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汉祚高门 > 0150 竖子陷我
    建康城南长干里,因靠秦淮水道,贯通东西,连接南北,乃是建康城最繁华所在。丹阳张氏祖宅便位于此,因此地士庶杂居,人员杂芜,因而张家大宅颇有些超出规制的建筑规格,乃是先帝特旨允许,可见张氏在国朝所享之尊崇地位。

    张兰的牛车过门直趋中庭,待下车后他疾问几名侍立庭前的门生:“我大兄可在家中?”

    得到肯定回答后,张兰便捧着那个木匣急匆匆行向张闿所在院舍,行出几步后又吩咐一人道:“车内尚有一锦盒,一并取来。”

    张闿此时正在小厅中与几名宾客欣赏一幅画作,画中乃是一名方士持杖而行,神情恣意,姿态洒然,颇为传神。说到这一幅画作来历,亦为一桩趣事,乃是张闿近来颇为得意之事。

    近来他休沐在家,闲极而出门游逛,偶在小长干大市一肆中发现这一幅画作,由其笔触格调当即便觉不俗。待将这画作买来,与一众同好丹青之道的友人闲而欣赏观摩,渐渐推断出这一幅画作应为画圣卫协所作《高士图》其中一幅,不知因何流传于外,竟被张闿慧眼所识,由一干杂货中挑选出来。

    张闿雅好丹青,虽无妙笔,却自负识鉴之能,于是这件事便成为他引以为傲的事迹,每每都要与人提及,不觉厌烦。

    “卫公之画法,形准而意壮,笔巧而神清。诸位观此衣带,似有乘风而舞荡,气贯而形盈之感,这正是卫画的妙趣之所在啊!”

    张闿指着画作赞叹不已,身边几名门客无论是否领略得到这画作妙处所在,都纷纷点头附和,再赞张闿几句识鉴之能,于是便宾主尽欢。

    或是近来听到此类赞赏太多,张闿倒也并不过于欣喜,只是笑语道:“我又哪有什么慧眼,不过是识多而已。观此卫画之妙,更慕其师曹不兴该是怎样的绝妙之笔,只可惜曹氏真迹绝少,至今也无缘一观。”

    江左善画者,卫协虽称画圣,然举世公认仍列于其师曹不兴之下。曹不兴之画号称吴中八绝,侨门南渡之初,王廙被北人举为江左书画第一,常遭吴人讥讽那是不曾见过曹不兴画作,妄自尊大而已。因而雅好书画者,皆以能观曹不兴画作为人生幸事。

    其中一名宾客下意识道:“我倒曾有幸见过曹氏真迹,乃是一尊卧石之虎,观之遍体生寒,令人不敢细览,确为画中极致。”

    听到这话,张闿兴致不禁大增,忙问道:“不知何处可观得?”

    “便是曹氏故里,吴兴沈氏堂中。曹沈前代素有联姻,因而曹氏……”

    那宾客讲到这里,话音蓦地一顿,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

    张闿闻言后呵呵一笑,不再多说什么,神情间难掩失望之色。其他人见状忙又转移话题,只是先前轻快欢愉的气氛一时间却是不在了。

    正在这时候,张兰疾行步入厅中,到了张闿身前耳语几句,张闿脸色蓦地便阴郁下来,对几名宾客摆摆手,说道:“今日尽兴,诸位各自归去吧。”

    待众人依次离开,张闿才打开张兰奉上的那个木匣,将其中卷宗草草翻看一遍,神情益发冷清,沉声道:“那沈家子讲了什么?”

    张兰便将先前在沈家彼此交谈内容再复述一遍,神色忡忡道:“大兄,你觉得这沈家子所言究竟是真是假?”

    “重要吗?”

    张闿将那些卷宗抛在了案上,半身靠着胡床,指了指张兰,一副欲言又止模样,最终还是忍不住叹息道:“那沈家本就清望不著,你又何必故作聪明鼓动人去敲登闻鼓致污他家!”

    张兰听到这话,神色也是一苦。当时都中污蔑沈家已成风气,他恰好处理一桩讼案与沈氏有涉,随手为之哪想后来会有这么多波折?

    归途中张兰已经将那些卷宗细细览过一遍,更加觉得事态有些严重。百年传承的大世家,若说处处与人为善,绝少乡里纠纷,那怎么可能!

    这些卷宗所记录的都是小事,寻常时节根本不值一提,但最惊人之处在于详尽、量大。其中有的罪状,就连张兰都不甚清楚。

    但亦有一些却是不耐深究,一查就会暴露大问题,比如他担任句容县令时,家人私营水埭,致使水淹田舍死伤二十余人。若顺着这一件事查下去,便能查到当时任晋陵内史的张闿借开新丰塘而私纳数百荫户。但开新丰塘又是一桩利国利民的善举,左近郡县因而得利,张闿因此功位居九卿。

    在不损国计的情况下,为自家谋取一点实惠利润,对时下这些世家大族而言,已经是极有操守的行为,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但在南北对冲的时下,一旦被人揭开,只怕就会有人借此咬住张家不放,一路追究下去。到了那时候,什么见不得光的底色都要泛起来!

