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79 [被托上高处的迷茫]
    “……咳,这第二个方面嘛,它们其实是复合剑,剑脊和握柄都是由色泽与哈钢相差不大的黑耀铁所制,只有剑刃是哈刚的,而且考虑到它们应该只会被作为收藏品摆放在藏室里,打造它们的人并没有为其开刃。”

    古德温交代完后,摊开手耸了耸肩膀,然后用语气连贯地官方用语示意大家可以出价竞拍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虽然上个月他们说好此次拍卖会将会有大量哈钢成品参与拍卖,但到了今天,就只剩下那么几柄被挑剩下的玩意了,这其中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在场的绝大多数宾客大概都已经心知肚明,所以虽然有几个人小声地发了几句牢骚,却并没有人像开头那样质问古德温。

    它们起价700,对此,艾尔的心有点悬,按照之前哈钢锭所卖出的价格来推算,会场里的买主们将会把价格顶到2500以上,那差不多就是他现在……哦不,他们这个小圈子短时间内所能凑到的全部了。

    若真是如此,这剑还要不要买了?!

    可不买的话,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为了眼前这个屁股?

    ……

    啪地一声,那两瓣被抽得略微发肿的丰硕又挨了一巴掌脆的,92号媚叫一声,险些错过了那声随之响起的命令。

    “举牌!”

    她下意识地举起了手中的出价牌。

    下一刻,展区那边传来了古德温欢喜的高呼,“……好的!第二个竞价者出现了,92号,800!……800一次!……”

    拍卖师的声音传过来时,艾尔才愕然发觉,竞争居然一点都不激烈!

    这……

    这显然是好事,至于其中究竟是有什么问题,现在谁管它啊!

    那四柄虽然是复合剑,耐用性、剑脊硬度以及韧度等,这些属性肯定不如纯哈钢武器,但只要使用者力量够大,却也同样是一击就足够将披戴普通重甲的士兵给削成两截的家伙!

    “……800两次!……800——噢!”高举的拍卖锤被收回原地,主持人兼拍卖师的古德温兴高采烈地指着第三排的某个卡座高声呼喊,“53号,53号贵客出价850!……”

    尽管差点就以接近起拍价的价格将东西拿下的好事被破坏了,但艾尔还是心中欢喜,几乎没人要,这简直是太好了,说不定买下它们后,剩下的钱还能再去买点别的!

    比如内咳!

    ……

    比如药剂!

    梦幻天堂那种听起来就像是专门为闲得没事干的家伙发明出来的玩意还是算了,但涩麻花蜜和红椒火酿可是让人期待得紧,一个能减缓痛觉,一个能使人兴奋,这不正是能让战士提升战斗力的好东西吗?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它们的实际效果如何、时效多长,以及有没有什么副作用之类的……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在关键时刻多起一点点作用就好了,他现在根本就顾不上自己,以及铁贝等人喝了之后会不会不舒服!

    “举牌!”

    “嗯……”

    “举牌啊?!”

    令人意外的是,这一次92号竟然又违抗了命令,这女人不止没举牌,甚至连裹着一圈褶皱衣物的小蛮腰都停止了律动。

    “……850一次!……”

    “你干嘛?”艾尔往前挺了一下,刺出了一声撩人的闷哼,“举牌啊?”

    “……850二——又有了新的竞价者!我看到您了,84号!900金!……”

    新加入的竞价者给了92号解释的时间,这个解释,让艾尔自己也犹豫了起来。

    这种要依靠觉醒者的力量才能使其融化的合金很硬很硬,这也使得改变它的形状十分不容易,但在整个的锻造环节之中,使之溶化再浇铸这个流程还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是开刃,若要将之打磨锋利,就需要用同样材质的哈钢磨刀石打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磨出大角度的v刃,而蛤刃就更难了。

    正在他犹豫不决时,新杀出来的84号击退了其它的竞争者,古德温四下搜寻,同时以拖长语调的方式来暗示这个价格也许还未达到保留价,“……84号贵客出价1050一次!……1050两次!!……”

    可是没人愿意再加价了,这四柄剑的外形设计并不如何精美,做工也说得上是粗简到了与简陋沾边的地步,而且黑耀铁制品如果长期不使用的话,隔不久就得保养一次,这样的东西显然不适合摆在藏室里。

    而如果要给它们开刃以便使用的话,就得另外购买好几块哈钢磨刀石、专用的磨刀台,以及雇佣可靠、手艺好的工匠为其服务,把这笔花销算上,它们的价格远超价值,也就是说,太贵了。

    “……1050三次!”

