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46 [焦躁的大胡子]
    “是……”她只得慢吞吞地站起身来,又小心翼翼地把控着屁股落座的位置,不敢离农奴太远,更不敢挨得太近,一双藏于桌面之下的小手已然纠结成麻。

    农奴皱眉,语气却缓和了下来,“把手放到桌面上来,红蛛也是。”

    雀尾无奈,却也只稍稍犹豫就和红蛛一样乖乖照做,那两条白嫩的胳膊一摆上桌面便被粗鲁地拨到了一起,然后农奴眼睛一闭就将脑袋压了上去,竟然是拿她们的手来充作枕头。

    肌肤相触的瞬间,早已和对方有过更深层次接触的雀尾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的抗拒,只觉得农奴的体温出奇地低,低得甚至能让人感觉到一抹冰凉,就仿佛……死人一般?

    她被这个念头吓得一颤,由颤栗所引发的情绪使人慌乱,该死的是这份慌乱完全无法掩藏。

    “你慌什么?”

    “啊,我,我没有……”

    “哼,”农奴哼了一声,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惬意,“软软的,还挺舒服。”

    “大人……”

    雀尾忽地一下羞红了脸,对面的红蛛抿了抿嘴没说话,虽然扬起的细眉有所回落,倔强的视线也跟着变得柔和,可双眸中的疑虑与忧愁却更显浓郁。

    没被这样要求的蝶翅皱眉不解,禁不住细声抗议道,“我也很软的……”

    “我知道,不过你比较乖,不会乱跑,这两个家伙可不一定。”

    “……”女佣兵们下意识地对望了眼,神色各不相同。

    “这是对你们的惩罚,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到天亮吧,我可要睡了。”

    话虽如此,他可不会真的打算就此睡过去。

    不过呢,想象是一回事,实际操作又是另一回事,房间里刚安静了一小会,农奴的意识就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

    洛龙城一夜无事,风雨于后半夜逐渐平息,待黎明将至,银甲加身的埃米一伙已经抵达了火把密集的内城东门驻地,并很快就见到了一身粗麻冬装的费恩,子爵大人身后是同样打扮的一大票城卫军,粗略一数,竟然有近百号人。

    很明显,双方皆有些诧异。

    片刻后,埃米诧异转微怒,昨晚对方只说“有兴趣的话早上找过来”什么的,根本就没有说太多的其它,然而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还得把好不容易连夜搞来的30套城卫军甲胄都给扔在这里!

    扔就扔吧,但子爵大人脸上那略感好笑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哎哟,搞那么大阵仗,昨晚上不是让你带芮芭几个过来就好了吗?”

    “你没说过!”

    “嗯?”费恩挑眉回忆,然后耸耸肩无所谓道,“哦,抱歉,你让芮芭、安德丽娜、费尔南多几个留下就好。”

    说着他就自顾自地朝埃米一伙的后边招了招手,吊在队伍后边的两个黑影僵了僵便快步走了过来,待进入可见度稍强的范围时,他们容貌展露,果然是奎尼和卢瓦尔。

    自三天酒馆事件后,这两个鸢尾花骑士的傲气似乎已被彻底打掉,走起路来焉头巴脑的,虽然不是输在正面对决上,但输便是输,那不是贵族间的剑术比划,是你死我活的战斗,战斗只论生死输赢,不讲手段。

    另外,被变成一头畜生满街乱跑,真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

    他们傲气十足的时候都跟不上埃米,这会更应该跟不上,之所以没被甩掉,只因埃米考虑到现在蒙面人实在猖獗,加之今天是和费恩一起行动,也就没再多花那份心思而已。

    “有鸢尾花骑士和他们几个在就没问题了,至于其他人,让他们都回去吧。”

    鸢尾花骑士分别和子爵大人、埃尔文明珠行礼,前者微笑回应,后者却只看着前者皱眉道,“我不想白占功劳。”

    “我知道,但今天要对付的家伙可不是铁贝、鳌针那样的货色,你的人多数都没受过正式训练,也不知道我们新约好的手势暗号,就算现在告诉你们,也来不及熟练了,情况如此,那些非觉醒者的家伙去了也不过是白送死而已,而且要紧的是还会干扰到我们的调度,所以,请别让我好心办坏事。”

    埃米瞪了子爵大人几眼,狐疑道,“我们要对付的是谁,又要去哪里?”

