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29 [绯月]
    来不及多想的雏菊拎着断剑就要跟上,却险些又被卢瓦尔直接削首,鸢尾花骑士攻势凌厉、出招迅捷,一招连着一招绵绵不绝,她左躲右闪,不止进不得半步,还被逼得只能不住地狼狈后撤。

    她想要求援以多打少,可举目四顾,双方的人融在一起,佣兵们已经全然落入下风,别说想要冲出去,就这样能坚持多一时半刻都算命硬!

    令人绝望的是,哪怕情况如此恶劣,绝大多数的佣兵都还是各自为战的状态,原因不是佣兵之间的芥蒂太深,与生命相比,些许的仇恨或者说芥蒂完全可以放在一边,但就算有人高声呼吁突围,下一刻呼喊也会被惨叫所取代,在这里,没人拥有发出号召的能力。

    形势如此,仍没有放下芥蒂与仇恨的恐怕就只有蜂鸟一个,对她来说,仇恨大概比生命更重要,举刀相向的城卫军要砍,似乎憋了满腔委屈的钢鬓也要杀,若是两者并列,先取后者。

    早已新伤叠旧伤浑身浴血、与相熟同伴完全脱节的她一手长剑一手黑匕,除了规避一些致命攻击以外,几乎已经只攻不防、不顾损伤,端的是凌厉异常,一名在洛龙城也算排得上号的城卫军好手三两下就被骗掉了右臂,又被她抵在墙上桶了个千疮百孔。

    在复合匕面前,精铁银甲比纸也好不了多少。

    完事后蜂鸟又毫不停顿地反身扑入人堆,一边咬牙切齿地搜寻着不知被逼至哪个角落的钢鬓,一边搏杀银甲士兵,看样子,似乎已经不打算再返回铁贝等人的小队伍中。

    铁贝一伙必然是想要寻找机会突围的,可大厅里人影憧憧,喧嚣震天,大家连聚成堆都难上难,好不容易将蝶翅和雀尾接回来,蜂鸟又不知道冲去了哪里,刚寻得蜂鸟的方位,红蛛又他吗的没了影子!

    能回来的不想回,想归队的却回不来,雪貂满屋子逃窜,几次想靠过来却都没能成功,等红蛛不见了以后,这姑娘也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已经遭了毒手,毕竟黑白双方的实力差距如此之大,雪貂那样的水平,死了也不奇怪。

    周遭的佣兵越来越少,真真是把铁贝急得两撇小胡子都倒竖了起来。

    过了一小会,狼狈逃窜的雏菊从某个旮沓角落凑过来了,带来了红蛛被绯月逼进小房间的消息,以及一个大麻烦——鸢尾花骑士卢瓦尔。

    众人还没做出反应,雀尾立即就朝那个房门虚掩的小房间蹿了过去,一路腾挪躲闪,却因为心中焦急被划拉了好几下,伤口虽然不深,但肯定也疼得钻心。

    铁贝和锤哥都想紧随而去,然而附近的城卫军已经有了防备,而且卢瓦尔还插手阻拦,大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雀尾没入人堆消失不见。

    无计可施的铁贝被迫和卢瓦尔进行缠斗,所仰仗的,只有经验、技巧,以及一柄让人惊喜莫名的哈钢复合剑,剑是蝶翅给的,她被那名断臂的伙计架着缩在鳌针和云猫几人组成的保护圈里,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还不住地吐着血,连说话都有些吃力。

    至于蝶翅的剑又是从何而来,铁贝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到,他们被困于此处,又怎么可能有时间、能力去搞这种宝贝,蝶翅有,红蛛肯定也有,没准雀尾手上那柄在其离队途中接连刺死两名对手的短匕也是。

    那重女轻男的家伙如果知道了这里的事……

    一定会如疾风一般席卷而来吧?

    “您别走神啊!”

