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沉浮 > 第80章 饭店风波(一)
    官场沉浮记

    施瞎说了好大一气。才把事情的來龙去脉给说了个清楚。听到最后。董海生疑问道:“既然是饲料和药上出了问題。那我们也去采购。也搞经销部。不就能把他们给搞下去了吧。”

    “老大。你不知道这中间的事呀。一听到消息。我就动过脑筋。想让人到南边的如海县。去采购一部分饲料和药回來应应急。沒有想得到。不管是零售价。还是批发价。都比我们这儿要贵上一个点儿。老大。你说这事我能办吗。总不能让我高价拿货。低价出货吧。”

    听到这儿。董海生恼火地一拍桌。用的力气大。把茶杯给震倒在桌上。茶叶和茶水流得到处都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那我们直接找厂家进货去。我不信就不能把价格给比下來。”

    “老大。这也行不通。”施瞎苦着脸说:“这办法我也想过。我打了电话给生产厂家。人家回答说是产质量有问題。可以找厂家。至于销售上的事。让我们直接找江淮总代理。”

    “那就找呗。还楞着干什么。”

    “老大咯。你只知道说话。不知道腰疼哩。你可知道。这个总代理是什么人。又和任区长是什么关系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事怎么又扯上了任笑天。”董海生用手一抹。就把桌上的茶叶和水都给撸到了地上。

    “这个总代理叫扬东生。上次也到灞桥來过。卢家养ji的事。就是他带人來指导的。”

    “那又和任笑天是什么关系。”董海生还是一副楞怔怔的样。

    施瞎也有点急了。用手拍打着桌说:“老大。你糊涂啦。怎么会沒有关系呢。这人是任笑天的同。就是任笑天把他给引到我们灞桥來推广养ji的。你说。他能给我们供应饲料吗。”

    董海生傻了眼。什么话也说不出來。这么一场抢着收购的闹剧就此销声匿迹。至于施瞎亏损的一笔钱。应该是怎么一个补偿。外人也不会知道。

    经过这么一闹以后。卢家父虽然也曾哭天抹泪的想要重新签订合同。都被顾之彤给拒之于门外。说是做生意也要与有人的人做。至于那些黑了心肠的人。还是走得远一点为好。闻到这种人身上的味道。也觉得作呕。

    打那以后。卢家父离开家乡。加入到了打工者的队伍之中。这件事在灞桥成为一段经典。经常有人会把这事给拿出來说说。说卢家本來是灞桥发家致富的领头羊。只是因为坏了心肠。才从山峰上摔落下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是后事。暂且不提。

    孙佳佳一行人到灞桥的当天晚上。是任笑天摆的接风宴。地点就在‘海边人家’。由于生意好了起來。这儿的环境也比几个月前來的样要好上了许多。坐到包厢里。感觉舒服了不少。

    按照宣传委员盛ri怀的意思。这种接待记者的招待。应该属于是公务活动。理所当然的是应该由政fu付款招待。要说cao办这事的人。当然就是办公室主任郁远才对。

    任笑天不肯这样做。说孙佳佳和徐静柳是自己的朋友。无论如何也要尽上一番地主之谊。公归公。私归私。不可混淆。晚上吃饭的时候。也就是全慕和盛委员参加陪客。

    赵长思和卢小妹沒有参加晚上的接风活动。因为他们下午就回了市区。有了今天这么一番折腾。卢小妹算是把自己的爸爸和哥哥给看了个透。她把妈妈给接到了城里。申明从此再也不回灞桥这个伤心的地方。

    对这样的事情。其他人也是爱莫能助。任笑天只好嘱咐赵长思。回去之后多加安慰。千万不要再对卢小妹说什么难过话。只要卢小妹能安心一起过ri。那就什么都好商量。

    至于是不是能放罗家父一马。对于这个问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任笑天只是抿了抿嘴。沒有作声。是人自己走的。怨不得别人。就拿罗大海來说。既然走上背信弃义之。就应该准备随可能发生的各种结果。

    特别是任笑天明确表态说那么一笔钱不要了。作为长思给卢家的一份心意。并且让郁主任带信。不管到了什么时间。金钱永远代替不了感情。

    到了这个时间。如果卢家父是个知机的人。也未必不会得到任笑天的原谅。谁知。卢家父却利令智昏。竟然喝酒相庆。这样的做法。必然会让卢家父的命运走入了死胡同。

    我不是救世主。沒有必要。更沒有可能去帮助天下所有的人。.第一时间更新我只能尽自己所力。去帮助一些值得帮助的人。既然这个卢大海是一段朽木。我为什么要逆天行之呢。

    任笑天不想做一个是非不分的烂好人。在自己内心之中作出了这样的结论。有了这样的决定。也就基本决定了卢家父的结局。

    到了吃饭的时候。徐静柳沒有象以往同聚餐那样粘在任笑天身旁。只是象个淑女一般的坐着那儿。静静地听着大家的交谈。这样的情景。让任笑天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人言可畏呵。在这种放个屁都能传得全街都知道的小地方。自己哪能不小心翼翼的做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特别是这种男女之事。更是要谨慎为好。还好。小柳儿也是一个晓事的人。沒有象以往那样粘在一旁。

