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81 [压轴品]
    李代桃僵显然是一个能永绝后患的好方法。

    ……

    可现在这种情况想要实施的话,就时间上来说太仓促了,毕竟为此需要做的准备太多,而且具体操作起来还十分地依赖对场面的掌控力、对时机的精准握把。

    ……

    所谓人多力量大,其实只要有可靠的人手,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可现在偏偏就是没有人手,他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摸摸红蛛和蝶翅的老底,至于雀尾、蜂鸟和雪貂,这三个就更不敢说了,与此相比,受伤未愈什么的根本无关紧要,到时进了教堂,找泰迪照一下就好了。

    所以这归结起来,又回到了原点,时间问题。

    以及不得不面对的资金问题。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场上那对女奴的售价已经被顶到了1350枚金币,简直毫无逻辑可言!

    现在花掉2000枚金币已经明显超支了,若是把剩下的钱统统都花在这里,那就没钱用来做其它的筹备了,这显然不行,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

    钱呐!

    ……

    ……

    ……

    要么干脆就真的花50枚金币买好吃的,把塞菈佩尔骗到某个小角落,拿迷香熏晕,再然后装麻袋里带走!

    ……

    妙啊。

    ……

    ……

    ……

    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这里的氛围简直太可怕了!

    他啪地就给了自己一巴掌,吓得92号娇躯一颤。

    ……

    他吗的,那个手里拿着一柄纯哈钢长剑的家伙绝对能拿得出这笔钱!话说那逼手里的剑到底是不是从海伯格这里买的?!

    ……

    正当他如此胡思乱想的时候,场上的竞拍有了结果,伴随着拍卖锤敲出的巨响,古德温弓着身子,声音发颤地宣告了竞拍结果,“……恭喜3号包房的贵客以1550枚金币的价格赢得了这两名尤物!再次恭喜!……”

    很明显,最终成交价肯定是比保留价高出了大大的一截!

    这位十分有钱,却不买武器甲胄,也不买哈钢锭,就专买什么项链啊,女奴啊的“3号贵客”还真是适合成为被尾随的对象呢!

    一个深呼吸后,农奴语气轻柔地朝身前的92号问道,“现在你有没有办法能摸去3号包房那边,看看里边的人?或者找3号接待员聊聊……”

    话未说完,惊吓过度的92号就连连摇头、慌忙摆手,“库克先生,如果您想杀了我的话,出去之后我悉听尊便,但请不要下这么可怕的命令,接待员若是违反了这里的规则,会……会消失的……”

    “消什么失,今晚过后,你就不是这里的接待员了!”

    “不行的不行的,”她的头摇得更厉害了,“我现在只要出现在纵行过道上,就会受到最严厉的质问,若是靠近第二层的包房,则会被带走,然后就再也回不来了……”

    “……”

    看来这里的规矩真是严厉到了一定的程度。

    艾尔略微思索,放弃了依靠接待员去刺探消息的想法,再就着这个话题谈下去,引人生疑就麻烦了。

    “算了算了,你转过去吧。”

    “库克先生,对不起……”

    “不用,我就是逗你玩玩而已,别当真。”

    ……

    女奴卖光了,最后的一组奴隶是两名男奴,相貌英俊,虎背狼腰,橙红的火光照上去,那一块块虬结的肌肉仿佛都在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耀眼无比。

    他们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比t形裤用料略多的裤子,既遮不实蓬勃昂扬的战斗**,也挡不住其浓郁男性魅力的肆意发散。

    不论是对女人,还是对拥有特殊嗜好的男人来说,这都是两个能让人疯狂的家伙。

    也不知道费恩子爵脱光了有没有这么耀眼。

    ……

    可以想见的是,他们的最终成交价应该不会低于上一组女奴。

    然而让人始料未及的是,拍卖师的介绍刚开了个“这是三角形内裤……”的头,走在前边的那个男奴突然就神色骤变,略显癫狂地昂首高声呼喊了一句,“我是尼克尔?司凡提!!哈哈哈……我回来了!!!”

