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7 [“小姐”]
    当然了,这要是艾尔负责说,鹿角负责点头。

    这个过程中,鹿角完全是一副怀疑的神色,面对艾尔忍无可忍的询问,团长大人只好一再强调这不是针对应对方法,请[卡洛大人]放心,并努力调整面部表情。

    ……

    这边看似友军的作为,换来了红条佣兵的友好示意——弩弓压低。

    红条佣兵中走出来一位首领模样的人,指着这边哈哈笑道,“哟,这不是鹿角团的脓包吗,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之前不是跑得挺快吗,怎么跑着跑着,就突然变成了友军了?”

    这个人走出来的同时,艾尔听到鹿角轻轻的咳嗽了一下,心里有了底。

    面对这种轻飘飘的讽刺,他的心里完全没有一丁半点的压力,如果不是碍于情面,他甚至还想哈哈哈大笑几声暖暖场,他又不是鹿角团的人,可不会像身后那些人一样,脸色涨红,毕竟人家说的……似乎是事实啊。

    追击者后面的人手也陆续靠了过来,看样子,人数怕是得有四十往上。

    左右瞅了瞅,艾尔清了清嗓子,朝首领露出了一个酝酿许久的灿烂笑容,这种反射着阳光的笑容他原来是做不出来的,他脸部的肌肉记忆中,只储存了[皮笑肉不笑]、[暗自偷笑]、[强颜欢笑]……直到某个脑子有坑的家伙将病传染给了他。

    “误会啊团长大人!”艾尔喊道,他才不管对方是什么来路,往大了叫绝对没错,“凡人被猛虎雄狮追赶,不跑不是自寻死路吗?”

    首领身材高大,没摘头盔也没掀面罩,缝隙里的小眼睛盯着艾尔,眉头微皱,也许是在回忆这个大大方方的站在自己面前的家伙是谁,他踢了踢脚边一具白条佣兵的尸体,问道,“什么?你说这些家伙是猛虎雄狮?”

    “怎么可能?!”艾尔瞪大双眼,甚至还小小后跳了一下,一副惊讶至极的样子,“这些家伙就是一些小虫子,我说的是你们,团长大人,你们追击时的勇猛身姿就如下山猛虎,出笼雄狮,威势震天,无人可挡啊!”

    “那你们——”

    “这不是看不清楚嘛!咱们还以为是这些青虫子请来了什么厉害人物,准备要拦截我们呢!毕竟咱们受xxx副团长(光头)的托付,要将可怜的私生女安全送至父亲身边……”

    反正米兰达那大波浪根本藏不住了,不如就光明正大的介绍清楚好了。

    艾尔打的主意很简单,编个故事,将米兰达变成白牛大人的小姐,如果这个身份落实了,理论上它能在这种情况下,为小姑娘提供牢不可破的保护罩,同时也能在这个基础上,给鹿角团安一个护送团的身份,将其暂时变成对方的友军,化解危机。

    当然了,还能顺带解释之前的逃跑行为。

    如果谎言与故事能让他少走一些弯路,他愿意做天下最恶劣的骗子,因为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做人需要什么遵守什么言行准则。

    他并不担心他和米兰会有什么危险,如果这事不成,最坏的结果就是他带着米兰达跑路,多绕一点路而已,离暴风匕这么近,该担心的应该是眼前这位首领。

    不过对方肯定意识不到自己深处危险。

    “……咱们死了可不要紧,但不能违背了立下的誓言,不能让月下明珠蒙上肮脏的灰尘、让凤凰雏鸟葬身虫口、让——”

    “等等!”进入必死范围的首领抓住了重点,打断了艾尔信誓旦旦的废话,“什么私生女?什么珍珠、凤凰?”

    红条佣兵的人数终于是不再增加,定格在了六十人左右,这个人数足以将鹿角团轻易撕碎,[私生女]这个词语经过这一次的强调,终于是引起了附近所有人的注意,他们开始将视线对向了鹿角身后露出来的那一抹倩影,[月下明珠]与[凤凰雏鸟]这种词语,在随微风轻轻摆动的金色大波浪的催化下,变成了让人遐想连篇的咒语。

    艾尔懒得理其他人都在想什么,只管往最黑暗龌龊的方向去想就对了,反正也不会吃亏,就跟他把对方称作[团长大人]一样,此时他只要应付好眼前之人就行。

    他暗自冷笑,心说就怕你不问,你特么再不问,老子那少得可怜的[吹牛逼]储备就要用光了!缓了缓,诧异道,“白牛团长的私生女啊,难道您不知道?请问您是?”

    “铁贝,白牛副团长,”铁贝副团长大人微微将身体绷直,似乎对于这个头衔十分自豪,他清了清嗓子,说道,“你叫她出来,让我瞧瞧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是啊!让她出来,让我们见见团长大人的小姐!”红条佣兵们在一旁帮腔起哄。

    “好啊。”

    艾尔微笑以对,朝后边的米兰达打了个招呼,小姑娘看样子有些害怕,却麻利地跑到了他的身后,躲在后边只露出半边身体与脸颊,在红条佣兵看不见的角度,一只小手悄悄的扯住了艾尔的护具。

    两人从认识到现在,时间其实不长,甚至可以说很短,但经历的一件件大事小事,已经足够让那颗稍显稚嫩的心灵将信任,统统交给了艾尔。

    即使处于人群之中,但与[在鹿角后背]相比,现在的位置却更能让她安心。

    小姑娘很紧张,手上扯得有些用力,艾尔能感觉得到,也看到了对面的那些人眼睛发亮的一幕,他趁机说道,“相对于那些该死的青虫子,还是白牛对我们好一些,当鹿角团赶到当时的事发地点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他将脏水泼给了第一次袭击他的那支青蜂联络小队,根据鹿角提供的信息,详细描绘了两只联络员队伍的精神面貌、品德情操,绘声绘色的演示了一遍[光头副团长临死托孤]的戏码,将其中某个大破绽一语带过。

    “慢着,”铁贝出声打断,语气严肃地说道,“说了这半天,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么拼命?我跟无数的佣兵打过交道,我也是其中之一,最了解杀手的人,必然也是杀手。所以从现在开始,如果再有人跟我提什么誓言、信仰、荣誉之类的瞎比玩意,我就撕烂他的嘴!”

    艾尔依旧微笑以对,坦然道,“为了女人与财富,当然了,如果我手上有金币,那肯定还得去火焰玫瑰,归根结底也还是为了女人,我承认,我是一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家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