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5 [预料之外的别无选择]下
    让艾尔瞬间翻脸的原因是男人居然在往他这边一步步后退,这是要将他往死路上逼啊!

    男人很快就遭到了报应,也许是狼人发现了他说话时露出的破绽,也可能是眼前猎物的喊叫声激怒了它,男人没退几步,它再次飞扑上前。

    这次艾尔看清了,这种野兽在攻击之前,都是弯腿弓腰,随时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弯弓,只要猎物稍一不注意,弯弓就会弹起,浑身绷直,那一瞬间真的是拉成了一双美腿,如果将那些腿毛看做是狼皮裤的话。

    尖牙如刀刃,利爪如快箭,在近距离发动这种攻击,如果不是反应力非常快,行动特别迅捷的人,根本躲不开。

    男人只属于前者,他侧身让开了激射而来的狼人,但是狼人毕竟不是一支箭,他躲开了头部的撕咬,却躲不过狼爪的挥击范围。

    交错而过的时候,锋利如刀的爪子在男人壮实的胸口上留下了四条血痕,厚实的肌肉翻卷开来,在伤口深处,甚至能看见间距均匀的几个白点,被撕成布条的上衣瞬时变成了红色。

    男人中招之后,立即转身,丝毫不敢将自己的后背露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内,直至此时,鲜血才从宽阔的胸膛上涌动出来。

    野兽的扑击速度极快,爪刃划过猎物丝毫没有降低它的速度,导致它此时一边想要刹住脚步扭回头,一边却刹不住似得朝艾尔的方向滑步而来,那微微有些凹陷的柔软腹部就这么暴露在了艾尔的上方。

    好机会!

    艾尔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否则等会那对美腿就会蹭到自己,然后狼人应该会被绊倒,他应该会被上面的爪子划出几道血痕,接下来,狼人就会一口咬碎他的咽喉或者脑袋,或者用利爪轻轻的刺穿他的胸膛。

    这显然不行啊,故事如果落幕了,那就永远是个悲剧,如果继续下去,谁能保证以后是不是会来个大翻盘呢?人必须要有坚持,有梦想,在逃亡的这些天,艾尔早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为自己罗列了好几条他能接受的死法,这其中,并没有方才猜测的那种。

    于是他动了,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怒吼道,“傻逼!”

    同时一下子爬起来,朝这个一出场就处处透着大意的狼人撞去,将自己想象成一根直挺挺的人肉拒马,绷直了身体,将顶着一个鸡窝头的脑袋狠狠地捅在狼腹上。

    他听到了[嗷]地一声惨叫,至于这是狼人的咆哮还是自己的哀嚎都不重要了,他毕竟不是真正的拒马,原本断粮几日的身体就已经虚弱无比,此时头顶、脖子、腰背依次传来的剧烈疼痛真是要了他的半条命。

    自损八百伤敌一千,艾尔被怼得一普股做到了地上,狼人也不好受,捂着肚子弓腰摔到了地上,疼得满地打滚。

    艾尔没敢浪费时间,赶忙甩了甩昏沉沉的脑袋,准备站起来拔腿就跑,这个男人如此逼人,心里原本仅有的一点点相救之意都被逼得烟消云散,艾尔已经不想再管他,心说自己已经给你这祸害雪中送炭了,老子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这刚一抬头,他却看到男人趁野兽倒地,不知何时已经整个半跪着压在狼人的背上,膝盖顶着野兽那脊柱尖锐突出的背部,胳膊则勒着它的脖子,正咬牙切齿死命的往上掰。

    这个姿势艾尔也见过,如果不是双方露出的森森白齿,倒是和那个侍女与管家的姿势挺像的。

    野兽双眼泛绿,瞳孔已经翻到了眼盖里边去了,舌头外深,一副呼吸不畅的样子,男人也不好过,他脸红脖子粗,手臂青筋裸露,好几根狼爪子已经陷入了手臂上狰狞的肌肉中,鲜血顺着手臂与狼爪缓缓流淌,除了这个,他胸膛上的四道创口因为用力过猛而血流如注,但他却完全无法顾忌。

    这是要拼命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就看谁坚持得久,不是狼人被勒死,就是他流失过多的鲜血,力气衰减被反杀。

    但场上仍有两个可以改变局势的变数,一个是又开始犹豫的艾尔,如果男人勒死了那头野兽,那他就不用再次跳入黑鱼河中,那样的结果几乎是必死无疑。但如果野兽完成了反杀,那自己的结果也是必死无疑,两难啊两难。

    另一个变数则是……

    狼人放弃了和对手较劲的做法,改为了围魏救赵,那双爪子的目标变成了对手的脸部,男人一时没想想到这野兽如此凶狠,脸上被刷刷刷抓了几下,却也险之又险的躲过了眼睛咽喉等要害。

    但这种攻击不是说躲过一轮或者几轮就行了,只要狼人没有完全气绝,那双爪子都会不停的追着男人的头脸颈等要害,挠啊挠,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真要给扣住了眼睛或者咽喉,形式会立即逆转,所以此时被压在下边快要断气的野兽反而是占了上风。

    艾尔仍在发怔,男人恶狠狠的威胁道,“快来帮忙!你敢跑,我立马松手!”

    草!艾尔又被吓了一跳,心说怎么帮,难道帮你在后边捅它菊花??

    他的问题立即就有了答案,男人吼道,“快过来摁住它!”

    这简直强人所难嘛!艾尔一脸哭相的转过头,心中将对方的女性家属问候了一万遍,他不敢不帮啊,那人要真是松手了,艾尔知道自己绝对活不过十秒钟。

    “快点!”男人又催促道,声音一次比一次严厉,每一次都已经像是放弃前的嘶吼。

    艾尔心说草拟吗,来就来,就当是给自己儿子积个大德了!旋即抬腿跑向正在以命相搏的双方。

    狼人挣扎得更厉害了,那人仰头再次躲过一爪子,开始不断的咆哮着,形势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候了。

    艾尔半蹲在狼头前面,这种生物的头部跟狼一模一样,那个大小,如果一口咬在手上,绝对不是什么骨折不骨折的问题了,或许伸头过去它都能一口咬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