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89 [站住!]
    “嗯?不是什么意思呢,是我们住的地方很近,还是您坚持要回到住处?如果太远的话,”她回过头朝对方抿了抿嘴,让一张充满了欢喜的脸庞抿上了丝丝的苦恼,“我可能会走得比较慢哦。”

    背着四柄长剑,三柄匕首,两块哈钢锭,三个磨刀石,以及2100枚金币,走得慢也是应该的。

    但……

    “你是不是高兴得过了头,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一个因为家里揭不开锅而被卖给海伯格商队,然后受训成为了专门解决买主问题的接待员的家伙,竟然可以背着这么重的东西走上如此之远的一段路,并且还大气都不喘上一口?

    按照地宫里的情形来看,接待员在负责处理买主问题的同时,应该也会起到一定的监视作用,所以其实就算她们接受过一些体能锻炼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在遇见海妖之前,以及史密斯离开之后,这个口口声声说想要去高级区瞧瞧的女人却始终都在做着自相矛盾的选择。

    好吧,这些似乎也不是能证明什么问题的大发现。

    它们无关紧要,紧要的是,农奴打算遵照自己当时在冲动之下做出来的决定——带这个不知底细的女人出来可以,但此后他们会各奔东西。

    考虑到在和海妖发生战斗时,这女人出手帮忙了,很勇敢,成效很大,而且在和史密斯谈判时,也给出了十分及时的提醒,他这才回过神来下刀割肉,让赔偿总额硬生生地翻了一倍还多,所以……

    艾尔甚至可以做得厚道一点,为这个决定加上一点补充,比如再给对方一笔钱,如果真的这样做了,那么最终结果应该会是,拿着钱走的是好人,坏人则假装不要钱。

    当然了,万事无绝对。

    92号回首望来,眼露征询与不解,“我……忘了重要的事?”

    “你……”

    “怎么了?”

    “你把东西都给我吧,我自己来就好。”说着农奴就不由分地从对方身上、手上将东西都拿了回来。

    女人对此愕然不解,当那个分量最小的收口袋被重新还回她手中时,这种愕然融入了丝丝的惊恐。

    “库克先生,这是……”

    “这是能让你更加开心的东西,咱们之前也检查过了,里边两百枚金币一枚不少,算是感谢你之前的各种相助。

    有这笔钱在手,就是咸鱼也可以翻身做主人了,出了这里以后,你可以给自己起个新名字,然后是留在洛龙城也好,回去故乡寻找自己的家人也罢,都随你意,”农奴望着女人那双越睁越大的眼眸,顿了顿后,突然轻笑出声,“你自由了。”

    啪嗒!

    装着200枚金币的袋子落到了地上,金币之间的磕碰声清脆悦耳。

    “不止离开了自己做梦都想要离开的地方,还不用带着项圈跪在地上讨好谁,开心吧?”

    话音未落,艾尔已经越过身前人,快步走了开去。

    出口据说是设在某间小房子的地窖里的,同样安排有黑甲守卫看守,其所在的小街道衔接着维尔斯大街,离火焰玫瑰很近,而火焰玫瑰距离哈莫尼很远,若不是想要尽快拿到暴风,想要将这比横财放到安全的地方,他宁愿睡到大街上去。

    走了一小段,身后的人才捡起地上的金币,然后踢踏着高跟皮靴追了上来。

    高频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艾尔必须承认自己的内心是十分矛盾的,凭感觉来说,92号人应该不坏,要是换个年代,有个这种品相的姑娘可以随意支使,谁人又愿意拒绝?

    那么赶上来后,她会说些什么呢?

    说“库克先生,我不要钱,我想跟着您”?简直开玩笑,能站在高处俯瞰,谁愿意跪下低头?

