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2 [苍白通往浓彩之门]下
    他迫切地想看看品尝这绝世佳肴的食客用着什么样的姿势,挂着什么样的表情,当袅袅的香气进入他们的鼻腔里,当鲜美的滋味融化在他们的味蕾上,他们的脸是否会酝酿出幸福的表情,喉咙里是否会发出满足的呻吟。

    因为紧张而剧烈颤抖着的双手,缓缓的将门框打开,他发誓当时他只是想要打开一条小缝隙,只要能将眼睛凑过去就好,并不曾想过要打扰食客的恣意时光。

    他意识不到也想象不到,自己愚笨的双手推开了一扇改变了自己命运的大门。

    吱呀——

    刺耳的响声撕碎了黑夜的宁静,也掐灭了那勾人的声音,里边苟合的男女瞬时停住了,犹如被抓个现行,惊慌失措的小偷。

    对,他们是小偷,艾尔不想抓贼,却碰到了真贼,贼的身份更是出乎预料,他呆愣当场。

    于是在他呆愣期间,小偷有充足的时间做出应变的选择,他们立即在一条漆黑的门缝中,锁定了那只反射着月光的窥视之眼。

    艾尔愣住了,他没有注意到太多其他的龌龊,因为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在女人的那张脸上,那是一张揉和了羞涩、痛苦、快乐、震惊等等复杂情绪的脸,也是一张由熟悉向陌生,由美丽向丑陋转变的脸,但无论包涵了多少,他都不会认错,这是那个女人,那个侍女的脸!

    大量的信息让艾尔寸步难移,他甚至没想过要躲开管家抓向自己的手。

    接着,管家把艾尔拖进厨房,作为农奴,他不敢反抗也不认为自己能反抗,当然这是较为体面的说法,事实上侍女的脸作为主攻,精彩的场面作为助攻,当时的农奴依然处于呆愣状态。

    他完全记不得自己是如何被绑住了双手,被堵上了嘴,又被丢到了墙角。

    制服了没见过世面的窥视者之后,小偷们平定了情绪,显得有恃无恐,他们当着艾尔的面,边穿衣服边商量着怎么处置这个发现了他们秘密的农奴,当然,主要是女人在说,男人在听,以至于她手上的速度要慢了不少。

    男人穿好衣服之后,变成了令此时的艾尔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的管家大人,管家大人继续凑到了侍女身边,双手撩动着艾尔的心。

    侍女脸上的惊怒又转为了羞愤与狠厉,很明显她极为不习惯当着别人的面这样,狠厉变成了杀意,“杀了他”。

    不过这个提议很快遭到了管家的否定,他继续着手上的活计,双手如蛇,游走于雪原与冰峰,舔[hx]舐密林与沼泽。

    他惬意地摩挲着,就像一个正在摩挲着下巴思考的哲学家。

    ……

    “哼……那不然你说……怎么办?”

    ……

    “放他走?”

    ……

    经过一段时间的摩挲与思考,揉搓与取舍,管家做出了决定,他放开了手中的猎物,将她赶了回去,只留下了自己和艾尔。

    然后在管家口中,艾尔听到了另一个版本的故事,只是,是非已颠倒,黑白已混淆。

    大致的意思是,管家起夜,听到了厨房有异响,他偷偷的靠到门边,发现了艾尔在厨房里偷拿肉食。于是小偷被人撞见,在惊吓之中打烂了大量的琉璃器皿,跳窗逃走了。

    事实上这种念头在艾尔的脑海中不止一次的浮现过,他要是早知有这种事情发生,绝对不会有心无胆。

    管家轻描淡写的说完之后,将艾尔扶了起来,并把农奴推向了窗边,伸手推开了窗扇。那一瞬间,代表着纯洁的洁白月光打在管家那双带着污秽的手上,反射着的晶莹刺痛了艾尔的眼睛。

    他拍了拍艾尔的肩膀,就如此前一样,每当这种时候,管家总会对艾尔说出一番激励的话语,但此时的艾尔只想堵住耳朵,只可惜双手被绑。

    不过束缚艾尔双手的东西立即被解开了,如果没猜错的话,那是侍女的胸衣。

    “艾尔,”管家笑呵呵的说道,“你知道赌博吗?”

    “啊?”农奴心里掠过一丝不安,不安来自于未知。

    “你应该离开这里,当然,你也可以试着大喊大叫,赌一把看看人们是相信一名低贱的农奴,还是相信男爵大人高贵的仆人。不过如果你赌输了,那就连逃跑的机会都没了,你知道那是什么下场吧?”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管家的手,却是已经搭在了存放着琉璃器皿的架子上,手上的晶莹自然也抹了些许在其之上,可惜它们最后只会在上面留下淡淡的白痕,这并不能为艾尔提供翻盘的证据。

    而且,实际上管家是跟他自己在堵而已,至于艾尔,只是一颗不由自主的骰子,他并不是管家的对手,他连桌子都没有,谈什么翻盘?

    “不!你不能这样,我可以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农奴接受不了急剧恶化的结果。

    艾尔想和对方谈判,想努力的将屁股挪到谈判桌对面的椅子上,他实在不愿离开这里,哪怕这里充斥着压迫和奴役,但如果习惯了,就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只要不将自己的待遇与那些人对比的话。

    起码这是自己熟悉的地方,而恐惧,来自于未知。

    管家露出了他招牌式的微笑,可是在艾尔看来,这熟悉的笑容之下却是自己完全不能理解的丑恶,那双眼里尽是阴险。

    他不理会艾尔的说辞,自顾自地将三个晶莹未干的手指伸入口中吮吸片刻,然后用他们对向了艾尔,用迷醉的声音低吟道,“准备好了吗,小伙子?”

    “准,准备好?什么准备好?!”艾尔看着对方的手势,惊慌失措。

    农奴说话的同时,三个手指有一根收回了拳头里。

    “大人!我——”

    又收回了一根,拳头上仍有一根孤零零的中指。

    但让满脑子混乱的农奴目瞪口呆的是,木架子已经被他摔倒了!

    老旧的木架满载着琉璃器皿,直挺挺的砸到了地上,将深夜中沉睡的庄园彻底惊醒,也将艾尔的意识彻底砸懵。

    “为感谢你做出的牺牲,我就再指点你一次好了,”他朝艾尔比着中指,嘲笑道,“不要太容易相信别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