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31 [只有守卫长能进去]
    驻地大门是关闭着的,第二次来这里,艾尔根本就还没开腔,大门守卫就麻利地把门打开了一半,甚至在几人鱼贯而入时这些人还凑了过来,不过却不是拦在前边找茬,而是站在两边满脸谄媚。

    守卫长的大脸子致使艾尔为此准备的说辞一句都没用上。

    现在已经是属于休息的时间了,巡逻队减少到了四支,进入了驻地之后,几人迈开大步,直朝驻地北边的监狱长营房而去。

    直至抵达了目的地附近,那些巡逻队都仍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巧之又巧的和假士兵们错开而过,不过就算是遇上了,只要没碰到驻军指挥官或者监狱长,那都不是问题,现在这个点,那几个问题应该都已经回自己的营房里睡觉了才对。

    正这么想着,问题出现了。

    监狱长的营房门口守着好些个守卫,细细一数,守卫竟然多达八个,守卫长还没来得及回答假士兵们的质问,里边就刚好走出来了一个没戴头盔的大个子,大个子带走了一半的士兵,这时红蛛突然从后边凑上前来紧张兮兮地提醒道,“这是北面弗劳尔驻军的指挥官,凯莱布男爵,”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好色,难缠。”

    听到这种评价时艾尔心下就是一紧,这一支队伍里六个士兵,五个假的,四个女的,唯一的一个真品还是被挟持来当作通行证、不住点头表示赞同的监狱守卫长,要说这种队伍最怕什么,那肯定就是难缠或者好色的巡查人员了,偏偏前边还真就出现了这么一个高级综合体!

    “放慢速度!”

    “是!”

    猎食者对于自己狩猎惯了的猎物可是十分敏感的,他们可不能和对方迎面撞上,要是让凯莱布凑过来闻到了什么味,处于胆战心惊状态下的守卫长怕是应付不过来。

    凯莱布五人迈开步子走起来后,速度并不慢,以那种速度来看,双方很快就会碰头。

    不过……

    令人心下一松的是,他们并不是朝着这个方向而来的,高级综合体确实是问题没错,但只要遇不上,那就是别人的问题,额呵呵。

    带着这种轻松,艾尔扭头挨个给女佣兵们投去了一个色眯眯的眼神以示安抚,面对这种**裸的试探,她们各自表现出了不同的回应。

    雀尾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不过又立即转了回来大胆与他对视,这绝对是要死的节奏,红蛛回以了两团灼热的眸中烈焰,耀眼灼目得就如她那头火红色的短发一般,蝶翅则依旧是那副颌首低眉的样子,也不知道直接命令她除去自己的衣服会怎样,而蜂鸟……

    这女人眼中浓烈却混乱的羞涩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竟然是猛然高涨、撑圆双目的惊恐?!

    “他们往这边来了!”

    她看到了那伙明明几乎要与他们错过、却不知道究竟是突然出了什么毛病的士兵们,居然真的已经掉头往这边走了过来!

    恐惧瞬时就在由假士兵组成的队伍中扩散开了,几个女佣兵都颤了一下,深陷军营之中,若是被人给发现了,等待她们的下场无非就那么两个,要么被当场格杀,要么被重新关进监狱成为女囚,后者所对应的是什么待遇所有人对此都心知肚明。

    同样发现危机的艾尔只好一边提醒与威胁额头冒汗的守卫长,一边安慰齐齐瞟向这边的女佣兵们不用慌,可她们虽然在小声应是,却一个个都将头压得老低,并且还不自觉地与前排越凑越近,这种行为导致了整个队伍几乎都已经挤在了一起,挤成了一种极其不自然的队形。

    “别慌,跟我来!”

