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把你的剑放下 > 77 [以花为匙]
    塞拉佩尔醒来后,妮萨就披着那身金甲,找个角落躺下去就睡着了。沉重的铠甲在攀爬之前会抛弃掉,但是在那之前,铠甲能减少很多她们遇到的麻烦,比如阻隔那些觊觎者的视线。另外没有了高大的树木,淘金者不能再使用熟悉的战斗方式,她们必须和敌人硬碰硬,而对付狼人,一套包裹全身的铠甲显然是非常理想的防具,尽管它不怎么合身。

    她睡得很浅,哪怕已经几天没有休息,她从来都是浅眠,只因为从进入林地开始,她就一直是一个人,一个人狩猎,一个人收集草药和矿石,将它们带到城镇换成金币。林地里本来就危机四伏,更不说那众多觊觎她的淘金者,如果不是时刻保持警觉,她不可能活到到现在,要么死在野兽的嘴里,要么死在贵族的床上。

    就算后来遇上了塞拉佩尔,她还是保持着原来的习惯,睡得很浅很浅,所以当同伴轻轻的触碰到她的盔甲时,那双包含着紫色星辰的眼睛睁开了。

    “人类和狼人打斗的声音,”塞拉佩尔指了指某个方向,继续说道,“我们去看看吗?”

    妮萨没有问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们轮流休息的时候,有什么响动总是第一时间唤醒对方,她揉了揉微微发胀的脑袋,轻巧的爬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用行动回答了塞拉佩尔。

    不管是什么事情,她都得立即过去看看,才能做决定,而打斗的主角之一,可能是和她们打一样注意的雇佣兵,虽然对那些吞金兽并没有什么好感,但如果合适的话,她愿意从异族手中救下他们,顺带将对方的武器借来用用,毕竟背上这把剑对于自己来说有些大了。

    打斗的地方其实并不远,出了门绕过两间民房之后,声音陡然大了起来,听声音就知道,是一个人类和一个狼人在做殊死搏斗,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相对于人类的嘶吼,野兽的咆哮,金属相交的声音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

    这让两个淘金者再次加快了速度,终于在靠近南门大道的地方,看见了搏斗的双方,可是看样子,她们已经来晚了,场面上再也没有站着的人或者野兽。另外那身刺眼的金黄,让她心中腾起了不好的预感,那是去往南门的圣殿骑士!

    圣殿骑士松开了嵌入狼人胸腔的阔剑,抬脚将对方踹开,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仰面朝天的摔倒在了地上,用微弱的颤音呻吟着。为了保持一定了灵活性,圣殿骑士的铠甲并没有设计成过于厚重的样式——不似重步兵的厚板甲,稍微弱一些的箭矢都射不穿。

    狼人的爪子可以划破这种金色的铠甲,但是力量也被去了大半,不能对骑士在成太大的伤害,但是铠甲抵挡不了那满嘴尖利的狼牙,在狼人那硕大的头颅提供的咬合力下,很容易就被咬穿咬变形。

    此时这名圣骑士胸口的铠甲,几乎已经被扯碎,胸口血肉模糊,四肢上的护甲基本都被挤压变形,上面尽是一排排孔洞不小的牙印,血液通过这些孔洞,瞬时将他躺着的地方染上了一片红色,但这些都不是致命的,致命的是脖颈处,那部分的甲胄已经被咬得凹陷进去,破碎的金属刺入与压迫着他的生命通道,让他不要说呻吟,就是大口呼吸都办不到了,如果没有圣疗觉醒者立即过来处理,他的生命已经可以用秒来倒计。

    妮萨靠近他的身边,看了一眼,就将背上的阔刃剑拔了出来,她看得出来这个人已经没救了,如果现在将利刃刺入他的心脏,还能让他在彻底断气前少受一点痛苦。杀人这种事,妮萨已经做得十分顺手,就算身上穿着的盔甲稍微有些碍手碍脚,这把剑也不是特别好用的样子,但她有信心给予对方一个干脆利落的结果。

    但是当剑尖快要触及对方血肉模糊的胸膛时,对方的反应却出乎预料,妮萨惊讶中将大部分力道卸去,伴随着骨头和金属摩擦的声音,剑刃被那双满是鲜血不停颤抖着的手死死抓住,让人觉得这不是一个将死的人,而是充满求生意志的战士。

    聪明的她立即想到对方可能是有什么话要说。

    于是她将剑拿开,俯身下去凑近了对方的面罩,听听是什么原因让这名骑士宁愿承受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也不愿接受解脱。

    接着,她看到对方用已经快被切断的手指,指了指一个方向,还生怕自己讲不清楚,用微弱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不停重复着,“带他回去!”

    带他回去?她望向骑士指向的地方,恍然大悟,在一座民居的墙壁下,歪歪斜斜的靠坐着一名缺少一条右臂的圣殿骑士,骑士面对夕阳,胸口有一片显眼的白甲反射着不一样的光芒。

    这是个大人物,她意识到。

    妮萨正想问问南门的情况,但是低头一看,那只一直硬邦邦指着的手已经失去所有力量,软趴趴的搭在了骑士的胸口上,耳朵也听不到了那夹杂着颤音的痛苦呻吟,他死了。

    “他说了什么?”

    “让我们把那个人带回去,”妮萨指了指那边的墙根,然后站起来朝断臂骑士走了过去,“他可能把我们当成同伴了。”

    “那我们是不是不用冒险爬墙了?”塞拉佩尔惊喜的问道,她没想到上天给他们送了一把进入内城墙的钥匙,但是同伴回答她的语气似乎没有太高兴,相反还有些低沉。

    “是啊,那个人看来身份不一般,应该是圣殿骑士的负责人吧。”

    妮萨检查了一下对方的情况,发现其实也还好,右肩上的伤口已经差不多愈合了,看来在逃跑前有觉醒者为他做过简单的处理,只要止住血,短时间内这个人没有死亡的道理。在塞拉佩尔的帮助下,她小心翼翼的将这人放到了背上。

    如果这个人是那些圣殿骑士的指挥官,那说明南门的情况已经到了最坏的程度了,自己背上这个,说不定就是他们之中最后一个活着的圣殿骑士,也是自己和塞拉佩尔进入内城的关键。攀爬城墙那是迫不得已的行为,就算侥幸成功,可能也会受伤,如果受伤了,她们恐怕很难逃脱士兵的追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