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10 [巨狼?]
    艾尔揽着变得有些奇怪的小姑娘穿过红条佣兵让出来的过道,跟鹿角团往南门的方向走去,在他身后,铁贝将右手举到眼前,副团长大人依旧神色复杂,盯着臂甲上留下的一圈明显的握痕久久不语。

    众人走了一会,身后已经看不见铁贝那伙人了,艾尔猜测他们可能是搜剿附近的青蜂了,对于那个临时编凑、大小破绽甚多、前后诸多矛盾的故事,铁贝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反应过来,不过那也不要紧了,反正他也不打算真的当白牛的姑爷,米兰达也不是什么小姐。

    这小丫头就是个傻比。

    至于两边为什么打起来,以及铁三角的另外两个佣兵团在干嘛,他还是没搞明白,刚才也没打算再跟铁王八那个定时炸弹打听。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他们额头上都绑着一条傻比红布带,手里又捏着一个[副团长直达团长]暗语,再遇到猫爪或者白牛的人,直接问就好了,总不至于个个都跟铁王八那样难搞。

    夜幕即将降临了,艾尔叹了口气,扭头向身旁的鹿角问道,“这附近没人了,说说吧,你们打算去哪?”

    他和鹿角团并不是[我们],血隼这个外号挺不错,但是要当鹿角团的副团长,还是算了吧。另外,他接下来要去南门,而鹿角团似乎从来没有过这种意愿。

    “还能去哪啊,”鹿角笑了笑,环视了一圈,“先找个地方给那三个兄弟处理一下……咳,”团长大人注意到血隼的脸有尬色,忙略掉了后边的半句,继续道,“然后就往内城东门那个方向走,路上跟人打听点消息,如果情况好,说不定会留下来。”

    艾尔点点头,对方说的情况,自然是白牛和铁三角的情况,他提议道,“不如跟我一起去南门吧,跟那些圣殿骑士凑一堆,也别掺和进来了,让那什么铁三角,跟畜生团打个够,咱们靠坐城头,观狗斗。”

    鹿角摇了摇头,说道,“圣殿骑士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啊,昨天从内城开过去的援军人数其实不多,能带的东西自然也是不多,他们的食物能坚持多久?他们的武器还经得起多大程度的磨损?

    而且,教会收人的标准、条件太严苛了,咱们这些人,还是别去自讨没趣的好。”

    艾尔叹了口气,双方又说了一些并不如何体己的话,互相叮嘱了几句,就此告别,艾尔带着米兰达往南,鹿角团原地停下,为伤员处理伤口。在分手前,艾尔还跟他们讨要了一套佣兵护具,大家从自己身上你拆一件,我卸一块,将米兰达武装成了一个小个子佣兵,金色大波浪也是藏在了头盔里。

    鹿角还将自己的长剑留给了艾尔,自己换上了一把从青蜂佣兵的尸体上摸来的家伙,在艾尔拍马屁的时候,他们分出人手匆匆摸了几具尸体,倒是得了几把好东西。

    当然弩是不会给的了,鹿角担心血隼大人会不会将自己的未婚妻给射死,取而代之的是两把匕首,对此艾尔表示非常满意。

    走了一会,仍然是四下无人,如果地上随处可见的,或新鲜或即将腐坏的尸体不算的话。

    新鲜的尸体都是佣兵的,有的前胸后背插着不少弩箭,有的腿上还夹着捕兽夹,有的身上钉满了三角钉……尸体上的徽记不止有细腰蜂,还有不少其它奇形怪状的,不过奇怪的是,没有类似熊或者鹰的徽记。

    一路过来艾尔大致数了一下,截至目前为止,新鲜的尸体已经不下三十具,附近的街道、路面,尸体的数目应该也是差不多。

    他们似乎再次进入了某一段真空地带,因为刚才鹿角带着大家拐了几个大湾的原因,他们早已经越过了南门大道,此时两人如果直直往南走去,按照鹿角之前的说法,前边应该是青峰的驻地,不过那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就很难说了,毕竟大家的驻地这么近,如果打起来,那就呵呵了。

    基于这种情况,艾尔没有选择花费时间回到原先的路线,反正在这个方向,无论是遇到了情况绝对好不了的青蜂,还是变成了[自己人]的白牛、猫爪,他都不怕,管他是谁,逮到了就问个痛快。

    ……

    夜幕与月光彻底笼罩了大地,艾尔知道他们应该找地方休息了,可是再走上一段,应该就可以到达南门,抬眼望去,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南门城墙上那些摇曳的焰苗,它们是如此让人心安,以至于让他做出了直达南门的决定。

    在到达南门之前既然还有时间……有个问题他得好好缕缕才行。

    “你当时跑什么呢,”艾尔捏了捏依旧自动自觉钻进掌心里的柔嫩小手,低喝道,“你差点给人抹了脖子知不知道,你脑子里想的都是啥?!”

