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仗剑江湖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太平长安
    在边城之北百里处,有一口关隘,原本叫平沙关,关隘不高,人也不多,多是一些孤寡老人,如今更是这样,青壮的男子不是从了军,就是南移,只留下一些走不动路的老人,还有一些不愿意走的老人,怕这一走就得死在他乡,做不到落叶归根,就成了孤魂游鬼。

    而从平沙关往北看,有一座连绵的山脉,叫横剑山,山如其名,站在平沙关的关口上看,横剑山就像一柄横在西夏和辽金中间的巨大重剑,剑锋朝西,剑柄朝东,如今看上去,横剑山脉从半山腰开始,往上都是白花花一片,再加上青天白云的衬托,更是晃眼,跟横剑山脉比起来,平沙关着实有些弱不经风,其实平沙关以前也不是用来挡人的,而是用来挡沙,挡风的,真要挡下辽金的铁骑,怕就是螳臂当车。

    可也就是这么一座随时都会倒塌下去的小关隘,在夏末秋初的时候已经在双方手上互相易手了七八次,一直到秋末,才算真正掌握在西夏手上,可但凡用关字相称的城池,就算再小,也是兵家必争之地,血流缟素,也是不丢寸土,因为一方关隘,就相当于一家门户,门户大开之后,这一户庭院也就成了别人的后花园,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黄权就是这平沙关的守军将领,其实只有三十来岁,可看起来就像四五十的糟老头子,皮肤粗糙发黄,唯有眼神如鹰阜,而今就站在这平沙关的关隘口子上,极目远眺,平沙关他可是守了有十多年了,像这样穷乡僻壤都算不上的地方,西夏朝廷想管也没有那个心力,所以平素任命也就由着将领自己,然后每年将名册差人带到长安,再誊抄上京,由京里批录,算是同意,一般像他们这种地方的将领任命,也就是表面功夫,没人在意,就像他们平沙关可从没等到过京城里的人,可今年算是等到了,来了个跟他年岁差不多大的中年文士,没带多少人,一个小书童,十多号侍卫,后来黄权才知道原来是有三十多人的,走过来就折了大半,据说是碰见沙匪了,黄权起先暗地还嘲笑过,这时候就连辽金都要南下打打秋风,这些个占山为王的沙匪会有多少余粮过冬?逼红了眼连军营都敢闯一闯的亡命之徒,这一会早就在吸人血了。

    在这个中年人能走到这里的时候,他还是有些诧异,尤其是读书人,算是他守关以来的第一人,以前就算有人来,也是一些江湖人,说是去横剑山脉那边闯荡闯荡,当然也有人从横剑山脉那边回来,如今去横剑山脉那边的江湖人多了,可就是没见着人回来。

    后来中年人拿出一封黄纸,说自己是平沙关的参军,也是他黄权的副手,黄权也都是将信将疑,他不识字,关内的人识字也不多,原来有个专门替人写家书的老道士,他们每年的名册也都是找他写的,不过现在老道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这事也就没办法证实,所以黄权最后只是给中年文士随意安排了一个住处,也就不在搭理,甚至连后者的名字都没问过。

    好在文士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是每日跟着他照常巡视,安抚士卒,平沙关的士卒不多,原来有一千五,几次消耗下来,也就剩一千出头,不过黄权知道这算是多的,往南的几处关隘,怕是连一千都凑不出来。

    人少了,该巡视的还是巡视,一如既往,只是不同的就是如今黄权已经知道了身旁这位文士的姓名,姓李,叫李显彰,或者说从第一次放手平沙关,到第二次奔袭回来,斩杀五百辽金游骑的时候,他就主动开了口。

    不过那一次也是让黄权印象深刻,弃关之前,李显彰收集了城里所有的硝石,然后埋在城里,在上面铺上干草树枝,然后还有一些让将士偷偷从横山上搜挂下来的松脂,然后诱敌弃关,走的时候,就连黄权都不知道他是如何找了五十号将士,藏在城里,待到辽金骑兵进关,以响箭为号令,佯装弃关的上千号人返身杀回,作为跟辽金接壤的边关城池,无论是谁,骑马射箭都是一流,只是如今箭上不单单是抹上松油,更是带着这么些年宿怨怒火,铺天盖地的朝着城里激射过去,不到一个时辰,城里黑烟四起,哀嚎不断,饶是黄权,当时也是一阵心惊,而身旁的李显彰望着火海,声音却是冰凉的吩咐下去,出来一个杀一个。

