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闭眼遇见鬼 > 正文 第四章:七根铅笔的故事(下)

正文 第四章:七根铅笔的故事(下)

正文 第四章:七根铅笔的故事(下) (第1/2页)
  
  郝爱党对我说:“没人知道我想做什么,没有人能理解我为什么会这样懦弱,我要证明给她看。我要让伤害我心爱的人血债血偿!”郝爱党接着给我讲他的故事。
  
  那天他什么都没有做,自己回到了画室,收起薛丽娟给她的七根还剩一半的铅笔放在自己胸前的兜子里。他回到了寝室,躺在床上包裹好,放进了柜子里,他说的那个柜子不是现在的柜子,是木质的柜子,但是位置没有变。而他的床就是我睡觉的那张床!我心里暗骂到,我TMD自己选的床还中奖了,太TMD幸运了。
  
  郝爱党趟在床上,计划着怎么去报仇,不吃不喝不睡觉,直到第二天的晚上他想出了办法。他去食堂用饭票打了几个硬菜,又买了一斤的烧酒,在食堂一个人喝起来。
  
  转过天,他找到王铁钢,王铁钢以为他是来报复的就让他的手下翻身,确定没有任何凶器后便让郝爱党走到王铁钢那。郝爱党说:“这些天我明白一个道理,王哥我想跟你混,我会画画,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只要你能保护着我。”王铁钢又呵呵的笑着:“这就对了嘛,以后什么都要听我的,保证我吃肉你能喝到肉汤的。”说话的同时,王铁钢向地上吐了一口大粘痰,并用手指着说:“郝爱党,你把它舔在嘴里吃了,我就保护你。”
  
  郝爱党二话没有说,也笑呵呵的爬在地上舔着大粘痰直接咽了下去。除了王铁钢在场的所有人都一阵干呕。王铁钢拍着郝爱党的肩膀,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好兄弟,以后有什么事情,哥哥肯定照顾你。”
  
  晚上,郝爱党请客吃饭,王铁钢也不是傻子怕郝爱党暗算他便带着几个兄弟一同赴宴。酒席上,郝爱党只是不停的陪着王铁钢他们喝酒,无法就是让他们以后多多帮助的话。酒过三巡,郝爱党说:“我看好一小娘们,就是薛丽娟寝室那个,我想和她睡觉。”
  
  王铁钢呵呵的笑着说:“原来你来我这是有目的的啊,说说她们寝室哪个娘们?”“就是那天在台上打薛丽娟的那个啊。”王铁钢的脸突然变清“你TMD是不是想报复啊!”郝爱党连忙说:“我不敢,真的不敢报复谁,我就是喜欢那样的,喜欢那么泼辣的女生。王哥你得相信我啊,为表达我的诚意我把这瓶酒干了。”郝爱党拿起桌上一满瓶的白酒咕咚咕咚的喝个底朝天。王铁钢沉思了一会说:“好弟弟,这个忙我帮你。”
  
  从那天起,郝爱党每天都和王铁钢一群人混在一起,每天的事情就是打砸抢、要不就是开会、和批斗。晚上一群人在一起喝酒,偶尔抓到一个所谓成分不好的女生,通常王铁钢都会晚上单独和那些女生在一起,夜不归寝。其实,每个人都知道他在做些什么事情。
  
  时间大概过了一个星期,郝爱党又和王铁钢提起想睡那个女生的事情。王铁钢这时对郝爱党已经几乎没有什么防备,也就答应他今天就把事情给办了。
  
  王铁钢找了一个女生让她去找那个女生来美术系的画室,说有些事情找她谈谈。那个女生一听是王铁钢这个活阎王,根本不敢得罪他便来到画室,就是那个薛丽娟和郝爱党相识相爱的那个画室,也是王铁钢糟蹋薛丽娟的那个画室。
  
  那个女生刚进门,王铁钢便把郝爱党画的毛XX的画像撕成几块,然后扔到那个女生的前面。王铁钢大喝一声:“大胆,你竟然敢撕毁毛XX的像,你何等居心!”那个女生吓的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哭着说:“王哥,我做错什么了,原谅我这一回好吗?求你了!”
  
  王铁钢呵呵的笑着然后趴在她耳朵旁小声的说:“你没做错什么,就是我一个兄弟想和你靠靠近乎,你的结果怎么样全是他说的算。他说放过你,我就放过你。”王铁钢对着郝爱党说:“这个女生有什么事情,由你来审问,我们还有别的事情就先走了。”
  
  郝爱党心领神会说:“我一定要审问的一清二楚,请组织放心。”王铁钢呵呵的走出画室。那个女生跪在郝爱党的前面说:“大哥,你想怎么样你直接说吧,别这样折磨我好吗?你想睡我吗?我同意,我现在就脱衣服。”郝爱党对着那个女生的脸上吐了一口痰说:“我没有那爱好,不过我这个人有些别的爱好虽然不想和你睡觉,但是我喜欢看女人自己打自己的样子。”
  
  那个女生还跪在地上,哭着说:“我怎么做你能放过我,告诉我我听你的。”郝爱党说:“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什么时候打的我满意了,你什么时候可以走了。”那个女生听完郝爱党的话,自己扇嘴巴子,一边打一边喊我错了。直到脸上红肿、嘴角也流出献血郝爱党才让她住手,然后让她回去。那个女生连忙说了几声谢谢便跑回了寝室。
  
  郝爱党也找到王铁钢,说谢谢大哥的帮忙,晚上他买几瓶好酒陪着兄弟们喝点。
  
  晚上郝爱党在一个包间里请王铁钢一群人喝酒。在酒桌上谢过王铁钢说:“大哥今天真的谢谢你,让我睡了那娘们。”王铁钢呵呵的笑着:“没看出来啊,哥们玩的还挺艺术的,果然是搞艺术的,那婆子脸都肿着出来了,哪天也教教哥哥呗。”郝爱党只是哈哈的笑着,并没有接言。
  
  吃饭的席间,郝爱党总去上厕所,而王铁钢他们却不停的喝着郝爱党拿来的酒。郝爱党走到厕所里,用手抠自己的嗓子,把酒都吐了出来。王铁钢他们喝着喝着也就一个个都昏睡过去。其实,郝爱党的酒中有他从生物系偷来的药,也就是麻醉神经之类的药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 人族镇守使 皇家团宠,奶宝公主么么哒苏小宝南宫时渊 猎天争锋 我有99个大佬师父,下山即无敌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萧令月 大明:我重生成了朱允炆 腐蚀国度 我在现代留过学 我只会拍烂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