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38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没有村]
    尽管大家都尽量忍着没从嘴巴或者鼻子里发出什么哼声,但一整串人扑街造成的声响还是震散了那道选择题上的迷雾,“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唯一选项瞬时就被凯莱布给盯上了,他带着那四名士兵快步走了过来,两者之间的距离,就是原计划正在急速缩减的生命,这种消逝根本无法逆转。

    小岔子招来了大祸患,既然原计划已经不能再用了,心念急转间,艾尔只能咬牙选择将假戏做真,红蛛、雀尾这四个女人再观察一段时间应该就能用了,但做这种选择其实就等于是在拿她们的命在赌。

    鬼知道那几个乖乖站在监狱长营房外边守着里边六具尸体以及一个大活人的家伙现在是有多么地担心与害怕,若是被人给发现了,就算她们毫不犹豫地立即冲向围墙翻墙逃跑,怕是也得留下至少两个人!

    而每过去多一秒,她们所要承受的风险都会增加一分,没人敢说致命的围捕、追逃会在这种风险增加到什么程度的时候突然被什么所引发。

    赌输了,短时间内再想遇到这么几个瞅哪哪合适的家伙,那简直都不能说是痴心妄想了,那纯粹是白日做梦,异想天开!

    可不这样做,被压上赌桌的就是一切,孰轻孰重一眼明了,他扭头盯着从警备房那边走过来的五道黑影,同时悄悄地抽出身上的两柄匕首放到了铁贝的眼前,语调阴森低沉,“装作爬不起来的样子,然后割断绳子拽在手里、夹在脚趾上,看我的眼色行事!”

    以寒光利刃作为零界点的一连串突变让雇佣兵们的表情急剧变幻,铁贝那张蜡黄的脸在经过了极为短暂的扭曲后,呈现出了一种足以让与之对视之人联想到困兽的神态,野兽咧开嘴朝对方露出了两排黄牙,然后哀嚎着翻身压住了地上的匕首。

    根据凯莱布等人的速度来看,留给雇佣兵们用来做这些事的时间并不多,而艾尔则需要想办法将之延长,若想要在出去之后快速并悄无声息地解决掉这几个家伙,那在此前需要做的准备还有一样。

    他站起身来朝凯莱布几人走了过去,在经过这一长串佣兵的身边时,一边嘴上“草拟吗”的骂个不停,一边挨个的踢踹打骂,踢踹是随机的,但巴掌却几乎是每个人都要挨的,那仿佛蓄了大力的巴掌扇在佣兵们的额头上,将他们打得仰身躺倒,打得面露狞笑。

    一口气赏出去了七八个勇气祝福后,他才揉着脑袋大步迎上了走到近前的凯莱布几人,按理说就这样把囚犯们扔在一边不管不顾其实已经超出了随意的范畴,不过这些佣兵还算会演,他们统统都滚倒在了一起,绳索纠缠,好不容易站起来一个又立即被扯得摔倒回去,就像是一群被渔网网住的瞎子。

    任谁看了,大概都会在心里升起一种[没有人去帮忙的话他们怕是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念头,艾尔将这种念头呈现在脸上,以期望能感染其他人,然后就着原先已经谈开的关于红蛛、雀尾几人的话题,以及基于铁贝等人的卖力表演,他以“请求帮忙护送”为开头成功地吸引住了凯莱布等人的注意力,并绞尽脑汁地延长谈话的时间。

    增加这边成功率的同时,也在增加监狱长营房那边的风险,但拆东墙补西墙的痛苦却只能被深埋心底。

    “……哦,好好,对了,你看看这个,”男爵大人大概是不愿自己志在必得的玩具瘫软在别人的怀里太久,三两句话后,就一脸着急的将那份监狱长大人的遗墨递给了假士兵,“咱们这么聊得来,我就直说了,上边的人名,男的也就只是陪衬,可以不要,女的按每人30算,30乘以15就是450,咱们四舍五入直接等于500,怎么样?”