    古德温猛然挥落手中木锤,按照这个力度来看,木锤与桌面相撞时发出的绝对是意味着竞拍成功的响声,但搅动风声的木锤在即将落到桌面上时,却猛然停住了,握着它的人望向92号卡座的方向,喊得眉飞色舞,“92号!92号贵客出价1100!”

    举着出价牌的92号耸了耸肩膀,继续轻扭腰肢,让臀部沿着令人捉摸不定的圆圈突然顺时针突然逆时针、一前一后地律动了起来,对于拍卖师亦或者接待员来说,他们的酬劳其实都不是固定的,前者的酬劳与物品的出售价格挂钩,后者的,则与自己所接待的买主的所有花费相连。

    对此一知半解的雏鸟买主则只是定定地盯着拍卖师那边,在此之前,所有参与此次竞拍的出价方其实出价时都有些磨磨蹭蹭,若是84号卡座的人放弃了,那此行的花费也还算是在预料之中,剩下的100枚金币,则刚好可以让92号离开这里,如若不然,要特意为此多跑一趟的话……

    “……1100两次!!……1100三次!……”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此轮拍卖即将结束时,拍卖师手中重重挥落的木锤再次悬停在了半空,84号卡座的客人也不知道是内心实在是太犹豫了,还是想要给对手来个以牙还牙,在最后一刻举起了出价牌。

    “1150!!84号贵客又出价了!看来没到最后一刻,这四柄长剑最终花落谁家还未可知啊!1150一次……”

    “草拟吗的。”

    艾尔裂开嘴,啪地一声毫不犹豫地朝92号下了举牌的命令,也向84号卡座里的对手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呼哧……哼~!!!……”

    “……1150二——噢!价格再次被刷新了!92号出价1200!!……1200一次!……”

    他紧张得双手乱抓乱扯,几乎将手中的两团大绵软都掰裂了开来,在掰扯中,接待员的闷哼越发地按捺不住了。

    然而临近最后关头,84号客人再次举牌将价格刷新到了1250,若是再往上加,艾尔就算能将那四柄剑拿下,这一次也不可能把它们带走。

    多一次来回,没准就会在途中生出预料之外的变数。

    “卧槽……”这一趟可不能白来!“举牌!!”

    此情此景,那种再出多一点点血就能得偿所愿的感觉实在是太具有诱惑性了,而且1300金币相对于此前那几样动不动就近两千、三千的天价品来说,似乎也不是多么地让人难以接受。

    不知不觉中,农奴某些方面的底线被压低了,或者说,阈值被提高了。

    可84号卡座里那个挨千刀的家伙再次以其特有的磨磨蹭蹭的态度刷新了价格,半圆形展示区上,古德温握着悬停在半空中的拍卖锤笑开了花,反正这种钝刀子割肉的痛感也作用不到他的身上。

    “……1350一次!!难道84号贵客是要用这种以柔克刚的方式瓦解掉对手的意志吗?结果如何,请让我们拭目以——1400!!1400!!”他突然抬起右脚跺向地面,伴随着靴子与地面相触的闷响,拔高了语调,“92号贵客出价1400!看来也是对这四柄复合长剑志在必得啊!……”

    有的拍卖师喜欢看到人人争先的场面,有的则喜欢看这种双方斗价的竞争,古德温显然属于后者,大概是因为在这个高级场里,前一种出现得太多,但那种针锋相对的画面却不常出现的原因,而照现在的情况来看,84、92号两个卡座里的人很有可能会发展成为会场里的“仇家”。

    亲眼见证“仇家”们互相把价格顶上天什么的,这简直太让人舒爽了!