    或者说“我举目无亲……”

    算了,这种猜测还是就此终止吧,简直让人尴尬得牙关打颤。

    艾尔颤了颤,竟然真的觉得有些冷,离出口越近,甬道里的温度就与外边越接近,现在外边肯定是北风呼啸,没准还会冬雨连绵,他穿着那么厚都觉得冷,穿着低抹胸包臀裙的92号一出去,肯定得吹成傻比。

    正想着这个,92号赶上来了,呼吸急促,却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跟在后边。

    如此走了一段,两人就抵达了甬道的尽头,墙壁上开有一扇拱形的铁门,92号抢先上前握住了门把手,轻轻一推,外边比甬道内更加明亮的光线就透过迅速变大的门缝钻了进来。

    出口果然是连接着一个地窖,里边仅有四名黑甲守卫,守卫们正围着地上的火盆烤着手,据说外面还有暗哨,双方互不统属。

    这四名守卫的态度都还算不错,他们恭恭敬敬地双手接过了“库克先生”的邀请函,又恭恭敬敬地双手递了回来,不过色心却是不小,竟然敢当着雏鸟买主的面,肆意地打量接待员裸露出来的大片雪白,以及那被紧身衣物勾勒出来的魅惑曲线。

    艾尔眉头直皱,却没有就此多说什么,因为他心里计较着的,是另一个问题。

    也不知道成为拍卖行的出口守卫需要什么条件,在这里当差显然要比去当城卫军舒服得多,哪天运气好了,遇上值得下手的目标,来上一手监守自盗岂不快哉?

    这事值得考虑,等哈莫尼的事情了了,干脆就来这里混,搞一票,然后再离开这个城下即是狼人,城内尽是骚乱的洛龙城,去一个有“归零大厅”的新城镇。

    在那种地方他可以过得很好,无论是粗茶淡饭,亦或者醉生梦死。

    ……

    很快,流程就走完了,艾尔抬腿就要离开地窖,92号也再次赶到前边,主动顶开了通往地面的木制盖板,盖板刚打开,一股湿寒之气顿时席卷而来,衣衫单薄的接待员立时就打了个寒颤,那大片大片裸露出来的雪白肌肤也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看得人牙齿发酸。

    “嘶~~!快盖上快盖上!”

    “是……”

    艾尔扯着92号从木梯上退了下来,然后转身看向了那几名送到了地窖口的黑甲守卫,却发现……这帮家伙竟然蹲在地上偷瞄接待员的裙底。

    “……”

    “……”

    被发现后,守卫们连忙站起身来,一个个都是脸挂尴尬地陪着笑,92号则瞄了瞄眉头微皱的雏鸟买主,然后又抿着嘴站到了他的身后,并悄悄地将因为走楼梯而上滑的裙摆给扯了下去。

    “对不起库克先生,”一个看着像是头领的家伙在短暂的沉默中抢先开了口,“我们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衣服,这……这实在是太好看了,一时把持不住,把持不住,呵呵……”

    头领说着话的时候,竟然还在不住地偷看不能完全躲住身形的接待员,仿佛完全没意识到这种举动是有多么下作、多么惹人厌恶似的。

    虽心中不悦,但艾尔也不愿在地窖里和这些人浪费时间,他直接朝面前的守卫头领抛了两枚金币,不耐道,“去拿几件厚衣服过来。”

    头领稳稳地接住金币,然后先是怔了怔,才让其中的一名守卫去找衣服,隔了一会,突然又将手里的两枚金币还给了雏鸟买主,笑着说不用。

    孤陋寡闻的农奴顿觉莫名奇妙,还当这里的规矩如此,但他正要把钱接回来,却又被对方的话惊呆当场。

    “那个,您可不可以让她……额呵呵……”守卫头领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是……就是让我们摸一下……呵呵……”

    “你说……什么?”那两枚金币又被推了出去。

    头领一阵尬笑,笑声未止,那名去找衣服的守卫已经拿着一件下摆极长的灰色填绒外套过来了,然后就站在边上插嘴道,“您就当可怜可怜咱们,天天守在这种地方,三天一轮换,换上十次,才能在那里边停留一天,”

    守卫说着指了指甬道口,摇头叹息,“对咱们来说,地宫的吃食不贵,‘肉价’却比天高,若是运气不好的话,一个月的薪酬都不够一次花销的。”