    “哈?!”小姑娘不知道在想什么想得出神,怔了怔,小声说道,“没,没想——”

    “说!不然立即找栋房子把你拖进去扒光了!你往天上瞅瞅,色狼最喜欢这种月圆之夜了!”

    “真没想什么……”

    哟嘿!麻烦了,这小姑娘的七寸不知被她用什么玩意武装得坚固异常,老办法怕是吓不住她了,艾尔心下无奈,想了想,干脆直接将对方带来南门的目的说了出来,“不说的话以后可不一定有机会说了,到了南门就留你在那,我可——。”

    “不要!”她像是一只突然被人踩到尾巴的猫。

    两人一时沉默。

    艾尔感受着手里的柔荑传来的握力,以及那双大眼睛透出的某种莫名其妙却坚定异常的眼神,突然就有些发懵,他忙将那不断在脑子里回旋荡漾的柔滑香软晃掉,却不知作何言语。

    又走了一段,小姑娘突然说道,“那些人明显不好对付,我不想让你因为我受伤,而且……你扯开我,我以为……以为……”

    米兰达[以为]了好久也没将后半句说出来,不过他已经明白了小姑娘的意思。

    “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不想说的……”小姑娘掀起面罩,月光照在那张精致的脸上,让她肤白如珍珠,红唇似鲜血,宛若月下撩人的小妖精。

    妖精可怜巴巴的望向艾尔,“你别把我扔在那好不好?”

    “……”

    “好不好?”

    “不是你自己说要去南门的吗,这就准备到了,难道你又改变了注意?”艾尔只希望现在赶紧来个什么人,白条佣兵也好,红条佣兵也罢,或者其他什么玩意都好。

    “不是的……我不是想去南门……”

    “那你想干嘛?!”艾尔有些发怒,他实在是搞不清楚这个脑子还没开化就被驴踢了的小姑娘,究竟是将他当成了[便宜父亲]还是[便宜老母]。

    “我——唔~”

    小妖精刚开了个头,艾尔突然捂住了那张柔软香滑,指不定要蹦出什么吓死人的话的小嘴,将其拖到了一栋房子的墙角,同时示意对方不要发出声音。

    神明听到了他的心声,真的派来了大灯泡,不过……

    两人紧紧挨在一起,金丝凤雏嗅着男人身上汗味,感受着炽热的鼻息,满脑子混乱,如果不是对方脸上的表情严峻冷酷,她还以为自己的行为与话语终于是触动了对方的某根心弦,将她用来武装七寸的防护彻底击碎。

    她以为自己会害怕,可再三确认得出的结果却是……不知道从哪分哪秒开始,这才套上七寸没多久的防护圈,居然勒得她有些难受。

    ……

    ……不过那个玩意,不是人类,艾尔望向它,眼睛越瞪越大……

    这是个四肢着地的家伙,它正在飞奔,起初艾尔以为这是那种驮着狼骑兵的巨狼,但是月光照在它光滑柔顺的毛发上,反射而来的似乎是棕色?

    而且,它也没有能在黑暗中散发荧光的双眼,这不是巨狼,相对来说这样的体型太胖了,它奔了一会,与艾尔两人又近了一些,当它从移动房子的门前跑过时,艾尔能确定它的肩高绝对要比巨狼还要高。

    那这特么的是啥?!

    不管那是啥,他的第一反应是,他们处于下风处,它嗅不到……

    但这并没有意义,因为那东西还在朝他们奔来!

    粗壮的四肢敲击在地面上发出了极其沉闷的声响,等到它与艾尔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了一定的程度时,艾尔明显感到大地都在随着它的奔跑而震动!

    不管它是什么,它有什么目的,艾尔只知道,按照这个趋势,几秒钟之后,它很可能就会撞上他和米兰达!

    在这个人与人之间都已经没法和平相处,一言不合,甚至话都不说见面就打的地方,他怎能指望一头野兽对他们视若无睹?!

    “乖乖等着别动!有危险就喊我!”

    “呜!”哥哥!米兰达也看到了那头东西,她想要躲,想要扯住艾尔,但她又如何能抓得住风?

    他捏着暴风窜了出去,双方极速接近,一人一兽同时发出了嘶吼。

    “草你码!!”

    “吼!!”

    并皆惊惧莫名。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