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26 [不怕死的就放马过来!]
    可问题在于,缓缓后退的交界线已经快要达到要求了,欧文却还没过来?

    “欧文你在干嘛?!”

    芮巴回头咆哮,却见欧文仍旧站在原地,根本是从始至终都没挪动过步子!

    “我没魔晶了!”

    他们每个觉醒者身上都带了三枚魔晶,这是短时间内觉醒者能通过魔晶回复精神力的极限数量,而且效果还递减严重,超出这个数量,再多也没用。

    “这跟有没有魔晶有什么关系,你这不是还好好的吗?!”

    “快过来啊!”

    包括芮巴在内的好多名高年级学生立时就被激得岔了气,现在大伙拼命争取来的机会稍纵即逝,可那胆小鬼竟然害怕昏迷?!

    “我办不到。”

    欧文的拒绝一出口,即将从人堆之上越过封锁线的铁贝立时心下微松。

    场上的情况已然明朗,无论敌人的个体实力多么强劲,都不能否认他们此时人手短缺的致命缺陷,在那个叫做欧文的家伙不能出力的情况下,埃尔文明珠怎么可能拦住大几十名佣兵?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此看来,己方能做的选择实在是太多,可以一鼓作气冲杀出去,也可以试着将埃尔文明珠抓在手上,铁贝趋向于后者,因为这将会是一颗神挡杀神的棋子,亦是重若万钧的筹码,他刚思及此处,后边的红蛛就已经开腔蛊惑了。

    “你们时常念叨着的埃尔文明珠就在眼前,还等什么,都冲上去逮住她啊!”

    “又漂亮又值钱,谁怂谁是性无能!”

    雪貂大声接茬,然后话刚说完就被周遭的男佣兵们瞪得缩了脑袋,不过她们的目的达到了,佣兵们虽仍然被顶得不住后退,气势却盛了不少,若是几位打头的副团长能打开局面,说不定埃尔文明珠真的要被掠了去!

    明珠近在眼前,副团长们抽剑就准备直接飞扑而下,但无论是埃米本人,亦或者紧挨着她的芮巴、安德丽娜、鲁本,皆只是仰头凝视,那眼中有愤怒,有肃然,却没有多少的慌张与惧怕。

    埃米甚至还针锋相对地大喊了一声,“杀!”

    高年级学生们纷纷半眯起了眼,眼中杀气四溢,按照大伙之前的约定,这个命令下达以后除了几个主要的人物之外,其他的小杂鱼尽可以统统杀掉。

    在两族相争的大环境下,再罪大恶极的人其实也是能派得上用场的,冒险以硬碰硬的方式杀掉对方实为下策,可埃米不愿轻易地将搅乱内城的暴徒放走,也再没有办法将之活捉,只得如此。

    而且只要能打成均势……

    或许事犹可为!

    恰在此刻,利物破空声突起,一点寒芒从门外激射而来直取铁贝的面门,巧合得仿佛是埃米早有安排一般。

    铁贝人在半空无法躲避,瞬时一身的气势连着呼吸都被吓没了,仓促之间,只得将剑身挡在脸前,以运气赌生命。

    说时迟那时快,锐物撞上剑身发出了[叮]的一声脆响,同一时间,门外也传来了一声基佬味十足的讽刺,随之而入的是三道或高瘦或矮壮的身影。

    “唉,本老娘若是再不来,某人就又要坐到地上哭天喊地的了。”

    欧文脸上立时浮现一抹阴翳,包括芮巴在内的其他高年级学生却纷纷欢呼出声,富勒、费尔南多和塔姆赶过来了,一下多了两个觉醒者,那这事情可以办!

    伴随着这短促的欢呼,侥幸不死的铁贝踉跄落地,锤哥、鳌针则分别和安德丽娜、鲁本长剑相交,你来我往打得难解难分。

    芮巴倒是想挑个小杂鱼以便分神准备火球术来着,哪知竟被个十分娇俏性感的男人婆纠缠上身,只得抬剑相迎,才过了三两招,又来一个浑身冒油的死胖子!