    眼见铁贝差点被一剑斩断双腿,在一旁伺机偷袭、起牵制作用的雏菊忍不住高声提醒。

    铁北慌忙后退躲避,刚退开两步,对方的剑又直刺而来,简直追魂夺命不给人丝毫喘息的机会,他躲得踉踉跄跄跌跌撞撞,除了躲,竟连话都没机会说,对上鸢尾花骑士,就算不走神也没什么大用!

    一旁的锤哥显然也没放弃追去小房间帮忙的想法,却也同样无法摆脱纠缠,在和对手过了几招后,他开始变得狂暴,数次想要以伤易伤摆脱敌人,可惜天不遂人愿,伤是易了,人却走不了,继续换下去,先撑不住的肯定是以一敌三的他。

    眼看形势再次恶化,铁贝冒险退了一步,并抽空朝眼巴巴地盯着自己手中黑刃的雏菊吼道,“快过来!”

    可鸢尾花又哪是那么好糊弄的,雏菊还没反应得过来,卢瓦尔就紧跟而上,扬剑即朝胆敢分心他顾的对手当头挥下。

    被迫以凡人之躯与觉醒者拼力量的铁贝简直狼狈至极,等雏菊好不容易凑过来后,他咬牙拼得背上被划拉了一下,终于是瞅准机会将黑剑塞给了对方,自己则歪歪扭扭地跌到一边。

    “呃?”

    拿到复合剑的雏菊整个人都颤了颤,接着就仿若打了鸡血一般,和再次猛攻而来的卢瓦尔[当当当]地对上了,不过虽然她不至于如此前那般毫无还手之力,却也仍被压了好大一筹。

    两人同是觉醒者,同样手持哈钢武器,附近的人都难以插手进来,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连人带剑削成段,但现在拼的就是命,铁贝稳住下盘后也顾不得背上的伤,抽出精铁长剑转身又折回战局,和雏菊角色对调,这才算勉强稳住局势。

    “想要就说啊!早这样不就好了!”

    雏菊脸色潮红,看起来很是亢奋,“我怎么好意思说啊!”

    “都他吗的什么时候了!”铁贝呸的一声,抽冷子侧身插死了一名想要偷袭鳌针的士兵,继续怒道,“你要是能让蝶翅活着出去,这柄剑我做主,送给你了!”

    “真的?!”、“不行!”

    雏菊和蝶翅同时高呼出声,一个惊喜一个抗拒,后者刚喊完就连连咳嗽,一边咳还要一边说,却越咳越厉害,她伤到了肺,血都进入了呼吸道,然后又咳成血雾,夹进了断断续续的话语中。

    “那是他给我的,无论今天是生是死,它都是我的!”

    “你——!对他来说,你们肯定比一柄黑布隆冬的东西重要得多,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及这些小事!”

    “不行!”蝶翅一脸青白,眼神迷离,显然人已经有些迷糊了,就靠着一股倔劲强撑着呢。

    雏菊忙插嘴说自己不要,这么一分神她就露了破绽,若不是弯腰得快一点,被斩落的绝对不只一缕黑发而已。

    卢瓦尔撇嘴摇头,“你们竟然还有心情讨论什么你的我的——”话未说完,他的身体就是猛然一晃,却还是没能完全晃过突如其来的偷袭,一柄佣兵长剑透其左肩而出,沾满血光的剑身兀自晃荡,要是偷袭者的速度再快一点,它将会直接刺穿鸢尾花骑士的心脏。

    “你竟然还有心情听人家——呼!”一击得手的雪貂飞身一脚将骤然色变、因躲闪而立足不稳的卢瓦尔抽得踉踉跄跄撞进了人堆,若不是力量不够,卢瓦尔这会应该已经折颈而死了,“听人家说八卦!”

    跟过来的还有田鸡、三叶,以及好几名难缠的城卫军,雏菊脸色一喜,又连忙做出一副严肃的模样,迎上前去帮忙,浑身一轻的铁贝则直接高呼了一声“干得漂亮!”,看样子根本就没把雪貂先前的叛变行为放在心上。

    正各自和对手捉对厮杀的大伙似乎也没在意,但雪貂仍有些不大好意思看他们,焦急与尴尬让那张长了两小片淡雀斑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