    监狱长大人遗墨里所提及的二十个人名里,红蛛、雀尾包括雪貂在内的五个名字果然都赫赫在目,艾尔缓缓看了一遍后,才奇道,“每人30,是什么意思?”

    说到这里的时候,铁贝等人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虽然表面上还是一个个都被反捆双手串在一起的模样,但想来绳子已经全部都被切断了,看到这种情况,正在交谈的双方都开始大步地朝囚犯们走去,没几步,两名士兵手中的火把所营造出的光幕瞬时就将这伙挣脱了束缚的野兽包裹入其中。

    “你可以返回来一次,就可以返回第二次,”男爵大人瞅着铁贝那边,却将头偏向了假士兵,语气即显得有些不解又带着浓重的谆谆善诱,“把这些人全部都给带出来,你就会得到500枚金币的报酬,这笔钱就算在中央广场购置……呵呵,这个你肯定比我在行,怎么样?”

    就和野兽嗅到肉的味道会有分泌唾液的反应一样,哪怕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暴发户,在听到这种话时还是一下子就联想到了一袋沉甸甸的、能发出清脆碰撞声的玩意,这笔钱能让一户普通人家过上一辈子衣食无忧的生活,越是与这些人接触,艾尔就越是觉得“钱不是钱,命不是命”。

    但马勒戈壁这大晚上折腾来折腾去的,那四个妞竟然就只值120枚金币?他瞪大了眼睛,那模样像是惊喜交加得过了头,“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

    之前两人在几步开外的商谈或多或少都传了一些过来,见到此情此景,原本就被监狱守卫们[罩住受辱女囚头脸]的手段搞得有些紧张兮兮的铁贝瞬时就变得气喘如牛,险些失控,好在艾尔眼疾手快,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狠的。

    凯莱布看得呵呵直笑,他像是生怕假士兵反悔似的,笑着连声应好,于是接下来大家便合力压着囚犯们往驻地的大门走了过去。

    跟着凯莱布的四名士兵里有两名是持着火把的,其中一支自然被安排到了前边开路,而另一支原本是安排在中段的,但艾尔找借口给要了过来,然后又持着它默默地走到了前边,这样一来,囚犯们身上的些微破绽就完全被没入了黑暗当中。

    就这样走了一段,急不可耐的男爵大人又充分地展露了专属于难缠之人特有的“得寸进尺”,他先是一边催促着囚犯们加快速度,一边派了一名士兵去让人先把大门打开,此后又干脆开口怂恿假士兵先回去将女囚们给提出来,而他则负责将囚犯们带出驻地,双方在驻地之外的乱石堆汇合。

    这个提议既合乎情理、贴合实情,又符合双方,甚至是三方的利益,简直让人眼前一亮。

    就连铁贝都减缓了呼吸的频率,静待这个提议的结果,无论红蛛几人是否仍然在食肉间里受辱,假士兵这一趟回去都十有**能将她们给带出来,而他们这伙人虽然一身是伤,但人数却将近是士兵们的三倍,再加上有勇气祝福加身,以早有准备攻其不备,怎么想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就算有问题,那也是男爵大人自己的问题,跟驻地里边的任何人都无关。

    “这个好啊,”艾尔说着就站住了脚步,虽然人在这边,但他惦记着的,却是那四个依旧在北面监狱长营房门口傻傻等着的女佣兵,唯一可惜的是,这[一命五人情]的活计便宜了铁贝和鳌针,“凯莱布大人,咱们分工合作,时间就是生命!”

    “对,时间就是生命!”