    酒馆大厅内一方猛冲,一方后撤,封锁线立即就断成了好几截。

    被怼了半天无法还手的佣兵嚎叫着从狭窄的过道里奔涌而出,转身和已经卸掉限制条件的高年级学生们混战在了一起,前者人数占优,后者质量压制,各自为营对上了指挥得当,一时之间竟然也分不出个高下。

    酒馆大厅里人影憧憧群魔乱舞,交战双方所爆发的种种声浪仿佛能将整个三天酒馆都彻底掀翻。

    外边黑压压的围观者们看得目不转睛,统统都跑到了正门这边,越凑越近,并大声地给银甲战士们打着气,一些胆子大的、看着像是练过几手的人甚至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当围观者认出那名正在沉稳指挥、声音都已经喊哑的银甲士兵的身份后,他们仿佛被点燃了一般,叫得震天响,欢呼声也被统一了。

    “我的天,竟然是埃米小姐!!”

    “真的是她!!”

    “埃米小姐!”、“埃米小姐!”……

    而其中跃跃欲试的家伙们竟然也摆脱了所有的心理负担,陆陆续续地大叫着奔涌进了被挤得满满当当的酒馆大厅,想要助刷新了他们认知的埃尔文明珠一臂之力。

    不过这些热血上脑的人能起到的主要是气势上的作用,毕竟酒馆大厅已经挤不进更多的人了,而且他们又不是很懂得如何战斗,充作武器的也多是农具,雇佣兵三两剑就能收拾一个,然后还能吓退一大拨。

    在这过程中,其实绝大部分的佣兵都是有机会逃跑的,但没有人跑,他们互相配合,尽力合作,仿佛已经彻底忘却了此前在地窖里的龃龉不合,忘记了那一个个放弃的理由,甚至原先那些想要趁乱掠走女佣兵的家伙都一招比一招凌厉致命。

    红蛛身侧就跟着两个这种家伙,不过她毫不领情,埃尔文明珠的价值短时间内难以估量,而且其身边带着的五六个姑娘也如此的姿色秀丽、一个比一个漂亮,无论是用来当筹码亦或者用作其它,都不是一般的美妙!他们只是在不危及自身性命的情况下,做出最有利于己身的选择而已,若此时攻击了三天酒馆的是一支大队伍,情形绝对截然不同!

    不会太久的,三天酒馆发生战斗的消息肯定已经随风而走,最近的城卫军队伍肯定在赶来的途中,这个时间差难以把握,红蛛想要走,却又舍不得埃尔文明珠。

    她知道铁贝和鳌针两位大人肯定也是如此考虑的,可一时之间却想不明白埃尔文明珠是否已经预见到了这种情况,然后以己为饵,至于[人家为什么在早已摸清了位置的情况下没选择直接叫来大部队]这种事就不是此时该好奇的了。

    全神贯注的战斗会让人觉得时间似乎变长了,但其实直到满是凌乱的青砖地面上躺了十几名杂鱼的时候,时间都没有过去多少,在此期间,高年级学生们竟无一死亡。

    能驱使[法师护盾]的塔姆毫发无损,伤得最重的雷伊也只不过是腹部被刺了一剑而已,他毕竟是射击系的人,又不似富勒那样有个嘴上凶恶,转过头却故意不锁收藏室大门的父亲,那事大家都明白,只是富勒不愿承认罢了。

    又过了一小会,除了那些热血上脑的平民都被吓跑了之外,局面仍然没出现什么实际性的变化,双方僵持不下,埃米嗓子都喊哑了,却还是不能将欧文造成的错误扭转到正轨上。

    佣兵们也无法绕过那几名觉醒者对埃尔文明珠造成什么实际性的威胁,他们人数虽然多,但真正能拧成一股绳的人就两拨,一波已经跟着钢鬓冲出来死绝了,一波都是重伤患,最强的锤哥根本就拿安德丽娜没有丝毫的办法,其他人对上觉醒者也只有取巧的份,可这里的空间如此之小,又哪有什么巧可以取?

