    这一幕让秦兰超非常享受,他享受着这一切,手中长枪一指,对着蒋五郎高声喊道:“报上名来!”

    蒋五郎不喜欢打仗之前的垃圾话时间,因为他不擅长打口水仗,很难吵赢。

    他懒得跟秦兰超废话。

    待到秦兰超跨营而出的时候,蒋五郎怒吼一声,向着秦兰超疾驰而去。

    “咣!”兵器砸在一起,砸出了巨大的声响和一蓬蓬的火星。

    一个照面,蒋五郎长枪带血的停了下来,瓮声瓮气的问道:“就这?”

    秦兰超惊恐的望着手中已经断成了两截的武器,还看到了腰腹部的贯穿的伤口,双层冷锻甲被蒋五郎带着马匹的冲击力,直接划出了巨大的伤口。

    血流如注的秦兰超,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中的血迹。

    他输了。

    蒋五郎,再次踏马而来,手中长枪一扫,一颗人头高高抛起,只见他枪出如龙,刺中了那颗头颅。

    带血的头颅被叉在了枪尖之上。

    蒋五郎将长枪背在身上,扬了扬头,大声的喊道:“还有谁?!”

    秦祥云手紧紧的抓着马匹的缰绳,他的武力和秦兰超旗鼓相当,甚至略输一筹,他不甘心的喊道:“撤!”

    “记住了,小爷蒋五郎!”

    蒋五郎提着人头回到大营里面,随后,营帐里面的将领都在对他恭贺,这一下又能得到皇帝的赏赐。

    这个秦兰超是秦汉卿正儿八经封的王爷,放在功劳上,这可是一笔好大的功劳。

    蒋五郎这次全力一击,击杀了秦兰超,意味着粉碎了汉军再次南下的图谋,另外,他还有一个用意。

    那就是让汉军尽早换人。

    他们能换出来的会是谁呢,根本上来说,极有可能便是七绝将军萧长生。

    现在北方的战事渐渐进入尾声,能跟蒋五郎拼斗的,恐怕只有寥寥几人,萧长生不是秦汉卿义子,很快又要闲下来了,所以极有可能会被派过来。

    到时候,他再想办法跟萧长生见面。

    在心头过了一遍这些谋划,随后,他决定让大伙儿放松放松,好好吃喝一番,这时候汉军已经丧胆,那是绝不会再出现的,只会龟缩在城内不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