    “就算真有这么一个义士存在,又哪知我家这么多事情?大兄,你觉得是否纪氏暗助沈家?”

    听到张兰仍在纠结于这些罪状来历,张闿皱眉道:“眼下想这些有何用?眼下最重要是,那沈家子交给你这些,意欲何为?他有没有存留?有否再交给别人?”

    张兰听到大兄之语,便有些赧然,嚅嚅道:“我一时情急……”

    张闿也不寄望张兰能给他答案,只是自己沉吟道:“沈家子既然将这些交给你,便是不愿大动干戈,想要迫我家知难而退。哼,这孺子倒是颇得乃父之风!”

    “不过,若论各家底色,沈氏岂能清于我家!他家豪霸乡里多年,年初来更于吴兴大动水土,岂能没有一二违禁之事!你即刻派人快行去吴兴,搜罗也罢,捏造也罢,旬日之内,我要一份与此足量卷宗摆在案头!”

    张闿冷笑道,他历经世事磨练,岂会被这种小伎俩震慑住。沈家想要越过他家得幸帝宗,怎么可能!

    听到张闿这话,张兰眸子便是一亮,当即便又匆匆离厅去将此事吩咐下去,继而才又返回厅中。

    虽然即刻就做好了应对之策,张闿神态却并不轻松。对于争选帝婿之事,吴兴沈氏虽然得到皇帝信重属意,但在他眼中并非主要对手,琅琊王氏才是。毕竟沈家新出门户,清望有差,不得人望。

    正因有这一份自信,张闿才尤其谨慎,因台城近来气氛微妙,为了避嫌长居家中不去官署。他家作为南人高门与琅琊王氏对抗,若能侥幸得胜,乃是整个南人群体得利的大事。

    沈家只顾一己之私,却不顾南人整体利益,妄图以互相攻讦而迫他家知难而退,在张闿看来,简直不识大体到了极点!难道沈家子认为,他家就算退出,其家就能进而与王家论胜负?简直笑话!

    况且张家也不能退,他家世居丹阳,时局一丁点微小的变动,都能让家业动荡不已。前年王敦为乱,张闿虽居都中,但家人子弟却有不少派去王敦处,就是预防无论哪一方胜负,可保家业不失。

    然而这一点私心布置,却在皇帝检阅六卫时暴露无遗。六卫多为丹阳子弟充任,当时皇帝便意味莫名笑谈一句:“卫中将尉缘何无张?”

    当时纪瞻卧护六卫,纪氏子弟亦多居卫中。丹阳两家由是形成强烈对比,张闿每每想到这句话,都感遍体生寒。正因如此,乱后各家俱得封赏,惟张氏无一人得爵。尽管皇帝一直不曾深究,但张闿却始终不能释然。

    眼下张氏得以备选帝婿,这个机会,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别家仕途失意,尚能归乡为田舍翁,他家若退,家庙都无处立足!

    其实若抛开其他不谈,张闿也并不觉得自家在这一场竞争中能完胜沈家。沈家势位正隆,沈充已是南人当中得爵最高者,而且已是帝心嘉许之家。张氏唯一可称道的,便是清望家声这一点虚名而已。

    但是现在南北对冲,张家已经得到南人诸高门的支持,尤其陆氏二公更是亲自出面为张氏造势。而在台城内,中书监、国舅庾亮亦表态属意张氏得选帝婿。形势已是一片大好,张家岂有轻退之理!

    “烧了吧。”

    张闿指了指摊在案上的那一堆卷宗,他笃定沈家只是虚张声势而已,若真掀起南人互相攻讦的狂潮,波涛动荡之大,远非沈氏一家能抗。

    见兄长如此淡定,张兰也松一口气,不禁忿忿道:“那沈家子实在可恨!我一时不察,竟被他吓得心神不属。”

    略过这一件事,张闿又问道:“今次去他家,除此之外,还有何事?”

    张兰略一沉吟,才想起来,笑语道:“倒是还有一桩小事,临别前那沈家子言道有礼赠予陆家二公,请我转送一下。”

    张闿听到这话,心中却是一突,皱眉道:“他家要送礼陆氏,为何要由你转交?”

    张兰听到这话也是一愣,是啊,为什么?

    心内一动念,他连忙将锦盒取来,打开便见内中又是两份卷宗,待翻开卷宗内容一览,整个人都僵在当场。

    张闿见状,连忙接过那卷宗一看,只见上面详细记载了吴郡陆氏与乌程严氏的财货往来,数额之大,触目惊心!乌程严氏勾结羯胡,已是朝野定论的逆贼,陆氏与这种人家往来如此频密,牵涉如此多的财货,一旦宣扬出去,可想而知会惹出多大动荡!

    “大、大兄……”张兰苦着脸望向张闿。

    张闿脸色铁青,至此才明白那沈家子哪里是用自家罪状恫吓自己,分明是以此罪状离间他家与陆家!陆家罪状入了他家门,这要如何讲得清?到底还要不要送去陆家?陆家待他家是否还像以前那样信任无间?若不送去,沈家子再派人去陆氏告知此事,那陆家又该如何看待他家?

    “竖子陷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