    “这个……,待会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故意搞得神神秘秘的做什么,你不需要以此来增加自己的魅力。”

    “拜托,”费恩哭笑不得,笑着掰了掰脖子,这个动作让他的笑容略显疲态,“你就算激将也用不着这样说话。”

    “那你告诉我啊。”

    “到了那边再说吧,反正就是进入伐木区你也不会怕的对吧?”

    “哼。”

    埃米冷哼过后,仅略微思索片刻便朝身后众人下了新的指令,只留下了芮芭、安德丽娜、费尔南多、塔姆四人,富勒很是不服气,却还是在发了几句牢骚后乖乖尊令,甚至在转身离开之前还将自己的哈钢剑交给了费尔南多。

    一旁的费恩看得不住点头,待富勒等人走远了,便忍不住夸奖道,“真是厉害,只那么一瞪眼,然后一硬一软两句话下去,在西外城倔得出了名的富勒竟然就乖乖地低了头。”

    “别把我说得像一个玩弄人心的混蛋一样,我们是同甘共苦的同伴,而且先低头的人是我。”

    “原来如此。”

    子爵大人摇摇头不再就此发表什么看法,埃尔文明珠则开始卸甲,芮芭几人自然有样学样,一旁早有士兵拿来五套平民冬装,一卸一穿其实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在这过程中,费恩朝那些穿着平民衣物的士兵一连打了好几个埃尔文明珠等人看不明白的手势,大意是化整为零,让众人分头赶往指定地点再换装等待,众人轰然应是,然后窸窣声响,悠忽之间费恩这边就只剩下了以昆汀为首的五名护卫。

    “你得答应我,到了那之后可不能乱来,不然你我两家上边那几位非得剥了我的皮不可!”

    埃米又是狐疑地瞥了对方一眼,异常不解,“既然这样,那干嘛还要带上我?”

    “你说呢?”费恩耸耸肩,带头朝西南方迈开了脚步,“难不成眼睁睁地看着你自己傻乎乎地撞得满头是包?对了,昨晚上睡得好不好?”

    “……”莱尔德府邸一行的遭遇让埃尔文明珠不堪回首,她本打算板着脸不作回答,但一想到昨晚上那件防雨斗篷的温暖,片刻后又鬼使神差似的偏开脑袋闷声道,“不好。”

    “呵……,以后会好的,相信我。”

    ……

    哈莫尼。

    天刚放亮没一会,套着黄边白斗篷的老信徒和穿着各色冬装的新信徒就占据了大礼拜堂所有的长椅,并填充了一排排长椅之间的过道,直逼正对大门、光明神像之下的洗礼台以及其侧的伴乐台。

    其实有好多人不是今天来的,而是昨晚上便因为各种原因留宿于此,大礼拜堂里的长椅虽然硬,但胜在干净,而且通往内区的甬道口是有圣殿骑士值守的,自从信徒暴增后,值守骑士的数量也相应地增加了不少,当着圣殿骑士们的面,那些暴徒总不敢再不知死活地在这搞出一些事端来了吧?

    最近暴徒们连续在西外城、内城制造了几十起抢劫、杀人、强见、纵火等恶性事件,城卫军看情况短时间内已经束手无策,若是从前,有钱人家还能雇佣一些信誉好的佣兵来看家护院,可现在他们能依靠的似乎就只有圣殿骑士了,至少在斯凡提从东外城城墙抽调更多的城卫军回来,或者皇城援军抵达洛龙城之前。

    从薛特维亚赶来的援军已经抵达了弗劳尔家族的地界,消息便不可避免地被传扬开了,对于几近崩溃的洛龙城底层平民们来说,这无疑是一剂药效强劲的强心剂,只要再坚持几天,一切就都会重新变好的。

    而且这些天已经有好些个出人意料的家伙被选中成为教会的预备骑士,获得了进入更为安全的内区接受训练的资格,没被选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存了希望,说不定好事会来得更早呢?

