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26 [我可以为你拿起剑]
    艾尔最后看了一眼米兰达所在的方向,就跟着格兰走下了城墙,身后那几名沿途熄灭火把的士兵正在渐渐远去。

    经过一个个值守的士兵身边时,他们纷纷掀起面罩,在向指挥官行礼之后,几乎都朝跟在后边的他露了个笑脸,这种场面,尽管他的心情不如何美丽,也还是挤出笑容回应。

    在这其中,艾尔甚至看到了一名独臂士兵。

    他们的根和那些监狱守卫其实是一样的,出自于同样的地方,接受同样的训练,身披同样的铠甲,但这样的笑容,让艾尔深深的相信,他们是不一样的,哪怕他们曾经一样。这种陡然升起的感觉,或许是来自于那磨损严重的盔甲上的片片红褐之色,血色来自于狼人、他们自身以及他们的同伴。

    难以擦除。

    大概过了七八名士兵之后,他就来到了城门内侧的那片血色空地,指挥官大人没有送他太远,事实上格兰下了城梯之后就停住了脚步,只是扭头看着艾尔的脸,有些出神。

    “你看我这幅模样,像不像是酒色过度?”

    格兰摇了摇头,根本不接茬,不过却是将视线别了开去。

    艾尔嘿嘿一笑,越过指挥官大人走了几步,回头笑道,“再见。”

    说完就没有再多看谁一眼,也没有去看那扇紧闭的生死线,他大步朝前走,走得几步,就听到身后的格兰小声呢喃,“来的时候像个英雄,走的时候却……”

    似个逃兵,艾尔在心里默默的补完,可不就是逃兵吗,背对朝阳,逃离城墙,就连影子都在地上拉得老长,若不是被他的脚踩着,怕是早就和那颗复杂的心一样,不知道窜到哪里去了。

    前边还走着两名士兵,不过他们的方向跟他可不一样,其中一名士兵手上举着火把,另一名则拎着一大桶油脂,顺着他们的角度望去,能看到堆成了好几个小山包的狼尸,灰色死神死成一堆时,除了那颗硕大的狼头,其实跟人类也没多大区别,主色调同样为红黑两色,灰色只是点缀,就如代表着甲胄的金、银两色也同样只是点缀一样。

    得走快点了,否则待会烤肉的香味就会顺着微风驱散附近的血腥与轻微的腐臭味,无法阻挡地袭进他的鼻腔,他打算再沿着脚下的南门大道走上一段,再转而向西南方向离开大道,如果运气好,或许他到达白牛的驻地时,佣兵们还没有离开。

    在此之前,最好能用暗语跟白牛佣兵搞来一套混搭甲、一条红布带、一把佣兵长剑之类的东西,哦,是用暗语配合暴风,他想着,觉得此处应该有一个微笑,就用力咧了咧嘴,但不用去想,他也知道这个表情是有多难看。

    稍微调整了下心情,他终于是对着空气露出了一个还算自然的微笑。

    然而才没走多远,他甚至还能听到两名士兵的吆喝声,笑容就僵在了脸上,因为掺杂在呦呵声中的,是人类快速奔跑的脚步声,声音由远及近,皮靴[噗噗噗]的踏击着大地,这个声音很快就压过了士兵的吆喝,越来越清晰。

    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这种声音与脑子里的记忆产生了共鸣,导致了一阵晕眩,又或许只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徒然加重。时空扭曲,他仿佛又回到了昨天,米兰达扯着裙摆奔向他的画面历历在目,纤白长腿摆动的频率渐渐与身后的奔跑声重叠,当画面的真实度提升到极致时。

    他被人从后边抱住了,环绕胸口的,是那双他这两天以来一直握在手中的洁白柔荑,来人整个撞到他身上,惯性让他脚下一个趔趄,废了好大劲才站稳脚步,整个过程就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在意他们会不会当街扑倒。

    她根本不在意这些。

    米兰达的身高还没有定性,她的头只能靠在艾尔的后心部位,但此刻,两颗跳动的心脏却前所未有贴近。一个跑得气喘吁吁,一个脑子晕眩,一时都没有说话,双方的意识里,似乎只剩下了那一下一下的心跳。

    不知过了多久,艾尔感到后背温热温热的,似乎湿了一大片,同时听到身后之人颤声问道,“你要去哪?”

    颤抖很快蔓延了她的全身。

    艾尔想了想,直言告诉对方,不能带着她了,要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光明。

    颤抖加剧,催生了呜咽,他的后背越来越湿,仿佛贴在后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漏水的大热水袋,箍在胸口上的手也越来越紧,他从来没有发觉,这个小姑娘的力气居然是如此的大,甚至勒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实在是搞不懂,特么的,格兰好歹是个圣殿骑士,是个觉醒者,怎么连一个小姑娘都拦不住?还有,她睡得好好的,是谁吵醒了她?!

    没人给他答案。

    低沉的呜咽慢慢在那颗稚嫩的心灵里累积着什么东西,在某一个时刻,她爆发了,嚎啕大哭,哭得伤心至极,她歇斯底里的质问艾尔,“你既然要将我抛下,当初为什么把我从火场带出来?!为什么不让我摔死在地上好了!你现在又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柔柔顺顺的小绵羊突然变成了泼妇,用尖锐至极的问题戳着艾尔的脸皮,他不知如何回答,只是脸色发寒地扯着箍在身上的双手。

    短短两天,米兰达的根都缠绕在他的身上,这一扯,扯得小姑娘心疼得几乎晕过去,她站立不稳软倒在地,忙又挣扎着站起来抱紧了艾尔,像疯了似的喊着“难道将手深入了胸膛,就是要带着鲜血离开吗?你要什么我都给你,都给你……”

    喊着喊着,她声音一变,转而哀求道,“除了它,求求你别把它带走……”

    “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她真的病得不轻,艾尔有些心神撼动,但他绝对不可能带上对方,先是说了进入东外城区的原因,其中隐去了妮萨的身份,也讲明了她跟出去必死无疑,最后柔声说道,你还小,等你长大了,某一天回忆起今天的画面,怕是会嘲笑自己在此刻的所作所为。

    当然这些话只是激起了对方更加强烈的反驳。

    他只能改口,以编故事的心态,说着某种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故事,在这期间,格兰会好好照顾你的,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如果你长大了——

    嚎啕大哭渐渐还原为了小声的抽泣,小姑娘哽咽着打断了他,“怎么才算长大?是拿得起剑吗?是不拖你的后腿对吗?”

    艾尔哪里懂回答,于是她百般央求,接着又像发誓似的,“我会很乖的,就算害怕,也一样可以为你拿起剑,再遇上那些人,也不会逃跑了,真的,我保证一定不再拖你的后腿,哪怕是死也不会再发出尖叫……”

    他哑口无言,只想着快点离开这里,无奈之下只能说我怎么舍得让你死?然后顺着对方的意思,将故事补完,最后说让她好好的跟在格兰身边,如果有一天她能变得强大起来,并且在这之后,这种可笑的想法依旧没有改变的话,自己会到教会去找她的。

    抽泣依旧在持续,箍着胸口的手却渐渐软了下来,艾尔趁机扯开了身上的束缚大步朝前走去,可是胸闷感不仅没有消失,反而逐渐加重,就如身后逐渐变大的哭泣声。

    她瘫坐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盯着男人逐渐变小的身影,却始终没有再追上去。

    不知道哭了多久,一个大手抚上了她的脑袋,恍然间她以为艾尔回来了,忙仰起头,却只看见一名金甲骑士。

    格兰脸上的表情,猛然间让她心里起了一丝共鸣。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