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闭眼遇见鬼 > 正文 第二章 七根铅笔的故事(上)

正文 第二章 七根铅笔的故事(上)

正文 第二章 七根铅笔的故事(上) (第1/2页)
  
  我先来说一件我在大学时候的一件事情吧。在2004年我考入了一个师范类的学校。
  
  那时我的家里很穷住不起一年1200元的标准化寝室,只得住一年600块钱的6人寝室。我住的寝室楼是学校的3公寓,这是一座70年代盖的老楼,我在413寝室。
  
  刚上大一的时候每天都会在寝室里住,后来大一下学期开始便很少在寝室住了,和大多当时的大学生一样,晚上不是包宿上网就是和女朋友在一起,当然我也不会例外。还记得那时刚上大一的时候,每天晚上我都会听着学校发给我们的收音机,这个也是当时晚上我唯一的娱乐活动了,通常听着听着也就睡着了,什么时候起来上厕所再吧收音机关掉。
  
  忘记了那天是具体的哪一天,但记得应该是大一第一学期的秋天。和平时一样,晚上听着收音机睡着了。可是,晚上我感觉好像我又醒着,有个人在我的床头柜子里找东西。此时应该是晚上1点以后了,谁会在这个时间在柜子里找东西?当时我的第一感觉应该是小偷来寝室偷钱。于是,我喊抓小偷啊!话到嗓子边上却喊不出来,好像我的声带被人隔断了一样,只是嘴在那一张一合。
  
  我爬下了床走到柜子旁边,在月光下看到了那个人。我是一名夜盲症的患者,可是我竟然在月光下便能看清那个人,我很诧异。白色的月光映衬在他的脸上,显得他的脸格外的苍白。我走了过去,他没有搭理我。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转过身看着我,打量了一下我,问我:“你能看到我?”我的嘴此刻仍然不能发出任何声音,我只是点点头。他也很诧异,皱着眉头看着我。此刻我能看到他整个外貌,穿着一件蓝色的运动服好像许海峰在奥约会获得金牌时在领奖台上穿的那件一样,背着一个画板,清瘦的身体,零星的几根胡须。
  
  卧槽,这TMD的穿着真复古,我的心里这样说着。他又开口说话了:“我来找我的东西,找到了我就走。”我的嘴突然又能说话了:“你大半夜上我们寝室找东西,你TM是找钱吧!看你这样应该是美术系的吧!赶紧给我滚,不然我举报学生处你就完了!”他没有搭理我,仍然在那里找东西。
  
  当时我就急眼了,握住拳头挥了过去。这人没有躲,我的拳头在快到他身体时居然停在了那里我动也动不了了。我想说话发现我的嘴又说不出话来。他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嘴里嘟囔着:“小屁孩,说话注意点,按照你这个岁数你得叫我叔叔,别一天天的瞎逼叨叨,你叔叔我就是来找东西的,找到了我就走了。不过你能见到我,也是咱俩有缘分,看到床上躺着那5个人他们谁都看不到我,你看看你的床上是谁?”
  
  我转过身回头看看寝室其他的室友,一个个都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着觉,我又看看我的床上,当时给我吓的差点就尿了,我发现我也躺在床上正在睡着觉。他找了半天没有找到,然后转过身看着我:“今天没有找到,我要找的是我的铅笔一共7根,明天晚上我还来,如果你看到了,就直接放在桌子上,免得我还得找。我先走了,老弟。”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尼玛没有开门直接从门走了出去。我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我的身子所有的汗毛孔都已经打开,所有的体毛都立了起来。转过身看到床上的我,依然在那里躺着,睡的正香呢。忽然感觉眼前一黑又恢复到我夜盲的状态什么都看不到了。然而,我知道我这次是真的醒了,刚才是在做一个梦,只是一个梦。因为我听到我的收音机还在播放着音乐。
  
  摸索着找到我的打火机,点上一根生命源,在寝室里吐着烟圈。心里暗骂CTMD从懂事那天开始到现在总做这样的梦,胆子越来越小,晚上都不敢自己去茅房,都是在等到有同学起夜或者膀胱要憋炸的时候再去。抽了几根烟,拿起我那二手的康佳手机看到此时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天有些蒙蒙亮了,这一个晚上又没有睡好觉。
  
  一天的生活从早操开始,6点钟在学校旁边的体育场跑操,如果不是看在学分的面子上鬼才懒得跑呢。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觉,一边打着瞌睡一边跑着步。我下铺的小雷看我这样笑着说:“咋了哥们?昨天晚上没睡好觉?卧槽,昨天晚上我感觉你在床上使劲的晃着,是不是等我们都睡着了,你在被窝里XX呢?”
  
  我直接骂着:“你这傻逼你知道个卵啊,我TMD的在咱俩床头见鬼了,不TMD的跟你说了,说了怕你晚上不敢睡觉。”小雷笑嘻嘻的看着我,没有说什么。整个这一白天一点精神也没有,上了几节课我竟然都不知道老师讲的是啥。
  
  吃过晚饭,早早的回到了寝室,躺在床上抽着3块钱一盒的生命源,烟灰弹在床头的钢管里,打开收音机听着点歌的节目。B市电台的点歌节目格外火爆,因为这个节目基本上被我们学校的学生承包了,有点歌表白的,有点歌秀恩爱的,有失恋点歌送自己的••••••反正都是一群傻逼,当然哥们我也给人点过歌。
  
  10点寝室熄灯,白天很困没有等到熄灯我便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个人在拍我的身体,我睁开了眼睛。尼玛,又是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人,我想喊救命了,可是又喊不出来。他好像能看出我心里怎么想的似的,或者是会算吧看着我笑了一下。
  
  “老弟,别害怕,哥就问你今天白天你帮我找铅笔了吗?”我苦着脸直摇头。他又说:“你真不把哥哥的事当事,那今天晚上你就得陪我一块找。”这时的我身体不由自主的下了床站在柜子旁边,我的眼泪流了出来,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的嘴说不出话,身体动弹不得,直挺挺的站在他的旁边。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柜子里翻来翻去,一共六个柜子都找了一遍,都没有看到铅笔。这个人也够倔强的翻不到又重新翻了一遍,一个晚上不知道翻过了多少遍,依然没有找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人族镇守使 我有99个大佬师父,下山即无敌 逐道长青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 我在现代留过学 陈长安牧云瑶 我的模拟长生路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从八百开始崛起 腐蚀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