    他抬手给守卫长擦了把汗,却将自己手心里的汗糊了人家一头一脸,然后又带着队伍略微改变了行进的方向,做出这种改变后,双方将会相遇在一个监狱长营房的守卫看不到的死角,如果守卫长大人应付不好,那凯莱布以及那四名士兵就必须得死在这里,连带着遭殃的还有附近某个营帐里的全部士兵。

    负责这个区域的其中一支巡逻队已经准备要掉头往南边巡去了,而在另一支队伍巡逻到这边之前,这其中短暂的空档就是唯一一丝死中求活的机会,意识到这点的女佣兵们连答应的声音都小了许多,没有人知道早就应该躺下了的指挥官大人为什么会从监狱长的营房里出来,又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方向冲着这边过来。

    先到达预计地点的是不知不觉越走越快的假士兵们,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坏事,走快点就走快点,停下脚步等对方过来就好了,但等了一会,凯莱布五人竟然出人意料地只停在了他们前面几步开外的位置?

    这些人只是定定地站在那堵着路,似乎并没有要继续靠过来的意思,那个位置刚好处在了监狱长营房守卫的视线范围之内,很尴尬。

    男爵大人这种给予了双方安全距离的举动却在假士兵们的心中激起了猛烈的头脑风暴——他是不是意识到了什么?我们露出什么破绽了?要不要过去?还是引他们过来?……

    沉默的对峙是十分短暂的,正在艾尔权衡利弊时,凯莱布突然就朝着这边扬了扬手里握着的一张卷在一起的纸,那种肢体动作再配上专属于胜利者的表情,傻子都知道这是在嘲讽。

    至于这种嘲讽是针对于谁的简直一目了然。

    抛开了脑中一大堆的设想后,轻松了不少的艾尔戳了戳守卫长的脖子,低笑道,“照常来,别耍花招,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过后顺手的话我还是可以帮你弄死他的。”

    突然画风大变的言语在守卫长的脸上激起了一抹一闪而逝的诧异,略微思索后,他朝凯莱布那边竖了个中指。

    这种做法将所有的假士兵都吓了一跳,如果对面的人被激怒了,那双方接下来十有**会发生争吵甚至是肢体接触,肢体接触即等于闹出人命,如预料当中一般,凯莱布被激怒了,可出人意料的却是他被激怒后不仅没有靠过来,反而还在扔下了一声冷哼后……

    就带着人走了?

    这厮是脑子有病吗?

    等他们走远了,大家伙都松了一口气,然后也不用谁开口询问,守卫长就主动解释道,“他想要提人,我不给,然后他只能去走监狱长的路子,刚才他握在手里的大概就是监狱长的手令了,与其浪费时间过来找茬,还不如直接去把人给提走要来得解气。”

    “这样啊,”艾尔推着对方重新迈开了步子,又随口问道,“我怎么感觉你这语气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听到假士兵怎么问,守卫长那张哭丧了一整晚的脸居然真就露出了幸灾乐祸式的笑容,“他想要提的人已经不在监狱里了。”

    “嗯?”

    “咳,您肯定猜得到的,也肯定会原谅我的。”

    愣了愣后,艾尔盯着几名女佣兵发出了极为的低笑,“造孽啊!”

    面对这种杀伤力颇大的试探,雀尾几人都有些扛不住,笑声里有如实质的下流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却着实驱散了众人头上残留的些许惊惧,她们低着头重新散开,恢复了原来的队形。

    走了两步,走后边的蜂鸟突然气愤道,“修建驻地的时候,凯莱布就对看得上眼的女佣兵动手动脚的,实在是该死。”

    “就是,铁贝大人和鳌针大人还因为护着我们,被打了一顿!”

    红蛛也很是不诧,此后蝶翅和雀尾都各自说了几句,但被艾尔插了一句后……

    “嗯?他对你们谁动手动脚了?!”

    她们就突然都没了声。

    被人猥亵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迹,不过比之更丢脸的“食肉间”、“乱石堆”事件都已经摆在眼前,所以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在场的六名参与者来说,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好避讳的了,但无论艾尔怎么问,她们就是不吭声。

    最后竟然还是越看越让人喜欢的守卫长替她们做出了回答,“都摸过了,不过您放心,好在咱们的人去得及时,她们都没事,原来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真他吗上道,”艾尔拍着守卫长的肩膀给予了庄重地肯定与表扬,随后又扭头扫了一圈将脑袋压得更低的女佣兵们,嘿嘿笑道,“一条命五个人情,这事值当啊!”