    心情一定。任笑天也就注意到了酒店里的情形。那个时候的饭店。特别是乡镇的小饭店。无论怎么装修。隔音效果不好都是一个通病。‘海边人家’也是这样。稍一定神。就能听到隔壁房间客人的说话声。

    任笑天这么一听。还就听出了一点意思。他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若隐若现的笑容。原來。在自己隔壁的房间里。坐着的客人也不是什么外人。而是派出所的一桌客人。

    说是一桌人。其实也只是四个人。.第一时间更新乡镇派出所的人。本來就不多。象灞桥这样的穷乡僻壤。能有两个警察也就差不多了。这还是刘局长为了支持任笑天的工作。才多给安排了两个警察。

    “喝酒。喝酒。不就是一桌酒钱嘛。政fu不给报销。我莘浩祥自己付这笔钱就是喽。嘿嘿。只要大家以后好好地干活。这吃点喝点的小事。也算不了啥。”莘浩祥豪气十足的劝着酒。

    他也是下午才弄清楚。灞桥竟然立下了这么一道规矩。一般接待只能是在政fu食堂。否则不予报销。只是请全所警察吃饭的这种大话已经说出了口。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

    依照莘浩祥的xing格。.第一时间更新是不会花这种冤枉钱的。之所以会这么大方。也不是沒有原因。先把账记在这儿。等到自己ri后站稳了脚跟。还愁沒有这么一笔钱吗。再说。即使内部不能报支。也有求自己办事的单位和老板会抢着帮自己结账的。

    莘浩祥也总结了自己在莱派出所失败的原因。最大的失败。就是自己沒有抓得住人心。以至于到了离开派出所时。成了孤家寡人。灰溜溜地一个人打铺盖走人。

    自己到灞桥的任务并不轻松。是要和高高在上的区长为敌。如果不能收拢人心。那绝对会是一事无成。有了这么两重考虑。莘浩祥说什么也要请大家喝今天晚上这么一顿酒。

    所里总共四个人。王军是个年轻人。本來应该是最好拉拢的人。只是小伙听出新來的所长话中之意。口口声声的是要**。是要和党委政fu拉开距离。说穿了。就是不想听任笑天的指挥。

    换作是其他的领导。王军倒也不会有多少反感。可任笑天是他的偶像呵。不是为了追寻偶像的脚步。小伙为什么要跑到这穷乡僻壤的派出所來上班呢。

    酒席之中。王军只是沉默寡言的坐在那儿。自始至终都沒有说过话。至于莘浩祥说了一些什么。他都给记了下來。小伙的心思。就是明天要给任区长提上一个醒。以免吃了亏也不知道情况。

    另外那两个警察。化不高。却也算得上是很世故的人。一听新來所长的话中之音。就知道事情有点麻烦。任笑天是什么人。在灞桥镇那可是如ri中天一般的存在。

    老姓的思想很朴实。只要是能让我过上好ri的领导。那就是好人。那就是好官。要反对任笑天这样的领导。那两个警察沒有这样的胆量。也不想这么做。

    “喝。今天我们要陪莘所长好好喝一顿酒。”

    “对呵。莘所长是个爽快人。我们一定要陪莘所长喝个痛快。”

    “大家都是弟兄。今后都在一个锅台上吃饭。來。看得起我莘浩祥的人。就满意满意地干上一杯。”

    “干。”“干。”“干。”

    他们沒有象王军那样选择沉默不语。而是海阔天空地侃上了大山。几个人的声音喊到了一处。把个莘浩祥捧得云里雾里。弄不清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了。

    隔壁房间的喧闹声。不但是让任笑天听在耳中。就连孙佳佳这么几个美女也听在了耳中。

    “小天哥。这就是那个想找你麻烦的派出所长。”徐静柳拧起了眉头。

    任笑天可不想让徐静柳插手这样的事。有了这个小姑奶奶出手。再简单的事情也会闹得天翻地覆。他连忙招呼说:“管那么多的闲事干什么。來。我们喝酒。”

    树欲静而风不止。任笑天想要避免麻烦。事情却偏偏出现了周折。.

    (.)官场沉浮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