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家阳台通三国 > 第四零零章:群雄聚首,说昆仑

第四零零章:群雄聚首,说昆仑

第四零零章:群雄聚首,说昆仑 (第1/2页)
  
  一九零年,九月十三。
  
  这是卫琤来到洛阳的第三十天,刚好一个月。
  
  大汉各州郡早已经完成了秋收,相比于去年,今年注定了是丰收的一年。
  
  虽然这一年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但似乎对于底层人来说,都只不过是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
  
  相比于董卓倒台,卫氏占据洛阳,老百姓们更喜闻乐见的,是今年冬天终于好过了。
  
  洛阳城门。
  
  一辆辆牛车从河东远道而来,车上装满了硕大的红薯,还有拳头大小的土豆。
  
  想不已水稻和小麦,这两个亩产惊人的新兴作物,无疑给了大汉一剂强心针。
  
  而且价格低廉,味道也不错,吃一个顶饿,吃两个管饱,携带还十分的方便。
  
  城门口的一处帐篷底下,几个管事打扮的人正在统计数量。
  
  这一批红薯和土豆只是第一批,接下来会有源源不断的红薯和土豆运送到洛阳。
  
  “这就是河东的粮票?”
  
  “没错,老夫还收藏了几张,这种硬皮纸不怕水,而且韧性十足,薄薄的一张,比铜钱带着方便,若是能够作为货币使用,倒也方便。”
  
  “之前有不少商人提过这个建议,可惜卫氏一直没有明确答复。”
  
  “难道是怕有人彷制此物?”
  
  “这倒不是,听说是正在研制更好的纸币作为替代之物。”
  
  这几个管事说话的声音不小,旁边路过的行人都听得到,这其中就有刘备。
  
  好奇的打量着管事手里的粮票,刘备神色一动,隐约觉得这种票据对于非常时期的民生物资管控有着很重要的意义,只是他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所以然来。
  
  “大哥,想什么呢?”张飞见他神游天外,好奇问道。
  
  刘备回过神来,讪讪摇头:“无事,就是看着这么多的粮食,心有颇有些震撼。”
  
  张飞不疑有他,哈哈笑道:“这算什么,俺听贾先生说了,这些粮食不过是冰山一角,今年河东郡可是真正的大丰收,据说新建的粮仓几乎都填满了呢。”
  
  刘备闻言一怔,蹙眉道:“那贾文和竟然还知道这么机密的事情?”
  
  张飞一边往前走,一边理所当然的应道:“也不是什么机密吧,况且公子一向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性子,贾文和有本事,公子自然会对他予以重用啊。”
  
  这样话一说,就让刘备老脸发烫了,当初他可也是跟着卫琤混的。
  
  可他授命来了一趟洛阳,见到董卓后,却是生出了二心,跟着曹操搞什么征兵去了。
  
  如若不然,现在的他只怕……
  
  “唉,时也命也,都是我自己作的。”
  
  “大哥说啥?”
  
  “啊,无事,无事,走吧,卫君召见,可不敢怠慢了。”
  
  刘备今日进城,正是得了卫琤是召唤,刘备心想,或许是想让他跟袁公路一起南下荆州。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更加出乎他的意料。
  
  ···
  
  洛阳往东的官道上。
  
  两支人马相距不过百米,各自剑拔弩张的样子。
  
  为首的一支车队,赫然擎着一面【袁】旗,那车里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袁绍。
  
  而后面一支车队,则是被袁绍百般提防的曹操。
  
  此时的曹操一脸阴郁,坐在车厢里,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心中既是惶恐又是不安。
  
  “奉孝,你说这卫氏突然强召我等入京,究竟意欲何为啊?”
  
  曹操心中害怕得不行,生怕卫氏是要拿他开刀,要不是郭嘉劝说,他死活都不会进京的。
  
  坐在一侧的郭嘉也是有些麻爪,他之所以力挺曹操进京,实在是怕了那龙山军的强势。
  
  在他看来,左右都是打不过,何不干脆进京一趟,看看卫氏到底想做什么。
  
  “主公,来都来了,便大大方方的走一趟,依我之见,此番卫氏召唤我等入京,或许不是什么坏事,否则也不用特意安排这些车辇了。”
  
  曹操微微颔首,摸摸座下的真皮坐垫,感叹道:“这卫氏的手段当真神奇得紧,这马车一路过来,竟然感受不到太大的颠簸。”
  
  郭嘉‘嗯’了一声,掀开窗帘朝外面的‘护卫’看去,这些人可不是他们自己带来的人,而是传说中战无不胜的龙山军将士。
  
  没错,说是召见,在郭嘉看来,更像是胁迫。
  
  当日龙山军抵达邺城的时候,差点没有把曹操吓得直接连夜出逃。
  
  要不是为首的文士,刚好是郭嘉的老乡,曹操估计这会儿已经逃到草原去了。
  
  “奉孝,可是有何需求?”
  
  这时,一个文士骑着马儿来到马车旁,看到郭嘉掀开窗帘,和声问道。
  
  此人便是郭嘉的老乡,荀或的从兄。
  
  荀悦,字仲豫,荀或伯父,荀氏家主荀俭之子。
  
  东汉有名的政论家,史学家,献帝时官至秘书监、侍中,曾撰《汉纪》三十篇,时人称其“辞约事详,论辨多美”。
  
  看他的字就知道,荀或不过是从生子,而荀悦才是荀氏嫡子,也因此才能入朝为官。
  
  “仲豫兄!”郭嘉不敢怠慢,拱手应道。
  
  荀悦点点头,道:“此番连夜赶路,辛苦二位了,好在距离洛阳也只有半日光景,等到了洛阳,荀某再设宴为二位赔罪。”
  
  “不敢。”郭嘉再次拜首。
  
  荀悦呵呵一笑,看了眼猫在郭嘉身后的曹操,不再言语,夹紧马腹便是离去。
  
  等他走远,曹操才冷哼一声,道:“这荀氏好歹也是名门望族,怎么这么容易就屈从了?”
  
  郭嘉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
  
  什么就屈从了?
  
  这大汉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呢,人家这叫押对宝了,若这也叫屈从,那我也……
  
  “咳咳咳~”
  
  “奉孝,你没事吧?”
  
  郭嘉一阵咳嗽,感觉肺都要咳出来了,艰难的摆了摆手,“无妨,老毛病了。”
  
  曹操上前拍了拍他的背,唉声叹气道:“唉,你这身子当真是该注意着点,怎么感觉越来越严重了。”
  
  郭嘉随手拿起一旁的牛皮酒壶,“无妨的,喝两口就没事了。”
  
  拧开瓶盖,一股子劣质酒精的刺鼻气味扑面而来,便是曹操都不由得有些难受。
  
  可郭嘉却是仰头灌了一口,这才红着脸说道:“主公你看,这不是好了嘛。”
  
  曹操:“……”
  
  ···
  
  翌日。
  
  洛阳,皇宫。
  
  皇甫嵩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大殿,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时隔五年,自从被何进陷害,贬去长安看守皇陵后,皇甫嵩就没有再来过这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只会拍烂片啊 重生之修罗归来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萧令月 三寸人间 大商小渔娘 万道龙皇 我以神明为食 徐青云鱼月灵 海贼中的最废果实 海贼:开局觉醒死神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