    此时此刻,从其他地方陆续赶来的信徒仍在增多,有位置便坐着,没有则站着,人与人之间的间距不断缩小,几乎已经到了人挨着人的地步,不过场面倒还算安静,绝大多数的人都静静地倾听着回荡于高阔穹顶的小故事与柔和的伴乐,音乐出自伴乐台乐师手中的木质竖琴,故事则出自洗礼台上那位披着神袍的中年神父之口。

    是的,神父在讲故事,讲一些能让人心境趋于平和、心中希望复苏的哲理小故事,而不是如平常那般正正经经地布道或者带着大家祈祷、冥想。

    这样一个人头耸动的场面,就算混进来一些神色不自然的家伙也没有谁能注意得到,圣殿骑士们能做的,就只有尽量提高警惕、尽量做好本职工作而已。

    在圣殿骑士们注意不到的、靠近大门的一角,几条披着信徒斗篷的人影挨得特别地近,并正在窃窃私语着什么,大礼拜堂里其实很多这样的人,可这几个家伙竟然和周遭的信徒隔了近一个身位的距离,仿佛人潮中的孤岛。

    大门附近虽然不算拥挤,但自然情况下肯定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有人想往这边挤一挤,却愣是被“孤岛”周遭那一圈或是低头沉思或是抬头仰望的家伙隔绝在外,如此一来,圈内的家伙正在说些什么其他人自然也是听不清的了。

    “到底行没有啊,看了这么多天还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其中一个大胡子男人很是不耐道。

    “别催了,我又不能控制它的意识和动作!”说话的是一个低头扶额的中年女人,在那只略显干瘪的手掌之上,是一撮从兜帽中漏出来的棕红刘海,而之下……竟是一双泛着莹莹白光的眼睛。

    “催你的不是我!今天要是再搞不出个所以然来,明天没准就没有机会了!该死的,提起这个就头疼,来的竟然是埃莉诺那个老处女!”

    “呃,埃莉诺应该是处女不错,但她似乎跟‘老’扯不上什么太大的关系吧……”

    中年女人身侧一个矮个子男人忍不住插了一嘴,立即就招来了大胡子的瞪眼怒斥。

    “你他吗知道她是不是处女,老还是嫩?这么上心这种八卦,你的事情搞完了是吗?!”

    矮个子下意识摇摇头,见对方又要骂,忙点头改口,“其实目标已经有了,再等一会就好,真的。”

    “再等一会?不要再和我提‘等待’这个词语,让那家伙赶紧动手,死婴一到位,立即行动!”

    其他几人对视,纷纷耸肩表示无所谓,等矮个子发出暗号后,大胡子朝身侧一直死死盯着白眼女人棕红刘海的削瘦男人皱眉道,“检查一下狼毛还在不在?”

    明显有些走神的削瘦男人从兜里抓出一把整齐的黑毛亮了亮,又顺手塞了回去,大胡子脸一黑,怒道,“他吗的你拿的那是什么几把毛?!”

    削瘦男人眨了眨眼,又从另一边兜里掏出来一撮灰毛,连声说抱歉。

    “卧槽……”大胡子捂着胸口瞪着眼,这瘦子表面木讷实则凶狠残暴,喜好在奸杀有夫之妇后收集她们的发梢随身携带,简直变态,片刻后他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无奈地朝另一个手捧小抄、一会闭眼一会睁眼像是在强记着什么的女人道,“蛇蜕呢?”

    “带着呢,”女人抚了抚额上几道粗长的横纹,很是苦恼,“请您别打断我,年纪大了记点东西可不容易!”

    她确实已经年纪颇大,几缕从兜帽中滑落的发丝已然黑中带灰。

    大胡子扶额一脸痛苦,“跟你们这些人待一块还真是让人焦躁!”

    “那可真是劳您费心了。”、“我们可比不得总部那些精明强干、帅气靓丽的小伙子小姑娘。”、“能不能先别说话,好不容易看到了点有用的东西,你们这样我根本就集中不了精神。”、“抱歉抱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