    就在双方僵持之际,一声微弱得几乎被喧嚣掩盖的号角声出现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僵了那么一僵,而站在外边围观的平民们则爆发了更加澎湃的欢呼声。

    交战双方的气势立马产生了改变,佣兵们萌生了退意,三位副团长还没出声,好多人就都放弃了身前的对手,想要朝大门、各扇窗户靠拢,既然拿不下埃尔文明珠,那就该急流勇退,省得变成任人宰割的戴罪之身。

    可问题在于,三天酒馆是处于一排房子之中的,后门已被堵死,两侧无窗,唯一的两扇窗户、通往二楼的楼梯都和大门在同一面墙上,而这个区域却不知何时起已经被埃米和几名觉醒者牢牢占据,摆脱了纠缠的其他高年级学生也都陆续地汇聚了过去,站成了一排牢不可破的银墙。

    闷头往前冲的七八名佣兵立时就要么身首异处,要么被猛然膨胀的火团拂倒在地,毛发尽燃,哀嚎凄惨,而被火球术命中头部的那个家伙只颤了颤就躺地上不动了,脑袋成了一坨被橙焰吞噬的焦黑,仔细看去,这人的脸和前半个脑袋竟然都已经消失不见。

    “继续啊,刚才不是还有人说要和我**吗,现在烧起来了,怎么又不敢上了?!”

    纵火的芮巴张嘴吐出一口黑晶碎片,姣好的脸蛋上满是凶恶,一双半眯着的明眸瞪到谁,谁就不自觉地偏开脑袋往后缩去,显然很怕下一枚耀目光团会撞到自己的身上。

    若是这排银墙不让开,大厅里已然一盘散沙的佣兵们就算能跑,也跑不了几个,那部分早存了异心的人不肯做炮灰,铁贝一伙也没做好打头阵牺牲自己的准备,其他佣兵见状就更加不敢轻举妄动,双方一时之间竟气喘吁吁地对峙了起来。

    号角声再次传来,这一次更加清晰响亮,吹响号角的人显然又朝这边靠近了一大段,四位副团长交换了个眼神,却似乎没能统一意见。

    那些心怀鬼胎的佣兵在地窖出口时所说的话虽然无法入耳,却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他们这一群人,有的或许真的可以去做斯凡提家族的鹰犬,有的却万万降不得,可现在谁冲都是个死,不冲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时间拖得越长,其他的城卫军就会离这里越近。

    而且下一枚火球术应该很快就会出现,那个能释放地刺、土墙的家伙看模样也已经缓过劲来,保不准下一秒人堆里就会出现一堆地刺,叉起一群躲无可躲的倒霉蛋,形势真真是恶劣到了极致!

    佣兵们各怀心思,以至于都没人注意到高年级学生们眼神中的犹豫与挣扎,号角声吓住了前者,其实也扰乱了后者的思路。

    鲁本、费尔南多等人偷空瞥向埃尔文明珠,眼神里有征询也有劝阻,无论是进是退,是欲擒故纵亦或者与困兽拼命,他们都必须尽快做出决断。

    这些变化都仅在电光石火之间,下一瞬,酒馆里的沉寂被埃米打破,她既不慌也不乱,似乎一切尽在把握,清朗的声音明确无误地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中。

    凑成堆的铁贝一伙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埃尔文明珠在劝降。

    “既然一方不敢再上,一方不想赶尽杀绝,那大家大眼瞪小眼的也没什么意思,干脆就趁着这个短暂的机会,我给你们分析分析形势好了,说得不对你们尽管当我是在胡言乱语,说的对,我们完全可以坐下来慢慢谈。”

    高年级学生们统统都配合着压低了重心、摆出了迎接冲击的架势,而他们的对手……

    “死了一地的人,你们这叫不想赶尽杀绝?!”

    “简直放屁,洛龙城的雇佣兵几乎都被关进内城监狱了,什么不想赶尽杀绝!”

    “草拟吗的兄弟们上啊,把他们几个抓了,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上啊!”

    众佣兵虽群情激奋,却无人敢上前一步。

    埃米全然不受影响,只自顾自道,“好啊,上啊,但我先提醒你们一句,谁先上谁先死,死了就什么好处都便宜别人了。”

    一盘散沙的乌合之众顿时皆是一窒。

    吃死了对手的埃米则板着脸继续道,“我就把话说死在这了,在其他的城卫军赶到之前,你们绝对冲不破我们的阵线,谁不信,大可放马过来!”

    2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