    再次一拍即合后,艾尔只偷偷摸摸地和铁贝、鳌针两人做了个眼神交流,就告别了越看越顺眼的男爵大人,对方显然也不愿讲太多的废话,那模样看着就像巴不得用手推着他快点走似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他只需要沿着脚下的小道往警备房走上一段,避开乐呵呵去送死的男爵大人的视线,就可以改变方向去监狱长营房带走那四个女人和守卫长大人,没有一群囚犯的拖累,他们逃离现场的速度只会更快。

    至于守卫长所截留的金币,人在,金币还能跑得掉?相信只要给铁贝等人一点时间,别说这些身外之物,守卫长大人大概会把自己全家女性的三围都交待得一清二楚。

    想到这里,他的步调不由变得轻快了起来,这种轻快来得悄无声息,却终止得轰鸣刺耳,刺耳的争论声来自于背后,尽管参与争论的双方都在竭力地压制着自己说话的分贝与语速,但任谁都能够听得出来蕴含在他们言语之中的那股毫不退让的意志。

    拦住凯莱布的是个矮了他一个脑袋的中年男人以及另外两名士兵,中年男人的脸上除了些许的沧桑,就尽是执拗,看到这人的第一眼,掉头返回的艾尔瞬时就联想到了副监狱长口中的德威特男爵——效忠于伍德家族的监狱驻军的指挥官。

    他只能选择调头返回,否则若是不先把这关给打通了,待会大家都被堵在这里,铁定要玩玩。

    关于拦截之人身份的猜测立即就通过凯莱布愈发激烈的言辞被验证,前边就是打开了一道口子的驻地大门了,而他们却被人拦在最后的关头,凯莱布的激动可以理解,而德威特的好整以暇也同理。

    至于将头压得低低的囚犯们,或许已经在考虑要怎么撞开这几人然后冲出那扇半开的大门了。

    “……这些你说再多也没用,反正我既没有看到昆汀大人,也没有看到你口中所说的手令,再加上现在又是晚休闭营期间,你肯定不能出去。”

    话音未落,艾尔就自信满满地走上前拍了拍张嘴准备要反驳的卡莱布,然后朝德威特笑道,“我就是费恩大人的护卫,这批囚犯是费恩大人点名要的,”说着他又将手里那份出自于“美女监狱长”的手令大大方方地递给了对方,语调渐渐变得严肃,“这是您要的手令,不过我得提醒您一下,费恩大人现在还在内城东门的驻地那边等着呢,这种拖延军令的锅我可是不背的。”

    递出去的手令并没有被第一时间接过去,威胁也没起到该有的作用,德威特上下打量了假士兵几眼,看得很仔细,这种带着刨根问底意味的视线扫过之后,在场的人都皱起了眉头,至此德威特才一声不吭地接过了手令细细查看,越看,他的眉头就拧得越紧。

    被越拧越紧的不止是德威特的眉头,还有在场所有心怀鬼胎之人的心。

    某人心中的自信轰然溃散。

    真是他吗的得意忘了形!

    这关怕是过不了了,那张手令上拢共也没有多少个字,根本就不需要看这么久,德威特没准已经不是在看手令,而是在想着用个什么样的理由将他们给留在驻地里,艾尔估算了一下这里与大门的距离,又偷摸瞥了眼一直盯着这边的铁贝一伙,默默地做出了逼不得已的决定。

    他们若是在这里让步了,说不定直接就会被以某种委婉的理由给看管起来,而副监狱长口中执着的德威特大人在做完这些后,肯定会去找监狱长做确认,事情若到了那一步,那一切就都已经无可挽回。

    他正要给铁贝等人使眼色来个先发制人与攻其不备,哪知异变再起!

    “着火了!!”

    瞬时间,夜空的寂静以及真假士兵之间的僵持都被这声突然从北面传来的嘶吼给撕裂了,大家都愣了楞,这种呆愣尚未止歇,反应最快的艾尔也都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呢,那边就爆发了此起彼伏的高声呼喊,每一声都是如此的撕心裂肺。

    “着火了!!”、“监狱长营房着火了!!”、“水!快找水!都起来救火了!!”……

    一时之间场上包括凯莱布在内的绝大多数人都下意识地立即昂首北望,一支恰好巡视到这边正准备从北边越过南北营分界线的巡逻队也停住了脚步,并掉头往北跑去了,那个方向的火光哪怕在这边都已经清晰可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