    守卫长笑了笑,神色自然了不少,而几个女佣兵则纷纷抬头想要劝阻,但只将尊称与前半句说了出来,监狱长的营房就已经到了,再说话,就铁定会让那四名守在门口的真士兵给听了去。

    不得不说,监狱守卫长的面子还真是好使,门口的守卫看到来的人是谁后,仅仅对视了一眼,右边当头的那个二话没说就转身走进了营房,然后几大步绕过了门口那扇由木头与粗麻布粗制的屏风,这种结构的营房隔音并不好,外边的人甚至能根据里边所传出来的动静,想象得到守卫在里边哐哐哐地走了一段,敲开门,汇报,接着里边的人关上了门,他又哐哐哐地快步走出来的画面。

    从里边出来后,守卫掀开面罩朝守卫长露出了个很是灿烂的笑容,“监狱长在里边等您。”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艾尔抬脚就要架着守卫长大人走进去,但还没靠近门框,左右两边就各伸出来一只手拦住了大门,同时左边当头的那个守卫还冷声提醒道,“只有守卫长能进去。”

    按照道理来讲,下级面见上级是不能带护卫的,只是艾尔既不是十分清楚这些规矩,又是第一次带人行动,难免考虑不周,他瞅了瞅似乎同样有些猝不及防的守卫长,不大相信对方会选择在这种环节上耍花招。

    应付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可现在再要商量主意也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好将临时编纂的半截借口先抛了出来,再看看待会能怎么接。

    “我是费恩大人的贴身护卫之一,今天跟着昆汀大人过来提人的,”将这对于普通士兵来说相当于大山般的名字给抬出来后,那两只伸出来拦路的手明显地颤了一下,守卫们看了看守卫长,后者自然是点头作保,于是艾尔又指了指守卫长的腿,以及身后三个低着头的假士兵,说话的语气逐渐严厉,“你们猜猜看他们三个都干了什么好事?”

    四名气势弱了三分的守卫瞅了瞅假士兵们,又相互之间对视了眼,最后朝艾尔歉然道,“对不起大人,我们猜不到。”

    “这都猜不到?!”

    艾尔转身想要拍一巴掌红蛛的脑袋,做戏的同时就当做是惩罚好了,哪知道这妞不知何时已经换到了雀尾的身后,过来一点的是蜂鸟,最近的居然是蝶翅,那还是算了吧。

    “请您说得明白一点。”

    “你们没看到守卫长大人的两条腿都瘸了吗?”扫了眼几名守卫后,他转而又看向了守卫长,语气满含愤怒,“真是太过分了,守卫长你说吧,我说不下去了,反正今晚上这几个家伙是一定要带到监狱长的面前,请他关起门来处理的!”

    看着像是一头雾水的营房守卫们纷纷跟着调转了视线,守卫长则像是被突然踢过来的皮球给砸懵了,愣了好一会才连忙作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补充,然后语气一转说道,“跟你们说有什么用,赶紧让开,这几个人必须交给监狱长处理!”

    “这个……”守卫们再次对视,片刻后,右侧那个一直没拉下面罩的歉然道,“请等等,我再进去通报一声。”

    做完答复的这名守卫转头就要走,却被人给拉住了,拉住他的赫然是“费恩大人的高个护卫”,他们都已经要去通报了,难道对方还不满意吗?

    “您这是?”

    “哦,我突然想到还有个事,你进去的时候也一起说了吧,就是关于……”艾尔朝四周扫了一眼,做出了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说话声越来越小,语调却越拖越长,过程中他还朝那两名较远的守卫勾了勾手指,示意大家靠近一点,仿佛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惊天大秘密似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