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闭眼遇见鬼 > 正文 第一章 记忆中的火车道
    我叫张小牛1985年生人,和普通的80后一样每天为了生活劳累奔波。我是一名市政工程工程师,当初选择这个专业是因为建筑行业门槛低收人还算可以,可是晕高就选择了这个市政专业除了桥梁不必要上太高的地方。然而现实却是在我毕业的第五年参与建设了b市标志性建筑一座斜拉桥,主塔高度58米,每天都要爬上爬下的。从高处向下看,感觉自己的蛋蛋都是悬空的,小便有种情不自禁便要流出感觉,还好那仅仅是感觉。

    我的胆很小,30多岁的人不敢晚上自己在家里睡觉,即使没有办法必须自己在家睡觉也得点个灯,这也许是和我夜盲有很大的关系吧。当然,自己一个人不敢走夜路,莫名的恐惧。去医院检查过几次身体每次做彩超医生总会问我,是否做过胆囊摘除手术,我可以对着老天发誓,这个真没有。不同的医院不同的医生但都有相同的结论,我没有胆囊,天生的没有胆。我觉得这对于我来说胆小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何止是胆子小,我简直是没有胆好么。

    人生中第一次记得的一件事是我不知道是3岁还是4岁的一个晚上,那个晚上我和父母躺在东北的炕上睡觉,我听到我家旁边火车道上的火车不停的拉着汽笛,仿佛是一个要死的人声嘶力竭的叫喊着。这里我先说说我的家的位置吧,我家在梅集线旁边住,下了火车道就是我家的大门,每天伴随着火车的汽笛声睡觉,以至于后来搬家离火车道很远的地方听不到火车的汽笛声都难以入睡。

    我睁开了眼睛,看到父亲和母亲也已经醒来,母亲摸了一下我的被子,我又一次的尿床了。母亲对父亲说:“我给儿子换套衣服,换床被子,你出去看看怎么了。”我的父亲穿上了衣服拿着手电走出了家门。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父亲回到了屋子:“火车停了,又撞死了一个人,一个中年妇女,不认识。”我的父母没有再说什么,此时我已经换上了衣服换了被子,关上了灯便睡觉了。外面的火车过了一会轰隆隆的开走了。

    这是我第一次记事儿,也是30多年一直记得的一件事情,后来又发生过一件事,我对这件事记得更加深刻。

    在我上学前班的时候,每天都是一个人去上学,每天走在这条铁道线上。那时的家长基本上没有接送孩子上学的习惯,不像现在的家长孩子甚至到高中还得接送,生怕出现一些事情。那时的我很小,铁道轨枕之间的距离对于我来说很宽正常走路一步很难跨过去,每天都是跨着大步顺着铁路线走向学校。

    也会时刻注意着身后,注意着有没有火车,如果不注意一旦来火车没有听到,那么一定会惨死在火车道上。记得有一天,那天家里买的汽水喝了了,那时的汽水都是玻璃瓶装着的,喝完后要把汽水瓶再送回小卖店,那时的小卖店叫经销店,现在叫超市。那时的汽水瓶是有押金的,经销店的人区分是不是自己卖出的汽水留的押金,通常在汽水瓶上的商品卡一个印章。母亲把几个汽水瓶装进一个筐里,给了我一块钱,让我再买几瓶汽水,那时一瓶汽水1毛5分钱。

    我走在梅集线的道轨上,唱着我们是社会主义接班人高高兴兴的走在去往经销店的路上。忽然看到铁轨上落着一只没见过的小鸟,我连忙俯身捡起导轨下的石头去打那只小鸟。谁知这一个动作结果悲剧了,在我捡石头的同时那只鸟飞走了,而我的汽水瓶也掉在了道轨上,碎了两个。拿起筐里破碎的汽水瓶狠狠的扔在外面,结果更加悲剧了,在扔瓶子的同时,破碎的汽水瓶在我的手上割开一条很长的伤口。

    手上的伤口不停的留着血,我疼的直哭。不知何时在我旁边站着一个穿着中山装,衣服上兜里还别着一管钢笔的中年人。秃顶、脸很黑个子不是很高,这些至今还能记得。他嘿嘿的笑着说:“小朋友,怎么了手破了,还留着血啊,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快让叔叔看看啊。”我擦了一下眼泪,把手递给了那个中年人,他握住了我的手,又嘿嘿的笑着,那时的我很小,看到他笑很不舒服,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那张脸笑的有些狰狞。

    “叔叔握住你的手,你就不疼了,你就和叔叔在这带一段时间手就会好了。”中年人说道。我感觉到,我的手确实不疼了,虽然还在留着血。可是他握住我的手,我感觉非常舒服,忘记了身边所有的一切,忘记了我在哪里似的。那种感觉就像我正在吃我最喜欢吃的溜肥肠一样。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感觉却十分的幸福。

    我好像在做梦一般,突然一个中年妇女拉着我的手说:“要来火车了,快下火车道。”我好像梦醒一样,发现那个握着我手的中年男人身子中间是像被什么东西压过断开的。而他不再嘿嘿嘿的笑着,表情变的可怕,好像要吃了我一样。我又听到拉着我另外一只手的中年妇女大骂:“你TMD的又想害人,这个孩子这么小放过他吧,也算积德了。”我感觉到中年妇女的手一直在把我向铁道线下拉着,我很害怕不知怎么办,但是我感觉这个中年妇女不像是坏人,而这个叔叔很像坏人。我也使劲的向导轨下使劲,那时我感觉几乎已经使出了身上所有的力气,摔到在铁轨的下面。

    当我刚摔在火车道下面,一列蒸汽机牵引着的列车从我的身边呼啸而过。当火车驶过我发现我的周围没有任何人,没有那面目狰狞的中年男人和那好像是刚刚救了我的中年女人。这时的我手还在流血,却有些麻木,我扔下了筐飞奔回家。

    母亲看到我手上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骑着自行车带我来到了卫生院。手上的伤口缝了两针,大夫在我手上缝合伤口时没有打麻药,可是我却  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离开卫生院回到家里,母亲问我怎么回事,我只是说了为了捡石头打鸟的事情没有说在铁轨上看到那两个人的事情,我怕我说了母亲认为我在撒谎。或许,那天真的是我的幻觉吧,可是这样的幻觉十分的真实,我看了一下我没有包扎的手,手臂上还有被人抓过的痕迹。当火车过后,我却没有见到任何人,哪怕是躺在铁轨上的尸体。

    过了大概一个星期,在我手被割破的那个铁轨附近无人看守的铁道口处一辆解放卡车被火车撞个粉碎,里面的司机不幸遇难。

    后来,我做过很多次相同的梦,我总是梦见在我摔下铁轨的那个地方,一个蒸汽机火车车头牵引着的列车在那里停着,梦里依稀可以看到火车车头上写着前进两个字。火车司机说:“撞死一个小孩,大概5-6岁左右。”而我和一群看热闹的人就站在那个小孩子的旁边,我却怎么也看不清这个小孩子的脸。

    20多年以后,每当我回想起此事,我依旧会毛骨悚然。因为我知道,那天我遇见的不一定是人,也不一定是幻觉,只是很庆幸,在火车即将要撞到我的时候我下了火车道。也是从那时候起,我发现我一闭上眼睛睡觉,总会遇见不该遇到的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