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质问
    马屿秋只觉得曹桂兰变了,从前的曹桂兰对自己是千依百顺的,可是现在却是咄咄逼人,与从前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更何况你说你没有受到皇帝的重用,难道你就来找我的麻烦吗?我看八成就是皇帝知道你不堪重用,所以才会如此,与我又有何关系?”

    马屿秋没想到曹桂兰竟然改变的这么多,最后被曹桂兰气的甩袖而去。

    “哼,既然你不愿意回去,那我今后绝对不会再管你了。”

    曹桂兰躺在床上被气的眼睛发红,枕头都只能往地上扔。

    马屿秋从医馆出去之后越想越是觉得想不通,凭什么比自己差的人都选上了,而自己却不行?

    人在失意的时候最多的就是买醉了,马屿秋再去找曹桂兰的时候就已经醉醺醺的了。出来以后更是觉得心里想不通,觉得凭什么要自己要沦落到现在的地步?

    “听说郡主府正在宴请宾客呢!”

    “郡主府宴请宾客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你不懂了吧,我也是听郡主府的人说的,即便不是被邀请的人也能到郡主府的门口去领一份礼。”

    “还有这样的好事呢?”

    “怎么没有,再说了那嘉和郡主可是为了她儿子庆贺,自然是怎么高兴怎么来了。”

    “为她儿子庆贺?不知道那郡主的儿子是谁?”

    “便是咱们今科传庐了。”

    “传庐?你是说那位传庐是郡主的儿子?”正在谈论的人显然很是震惊,毕竟这的确是一个很令人震惊的消息。

    马屿秋手上的酒杯哐当一下掉在了地上,猛然起身到隔壁桌抓住人家的衣襟,道“你说什么?”

    马屿秋现在完全就是一个酒疯子,哪里有半点探花郎的样子?

    那正在谈论着的人显然是被吓到了,这突然冒出来的酒疯子是谁?

    “你是谁?”

    “我问你话呢,那传庐是谁的儿子?”马屿秋质问道。

    可能是被马屿秋癫狂的样子给吓到了,结结巴巴的说道,“什么是谁的儿子?”

    “你们刚才不是说那传庐是郡主的儿子吗?”一想到原本应该是自己的位置却被别人给顶替了,马屿秋的心里就觉得怒火中烧。但现在知道顶替了自己位置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什么郡主的儿子,他又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受多了。

    他就知道自己不是输给别人,而是输给了权利。而自己最大的敌人就是那个传庐,既然如此那自己就要将害的自己落到如今地步的人身败名裂,让他们知道占据了自己的下场是什么。

    马屿秋的样子看上去凶神恶煞的,那几人也被马屿秋给吓到了。

    “就是嘉和郡主啊!”

    “嘉和郡主?”马屿秋喃喃自语。

    嘉和郡主他们这些人自然是听说过的,听说还是襄林王的妹妹。说这样的人是权势滔天也说的过去,如果是嘉和郡主的胡,想要将自己的儿子插进翰林院将自己给顶替掉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马屿秋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而现在他要做得就是将这件事情给闹大,让所有人都知道。

    林舒虽然只是给部分人递去了请柬,但不管是看在薛绍,还是她亦或者是襄林王的面子上来的人都不少。

    “恭喜,恭喜!”每一个上门的人都在跟林舒道喜,说她养了一个好儿子。

    马屿秋看着这灯火通明的郡主府,心中五味杂陈。

    但心中更是愤怒,这一切原本应该都是他的才对,这些人都应该向他庆贺,而不是在这里看着他人得意,自己落寞。

    “请问阁下是?”负责接待的人,将马屿秋拦在了门口。

    马屿秋即便是心中怒火滔天,但面上却还是不得不维持着笑脸。

    “我是今科的探花马屿秋,得知今日是薛兄的大喜事,所以特意前来道贺的。”

    迎客的司仪听说是探花郎连忙对马屿秋说道:“探花郎快请进。”

    马屿秋一路看着郡主府的陈设更加觉得自己心中愤然。

    薛恒没有料想到竟然会在自己家中看见马屿秋,他可不记得自己跟这位马探花有什么交情,倒是跟状元还有榜眼还算是泛泛之交。

    所以今日家中宴请宾客,他给二人递了请柬。

    不过人家都上门了,即便是自己跟他没有什么交情,但是人家都上门了,自己总不能将人给赶出去吧!

    “恭喜薛兄,只是没想到薛兄你竟然是郡主的公子。”马屿秋看似笑着,但实则话里有话。

    薛恒眉毛一动,道,“我记得似乎并没有与马探花说过自己的家世,不知道马探花是如何得知的?”

    马屿秋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随即又回复了过来。

    “我也是听旁人说起的,薛兄该不会不欢迎我吧!”马屿秋道。

    马屿秋这样不冷不热的话他多少也听出一些弦外之音了,只是没想到这马屿秋竟然会选择在今天来找自己的麻烦。但现在马屿秋并没有明目张胆的找自己的麻烦,也就是言语中对自己不怀好意罢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跟人翻脸不是。

    “自然不会了,马探花能来是看的起我,我高兴都来不及了,怎么会不欢迎呢?”

    “带马探花去入座吧!”

    马屿秋没想到薛恒竟然这么三言两语的就想要把自己给打发走了,但可惜的是马屿秋并不想就这么走人。

    “不知道薛兄可知道圣上给愚兄安排了一个什么职位。”马屿秋问道。

    薛恒只觉得可笑,:“如何安排是陛下的事情,与我有何关系?”

    “薛兄竟然不知道吗?愚兄还以为薛兄的母舅多少也要透露一些消息给薛兄呢!”

    这话说的就有意思了,可以说是说的再清楚不过了。

    “看来马探花今天过来不是为我贺喜的,而是来质问我的了!”薛恒道。

    马屿秋一脸冷笑,:“难道我不应该来问你?”那翰林院编修的位置原本应该是自己的才对,但是现在却落在了他薛恒的手上。自己不来问他又该去问谁?

    “如何决策那是皇上的意思,岂是我们能够左右的?”薛恒道。

    马屿秋冷笑一声,“你觉得我会相信吗?你母亲是郡主,父亲是将军,而舅舅更是大名鼎鼎的襄林王你敢说你进翰林院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