    话音未落,整个拍卖场就已经彻底的安静了,这是本次自拍卖会从开始到现在为止,从未出现过的安静,无论是说话声、闷哼声、呻吟声亦或者其它的声音,统统都迅速地消失了,消失得彻彻底底,甚至就连呼吸声,都被在场的所有人给屏于胸中。

    某艾尔也想随大流屏住呼吸来着,但因为胸口有伤的原因,实在是屏不住,于是就干脆半开玩笑地小声问92号,这个尼克尔的“司凡提”是不是公爵大人的那个“司凡提”,结果刚问完,就听隔壁93号卡座传来了一声轻笑。

    声音虽轻,却仿佛化作了一阵犹如实质的风,掠过卡座之前的过道,荡漾开去,在这个几乎全封闭的“地底世界”,甚至传到了整个人都僵在展示区的古德温的耳朵里。

    于是乎,穿着显眼红衣的拍卖师活了过来,他猛然抡起拍卖锤,跳起来朝比自己高了两个脑袋的,刚吸饱了一口气正准备喊第二声的、自称尼克尔的男奴当头砸下。

    嘭地一声闷响,拍卖锤正中目标,一脸狰狞的男奴因为躲闪不及而被砸了个头破血流,两眼翻白软倒在地,不过直到躺在地上抽搐时,他那张揉在一起的脸都是狂喜多过痛苦,看起来十分地瘆人。

    一锤出声,紧随其后的,竟然是竞价宣告,“无人出价!流拍!!”

    那柄沾满了血迹的拍卖锤被抛到了尼克尔的身上,站在一旁的古德温抬手在脸上抹了个囫囵,抹去了血迹与惊愕,同时也重新将肺部的气体补充完毕。

    “吗的!!”他指着附近几个还没反应过来的年轻协助员,继续狠声道,“早说了别把男奴安排在药剂房附近,唉!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个偷喝了过量梦幻天堂的傻子抬走啊!”

    被这么一喝,猛然回魂的协助员们才一声不吭地动了起来,抬人的抬人,擦地的擦地,还有人给拍卖师送来了一个新的木锤。

    过程中,前排有个男声下意识地发出了将信将疑的呢喃,“梦,梦幻天堂?……”

    “所以……这就是所谓的‘如临梦境’吗……”

    “可这个名字——”

    “咳!”古德温出声打断,“不,这显然已经超出‘如临梦境’的范畴了,这个傻子产生了幻觉,”

    说着的同时,他看了眼那名年纪稍长的协助员,然后整了整衣服,又转过身继续朝场下的买主们高声道,“大家都看到了吧,这就是那种颜色青翠的药剂的神奇效果,真实得令人无法自拔,不过东西虽好,却是不能多喝啊,

    谁都爱戴、仰慕公爵大人,也自然想和这个伟大的家族扯上关系,我当然也想,”

    哈哈哈笑了几声后,他语气突然一转,“所以我打算在拍卖会结束后也去买上几支来试试,喝了它,就能进入另一个美妙的世界,在那里,我也将自己想象成‘古德温?司凡提’……

    也不知道内部人员购买会不会便宜一点,如果不行的话,那个叫做珍妮佛的检定员似乎对我很有好感……”

    三两个玩笑之后,古德温的笑声在那一个个的卡座里得到了共鸣,这些轻笑如燎原星火,让整个会场渐渐地重新活了过来,买主们该说话的说话,该闷哼的闷哼,该窸窸窣窣的窸窸窣窣,而展示区上那抹一时之间擦不掉的血印,也被覆盖上了一块白布,一切似乎都与此前没有任何的不同。

    但艾尔相信,这里的所有人,应该都和自己一样,将刚才的那一幕记住了,同时记住的,还有“尼克尔?司凡提”这个名字,大家针对于此的记忆是一样的,不同的是,有的人不知道这个名字是真是假、意味着什么,有的人或许知道。

    关于这个问题,92号再次变成了一问三不知,这个女人除了身材性感以外,简直一无是处。

    正想着呢,那块与隔壁93号卡座共用的隔板就响起了笃笃笃的敲击声,雏鸟买主不明所以,接待员解释说两个卡座之间的隔板上是设有小拉窗的,拉开它就可以让两边的沟通畅通无阻,隔壁显然是想要请这边打开拉窗。

    “看来你并不是一问三不知嘛。”

    “额……”92号躬了躬身,语带歉意地问道,“需要我帮您拉开吗?”