    “……1400三次!!……”

    古德温看向84号卡座那边,微笑着再次将手中的拍卖锤朝拍卖桌重重挥落,同时已经做好了在最后一刻停手的准备,这种事做多了也会熟能生巧,他甚至能让木锤猛然悬停在距离桌面一枚金币厚那么近的距离。

    呼!~

    木锤再次停下,可令古德温愕然的是,84号那边根本毫无动静!

    先见之明变成了自作聪明。

    ……

    再做了一次确认后,拍卖师让拍卖锤落到了桌面上,发出了大概是自这个高级场投入使用以来,最小声的成交锤音,“成交!!”

    或许是为了掩饰刚才的尴尬,他喊得特别大声,“恭喜92号贵客以1400枚金币的出价竞拍得了本轮的拍卖品!再次恭喜!!……”

    ……

    成功击败了对手的农奴舒了口气,1400枚金币的巨款真的被花出去了,此情此境,他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由俭入奢易,心中更多的,是兴奋与狂热,而不是忐忑与不安。

    想当初那个叫做约克的淘金者凭着没到手的200悬赏金就敢去撩林地玫瑰,可在这个地方,200枚金币只不过是举几次牌就会被忽略掉的数值而已,只能用来垫底,用来衬托。

    身处这个地底世界,他感受到了一种透彻灵魂的畅快,哪怕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深沉的迷茫。

    “……那么接下来上场的,是本轮拍卖会最后一批的哈钢制品……”

    那是三柄与复合长剑同工艺、材质的黑色匕首,它们的出现超出了所有买主的预料,显然在此之前,大家得到的消息都是一样的,古德温也对此做出了一番简洁的解释,说这是昨晚上最新到的货,也不成留到下个月了,就干脆放上来一起拍卖什么的。

    但这种行为很有[尝到了甜头,想顺手将次品高价处理]的味道,从现场的那些怪笑来看,显然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当然了,想要买的人也还是有的,比如似乎有些上头的艾尔,反正肯定是要跑多一趟的了,买吧买吧。

    这三柄匕首起拍价200,每次加价20,本来价格被顶到460枚金币时,所有人都已经放弃了,结果一直没出声的84号客人又跳了出来。

    虽然最后艾尔成功地将匕首拿下,却还是多付了140枚金币,总价600,单价200,若是单从比例来看,它们比此前的单手长剑还要贵,而看那个造型与大小,总重怕是跟200枚金币也差不了多少。

    “……哼~……您还真是越来越令人好奇了呢,”趴在垫子上的92号咬着手指,虽然还在一下一下地扭动着,但整个人看起来已经像是奄奄一息了一般,“要给那7柄长剑短匕开刃可不容易,中级场虽然还有哈钢磨刀石在售卖,但现在的价格也是涨得厉——啊!!……”

    恶棍像是被激怒了一般,猛然朝深渊尽头发动了一轮突袭,她忙用出价牌的木杆取代了手指,以防那几根娇嫩被咬出血,可尽管战事如此紧迫,她还是皱着眉头在连绵不绝地闷哼里插入了断断续续地媚笑。

    “……不过照您这样的——哼,这样的耐,耐心来看,要把它们磨好也就是动动腰的问题而已——呃!……”

    出价牌的木杆再次脱口落到了地上,她慌忙捂住了自己无法合上的双唇,却无法阻止一轮高亢过一轮的鼻吟扩散开去,不止在周遭那一个个的卡座里引发了新一轮的共鸣之音,甚至还再次引来了展示区上的古德温的侧目窥视。

    在这过程中,身着黑色劲装的协助员们又搬上来了其它的武器架、盔甲架,卡在架子上的,是一柄柄做工精细得多的各式武器以及相配套的甲胄,材质涉及到了陨铁、黑耀铁、纯秘银、秘银合金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