    见雏鸟买主还在发怔,另一名守卫继续接茬,“库克先生,现在外边正下着雨呢,这里准备的雨具都让之前的客人取完了,要不您干脆就在这等一等,烤烤火,喝喝酒……”

    “……反正接待员在里边也是做这些的,您放心,现在她是什么样,待会还给您时也肯定还是什么样,绝对不会缺胳膊少腿的……”

    守卫们大概是从某些细节里认定对方是好欺负的雏鸟了,基于雏鸟买主并不明朗的态度,没说上三两句,这些人就彻底地兴奋了起来,语调自然、连贯得仿佛双方正在谈论着的只是一个盆子的借用条件,他们前倾的身体也越来越靠近低垂着头不知作何感想的92号。

    “哈哈哈……”

    艾尔突然咧嘴笑了起来,这种笑坦然得过分。

    人家还是很恭敬的,恭恭敬敬地和看起来好欺负的他借一个无关紧要的工具来用用,若真是什么工具,那借就借了,但在这些人的眼中,活生生会走会笑的92号竟然跟一个用来装精的盆子没什么两样。

    虽然不是第一天认识到这种现象,但猝不及防之下,农奴还是有些许的接受不能。

    “……哈哈……”

    “您……笑什么?”

    “没……”艾尔笑着将那件填绒外套给夺了过来,一转身,就将忍不住连续摩挲着自己两边胳膊的92号给罩了进去,女人颤了颤,也不知道是不是让衣物所掀动的风给冷的。

    “……像这个女人一般品级的,在火焰玫瑰只需一枚金币就能让她们陪上一整天,这里离火焰玫瑰应该挺近的吧,你们怎么不去?”

    “嗨!”一名嘴巴特别快的守卫一拍大腿,叹息道,“我们是不能离开这里的,让外边的人发现了,那就完了!”

    “这有什么,串通外边的人一起啊,或者可不可以申请调换组员?地宫有挺多守卫都是女性的,你们有需求,她们也肯定有需求。”

    守卫们连连摇头,显得极为抗拒,“不行的不行的,外边的人分三组,互相盯梢,而且还和我们一样,三天一换,随机组合,这种事要是让人知道,咱们就死定了……”

    “所谓想要改变世界,就必须要改变自己,实在不行,你们就搞基吧。”

    “库克先生,这……”

    他们的牢骚发个没完,却也不敢做出别的举动,艾尔嗯哼啊哈随便应多了几句,就带着心中突然浮起的一个怪异念头离开了地窖。

    当然了,把一身诱惑都裹进了厚外套里的92号是走在前边的。

    一楼大厅里也有两名黑甲守卫,双方打了个招呼,艾尔就推门离开了这栋看起来极为普通的二层民房,吊着一条一声不吭的尾巴步入了寒风细雨中。

    这条街道他来过,白天的时候其实行人不少,但此时此刻却一个人都看不到,街面是湿漉漉的,雨滴冰冷,触碰到皮肤极为难受,好在不算大,跑快点的话,或许能赶在浑身湿透以前回到哈莫尼。

    而比雨滴更让人难受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的窥视,窥视应该就是来自于那三组互不统属的黑甲守卫。

    不能擅离岗位,无论什么天气都不受影响,这还真像极了那些包围哈莫尼的窥视者们!

    那么……假设那些人也是这种结构的话,是否能找到什么恰当的方法减轻突围时的难度呢?他们是否也憋得慌呢?!

    还没将主干展开,艾尔就被雨水冰得打了个激灵。

    …………

    两人一前一后地快步走着,离开了黑甲守卫们监视的区域,可刚拐了个弯,还没到维尔斯大街,竟然就直接遇上了两支分别从前后两边巡视过来的巡逻队!

    虽然夜色昏暗,但士兵们身上的银甲显眼至极,三方之间还隔着两段一远一近的距离,两支巡逻队的队长就分别都朝这边喊开了。

    “前边那两个人!站住!!”

    “站住!说你们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