    便是如此,五百辽金铁骑就这么灰飞烟灭,刚开始的时候,黄权瞧见李显彰的样子,还以为他有万全之策,等到了后来,就连收尸都没见到那五十号人,他才知道这五十号人不但负责点燃硝石,而且在响箭的第一时间便守在了辽金的退路上,死战不退,那一会,他跑去质问李显彰,但后者只是平淡说道:“我问过他们愿不愿意,没见着一个摇头的。”

    不过在李显彰用那烧焦的五百号尸体在平沙关外面摆出一个滚字的时候,千余的将士身上兵甲破烂,肤色黝黑发亮,头发也都油的打了结,但一个个站直了身子,用赴死的姿态昂着头,黄权也在一瞬间红了眼,似乎知道那没来得及留下名号的五十名将士的心思。

    不过之后,便是恶战偏多,就连他,不知不觉也开始以这个文士为首,如今休战将近半旬,黄权却没有丝毫松懈的意思,照例巡关,待到太阳就在横剑山剑锋位置露出一小片的时候,黄权回过头,咧开嘴朝着李显彰说道:“先生,过了今日,可就霜降了,辽金应该也不会再来了。”

    经过几次大小战役之后,黄权再也没有小看身旁这个文士的意思,而且更多时候,他都为后者的心狠而胆颤心惊,不过很多时候他又觉得奇怪,明明能波澜不惊的说出那般话语,可又多次见他跟底下将士呆在一起,一边喝酒吹牛,时不时来一场说书,还帮他们写家书,还说帮着寄,要不是黄权有天夜里撞见后者把那些家书偷偷放进了火盆里,他其实也想让后者给他写一写。

    被撞见后的李显彰也不慌乱,只是笑着说,生无可恋那就真要死了,生有可恋说不定还有活路。

    黄权其实不止一次觉得李显彰对人狠,尤其是他的心狠是不分彼此的,对自己人狠,只是他对辽金更狠而已,可即便这样,他对后者一样死心塌地的信任。

    就像往年,每每霜降之后,辽金都不会有多大动静,这一会有了李显彰之后,他都有些不确认。

    李显彰负手看了看横剑山脉西侧血红的晚霞,就算来时再是一身干净的李显彰,这一会脸色也是枯黄,唯有气质如孤松,万年不倒,突然笑出声来,转过头没有丝毫源头的说出一句话,“黄将军,怕不怕死?”

    黄权不解其意,依旧摇了摇头。

    李显彰点了点头,又是笑着说道:“想不想活?”

    黄权突然觉得今日的李先生话有些奇怪,有些摸不着头脑实诚说道:“想啊。”然后两人又开始沉默了下去,黄权顺着关口往前走了一段时间,还是觉得奇怪,不依不饶说道:“先生,你之前的话是什么意思?老黄有些想不通。”

    李显彰眼里泛着光,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摇了摇头,没理会这么一茬,摇头说道:“上一次的徐将军是不是没说完?”

    黄权摸不着头脑的点了点头,随后又补充一句,“其实老黄觉得先生不比徐将军差。”

    李显彰闻言哈哈大笑,拍了拍黄权的肩膀说道:“以前我和你一样,觉得自己不比徐暄差,等到了这一步,才发现其实还差他一点。来来来,今日我就给你们说完。”

    黄权搓了搓手,朝着李显彰眨了眨眼说道:“那老黄去备酒?”

    李显彰恩了一声,黄权望着前面没走完的关道,前者一言戳破后者心思,笑着说道:“去吧,要是信的过李某,接下来的就交给李某来吧。”

    黄权忙不迭的诶了一声,急忙下关,顺道摆手说道:“哪有信不过先生的。”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关下吼道:“小崽子们,备酒,李先生今夜说书,今夜太平长安!”一点都没有将军样子,反而像个匪气十足的盗徒。

    李显彰对此一笑而过,看着横剑山脉,半晌过后呼了口气,前面是风雨飘摇的沙场埋骨地,背后是金鼎稳固的繁华桃李林。

    饶是李显彰,也不由的荒唐一笑,突然之间,李显彰就想起以前自己求学的时候,在西蜀道酒楼上听到的一句话,太羹玄酒,洋洋乎不可一世之气象,尔等各类当体节之荐以尽爷们口腹之味也。

    后来才知道,这是徐暄骂江南那些儒士说的话。

    现在看来,他的轻傲,在这一点上就不如徐暄,他只敢一个一个骂,徐暄则是不分青红皂白,骂了整个士林。

    李显彰朝着横剑山脉,做了个饮酒样子,仰头而尽,闭眼自醉说道:“此言壮哉,当浮一太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