    得到应允后,她立即就抬手摸到了那个刚好开在雏鸟买主脸侧的小拉窗,小手熟练地一提一拉,隔板上就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方形孔洞。

    透过这个孔,能看到那边绷着一张正经脸的菲林,而93号卡座的接待员……

    “你……就让人家这样脸贴着隔板跪到现在?”

    ……衣衫齐整,从这边只能看到一道婀娜妖娆的背影。

    菲林往那张像是要从隔板开口挤过来似的脸蔑了一眼,完全不搭这个茬,“无抵押,最高额度一万,利息百分之一,时限一个月。”

    “……”这他吗说的是啥?“哈?……你在跟我说话?”

    ……

    “说话啊?……,吗的,刚才敲隔板的是不是你?”

    “呵呵……”

    “……”

    ……

    等现场气氛稳定后,古德温用几个咳嗽拿回了话语权,“……好的,那么接下来咱们就上重头戏,完事后我也该找珍妮佛女士的孙子谈人生去了……”

    场下再起一轮哄笑,当然了,从始至终,发出这种声音的都是前几排的买主们,被笑声包裹着的拍卖师朝站在幕后甬道口边上的协助员们打了个手势,正式拉开了重头戏的序幕。

    最先被两名协助员合力抬上展示区的,是一个约三步长、一步宽、一人高的铁制方形大水箱,里边除了装着约三分之二的水以外,什么都没有,落地后,水波依旧晃荡,波光潋滟。

    之所以能直接看到里边的事物,是因为它有一个三步长乘以一人高的面是琉璃的。

    这玩意被摆上来后,场下的气氛瞬时就再次被调动到了另一个高度,说话声此起彼伏,就如水箱里浮浮沉沉的水波一样。

    农奴的心也有些浮浮沉沉,假若易地而处,两个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如此四平八稳地将这么大一个水箱给扛起来。

    ……

    “……洛龙城从未出现过的异族海妖,即将登场!!……”

    伴随着垫高脚、高举双手做沐浴阳光状的古德温中气十足的呼声,一个穿着淡蓝色圆领蓬蓬裙的女人被四名协助员从甬道里推了出来。

    “……海妖经常进犯蛇腹港和断尾港,伴随着怒涛从无尽之海上岸,每次都有备而来,而且这种生活在惊涛怒浪、漩涡暗流之中的生物,力气要比生活在空气中的我们大得多,所以要逮到他们,可是十分地不容易……

    ……现在被带上来的,是一名小首领,听得懂简单的人类语言,据说为了留下她,咱们一下子就死了6个人!”

    举手比了个“6”的拍卖师顿了顿后,语气一转,面露淫笑,“当然了,这些都会成为得主驰骋海域的风景与佐料……”

    这个与寻常女人一般高、有着一头与裙子同色的淡蓝色披肩卷发的家伙显然很害怕,脑袋压得低低的,几乎缩回了前耸的两肩里,根本就不敢往前看,双手也被反捆于背后,走得不情不愿。

    协助员在后边推一下,她就踉跄着往前走两步,那模样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抬手杀死6名人类战士的异族,而更像是一个深陷狼窝,孤立无助的少女。

    蓝发少女从甬道里被推出来后,还没走几步,场下就爆发了一阵阵由不满构成的呼声,前几排的买主们似乎都不相信这个看起来畏畏缩缩、柔柔弱弱的可怜虫就是海伯格的压轴品。

    洛龙城虽然即没有海妖,也没有淡蓝发色的人,但若是海伯格仅凭此就想要将这两点悄悄地捏造在一起,那谁也不能答应!

    “……狗屎,快让她抬起头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