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119 [奇怪的醉酒混蛋?]
    直挺挺站着的妮萨也是微微摇头,心说怕是实际的好处不够,拿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凑,一直在讲这些虚的东西。

    “主要是每月的薪水……当然,觉醒者每月一枚金币客观来说不能算少了,”泰迪尴尬地笑笑,然后提高语调,说道,“圣殿骑士是一半,贡献突出的话还有额外的奖赏哦!”

    “城卫军和秘法塔的是多少。”然而塞菈佩尔一下就抓到了要害。

    “两到三枚……”泰迪说着将眼睛瞥向了窗外。

    “呵,那就是两到三倍呢!”这次塞拉佩尔没有忍住笑,姣好的容貌笑起来更是绚丽无比,泰迪都忍不住偷看了几眼,看完又忙用副主教大人来转移视线,这个举动完全瞒不过淘金者,塞菈佩尔笑得更艳了。

    跟妮萨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像是月亮旁边的星星,此时当了一回月亮,心情突然就好了不少,她继续问道,“还有什么你干脆点一块说了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了,除了这个之外,其它的都不值一提、微不足道、不足挂齿、轻如鸿毛、可有可无、无关紧要啦,”泰迪朝塞拉佩尔比了一小截尾指,不过想了想,他又立即改成了一点点指甲,“比如神职人员一生只能有一个伴侣,不论是心灵上的,还是……咳,你懂的,又比如……”

    接下来泰迪的好几个[比如]两个女人都没注意听,心里已经不由得在脑海里想象那个农奴一脸龌龊的样子,塞拉佩尔下意识的瞥了眼旁边的妮萨。

    “行了行了……嗯,我会如实转告的,如果我们能将他带出来的话。”塞拉佩尔说道。

    但这话明显不能让泰迪满意,他想的是三个人一个都不能跑,此时他心里有多少不开心都直接挂在了脸上,他苦着脸说道,“那你们出去之后,要先把这身盔甲还给我们。”

    她们要是穿着那两套盔甲大摇大摆的去监狱,那这个锅教会就是不背也得背了,这种先付款,还不一定能提货的事情,他可不敢做主。

    塞拉佩尔楞了一下,忙偷偷和妮萨交换了眼神,聪明的觉醒者给足了她们面子,扭过头继续专心地救治可怜的副主教大人,副主教不是觉醒者,虽然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浑身上下大小伤无数,活像一个大口吞噬觉醒者精神的无底黑洞。

    泰迪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泰迪已经帮了两人这么多,如果她们不加入教会,当然不能平白无故的利用人家。

    虽然如果有圣殿骑士的身份作为掩护,淘金者在内城里行走会方便许多,就是不巧遇上了内城的士兵,也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从他们面前走过,但没有这个身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对她们尤其是妮萨来说,找两套合身的防具或者衣物难,但只要求能遮盖身形的话,并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面对塞拉佩尔征询的眼神,妮萨微微点点头,表示小事一桩。

    之后他们又就如何能出去进行了详细的讨论,当然泰迪依然没有放弃给两人洗脑,又是见缝插针地补充了不少的“好处”与[比如],直到他累得晕了过去。

    淘金者也没想到什么好主意,要么是完全没有可行性,要么就是还没开始,就被士兵们发觉了异常,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去,显然是暂时办不到了。

    至于趁夜硬闯,那又回到了那个[不留活口]的问题上,泰迪救了艾尔,可不能就这么将他砍了,看在泰迪的份上,以及考虑到两人的状态不佳的问题,她们也不敢再次冒险,只好一边轮流休息,一边等待机会,塞菈佩尔还好,眯了一小会,妮萨则是完全睡不着。

    到早上的时候,他们被密集的铁靴敲击地面的声音惊动,像是有大量的人马往内城东门的方向赶来,脚步声止歇于城墙之上,只不过她们的位置完全看不到什么情况,泰迪向守卫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佣兵们和内城抽调出来的士兵被投入了东外城区。

    对此妮萨和塞拉佩尔自然是心里高兴,一方面说明东外城区的局势正在好转,另一方面,内城黑、白两路的力量都被大量抽调,那她们行动就方便多了,特别是那些佣兵中的难缠人物,简直是压在两人心头上的一块巨石。

    巨石被搬开之后,淘金者的心又骚动起来,这期间副主教大人醒来,妮萨为了不让事情多生变数,要求泰迪暂时不将两人的事情告诉梵尔特,就让副主教大人保持毫不知情的状态,保持良好心态安心养伤,毕竟就目前的各种情况来看,事情也许即将迎来转机,泰迪自是欣然允诺。

    后来那个似乎是心怀鬼胎的费恩子爵来了,和梵尔特一番长谈之后,眼神在塞拉佩尔身上打了好久的转,才依依不舍的离去,但是……

    情况依然没有好转,守着门口的士兵仍然没有撤退,当时妮萨甚至动了直接劫持费恩的念头,教教他非礼勿视的道理,当然最后还是忍着没动手。

    这一拖,再一次拖到了傍晚,妮萨不打算再等那个圆脸觉醒者的“注意”,也不愿放弃在约定日期到来之前,这最后的一个夜晚,她和塞拉佩尔瞒着泰迪做好了今晚趁夜硬闯的计划,对于这个乐于助人,逮着人就人就忍不住阐述真理的觉醒者,两人只好在心中表达了深深的歉意。

    不过,泰迪的运气似乎不错,就在刚才,士兵们全部撤走,慌慌张张的往内城赶去,于是她们稍等片刻之后,和那个望着塞菈佩尔依依不舍的圆脸觉醒者做了告别,离开了那间大房子。

    她们匆匆忙忙的,结果刚出门就撞倒了一名像是醉酒了一样的佣兵,两人为了不多生事端,忙将对方扶起,过程当中塞拉佩尔还不住地道歉。

    好在那人并没有为难她们,两人连忙逃离现场,她们准备先到那处和泰迪商量好的地方,将盔甲卸下藏好,再直奔监狱,到时夜幕降临,也省了找[替换衣物或者防具]的麻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